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现代美学大师邓以蛰

时间:2012-04-02 08:24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张皖生 点击:

邓以蛰是我国“五四”以来著名的美学家和美术史家。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他提倡为人生、为民众的新文学艺术。在“五四”前后,邓以蛰是中国人到欧美系统学习美学较早的留学生,也是学有所成的名家。他对克罗齐、黑格尔、温克尔曼的哲学和美学有颇深的研究。他的早期著作《艺术家的难关》一书表明他旗帜鲜明地站在以鲁迅为代表的进步文艺阵营一边。20世纪30年代,他从欧洲回国后,专事学术研究,不涉及复杂的斗争,后来从西方美学研究转向中国书画美学研究。他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又吸收了西方近现代哲学、美学理论,在中国书画及美学理论的研究上取得重大成就。邓以蛰作为一个美学家、美术史家,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后期提倡新文艺、民众的艺术,他的理想艺术论在当时起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他研究中国书画的历史,并创立了中国书画美学的理论。

在绘画美学方面,邓以蛰的《画理探微》、《六法通诠》及未完稿的《辛巳病余录》等,集中表现了他的中国绘画美学思想和理论。其理论是一个自成系统的结构,即:“体———行———意”、“生动———神———意境(气韵)”这是两个互相联系、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结构,是他对中国绘画历史发展的理论概括。

《书法之欣赏》一文集中表现了邓以蛰关于书法的美学思想。邓以蛰本拟写书体、书法、书意、书风四部分,由于身体方面等各种原因,他只写了书体、书法两部分。他指出,中国书法是一门特殊艺术,文字的书写发展成为一种极高的艺术,仅中国独有。书法以人内心的情感为表现对象,不直接描绘现实的物象,即“毫无凭借而纯为心灵之独创”,是直接诉之于视觉的艺术。书法美的境界更带有精神性的,更为微妙而难以言表。书法较之于绘画需要更高的审美修养。论及书体,他认为各种书体是“一脉相通,孳乳浸多”,“前后相包”的。每一种书体都处在历史的变化之中,乃活体而非“死体”。他对古人的“八分”说进行辩证地分析,认为从旧书体产生新书体的过程中存在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八分旧、二分新”———“八分新、二分旧”———“十分新”。此乃邓发前人所未发的深刻见解。

1956—1958年,邓以蛰发表《关于国画》和《画法与书法的关系》等文章,并应人民美术出版社之约,校订滕固的《唐宋绘画史》,写《校后语》。1959年,为纪念“五四”运动,应《美术》之约,写《(艺术家的难关)的回顾》。1962年,邓以蛰又发表《完白山人纪念展览简述》。当年10月,他将家藏的邓石如墨宝共36件献给国家。国家故宫博物院将这些献品在“邓石如先生诞生220周年纪念展览”上展出,以飨大众。1963年8月,邓以蛰发表其人生中的最后一篇文章《(邓石如书法选集)前言》。他的学术生涯以邓石如研究而结束,也实现了他发扬光大邓石如艺术的意愿。此后,年逾古稀的邓以蛰在家养病,文革中身心备受摧残。1973年5月2日,邓以蛰逝世,享年82岁。北京大学众多师生怀着沉痛心情为他举行追悼会,追思他对中国现代美学的贡献。追悼会后,邓稼先捧着父亲的骨灰,带领家属走向骨灰安放室。中国现代美学的一颗巨星坠落了。

邓稼先后来回忆:“父亲为人正直真诚,谦和朴实,性格温和宁静,专心学问,多年深入书画领域的研究工作,为中国书画理论的建设,贡献了毕生的心血……父亲一生追求美的精神境界……父亲一生的志愿就是中华民族的振兴,祖国强盛。他自己长期身患重病,寄希望儿子为国家作贡献……纵观父亲的一生,是追求真善美的一生。”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