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亳州近代人物散记之盛佩华

时间:2013-02-08 15:01来源:亳州网 作者:秩名 点击:

黄明海刚一提起1950年堂叔文涛回亳州的情形,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涌出来。黄文涛那时说:“咱们黄家人以后再也不要当官,爸爸官当得那么大,给咱们留下的只有痛苦啊!”黄明海那时才几岁,他能有什么感触?他的伤心都在以后的生活上。

上一篇《人物散记》写了黄胪初将军由民国双俸中将一变而为台湾高僧大德的人生传奇,黄文涛是黄胪初留在大陆的第三子,黄明海是黄胪初弟弟绪初的孙子。文章刊出后,接到黄家后人的电话,于是有机会来到黄将军祖居的地方,现在是华佗镇前黄村黄庄。

想当年,黄家有兄弟二人,按亳州的老传统,哥哥胪初在外创业,弟弟绪初居乡守业,哥哥升官又发财,老家里的田地也越买越多,却造就了弟弟在亳州城风月场黄二少爷的大名,就像电影《活着》中的徐福贵(葛优饰演),紧赶慢赶,在建国前将偌大家业败光,因祸得福,亳州黄家的出身,于是由“地主”上升为“破产地主”——但一家人也受尽了磨难。

其间有百事百味啊,不必再提,却难怪黄家两辈人有这一叹、一哭。

熬到八十年代,社会宽松了,黄明海去北京探亲,又见到了黄文涛,还有其他几位堂叔。此时,黄家的生活境况已大为好转。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在知识无用的大背景下,黄家各支系仍然坚持着对儿孙的教育,子孙又肯争气,大都上了大学,开始有了好的前景。那一次见面,黄明海记牢了一句话:一定要让小孩好好的上学啊!

又是三十年过去了。黄氏一族在国内、海外开枝散叶,按着家谱,逐一指来,大多低调而有成就。有谁知道,张艺谋拍《金陵十三钗》,他的制片人就是亳州黄家的后人呢?而黄明海的两个儿子,也已经从农村走了出来,一位是博士,一位是硕士。一位工作在上海,一位留在了亳州。

我早就想写盛佩华。

亳州民国历史上,黄家只算是中等的家族。考察药都家族的兴衰,在天地反复的大变革时代,一切打倒,财富算是清零了。那些家族要重振,升学、招工都受限制,起点远比普通的民众都不如。可一旦政治宽松,家族的后人,总能先人一步做出新的事业。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潜力?就因为他们重视教育。

盛佩华并非是近代亳州的知名人物,她只是位弱女子,药都八大家中蒋家的媳妇。姜、蒋、刘、李、耿、马、路、汤,药都八大家,蒋家排在姜家之后,那是尊重姜桂题的名位。蒋家扎根本土,长期领衔商会,统率民团,在药都有着最深厚的影响力。盛佩华的丈夫叫蒋文澜,蒋东才公的长孙,曾就读于辅仁大学,且精于诗文书画,是一位谦谦君子。盛佩华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高雅端庄,二人的结合,原该幸福美满,却因世事多艰,生活充满着深重的苦难。

劫难开始于二人婚后的第三年,1925年冬孙殿英祸亳,蒋文澜不幸陷于城中,沦为人质。此乃蒋公子啊!孙殿英奇货可居,日日逼款,又为发泄蒋家与之为敌的愤恨,甚至对这个弱书生施以酷刑。此时,蒋家以民团之力,正在全力配合高世读反攻亳州,营救丈夫的事情就落在盛佩华一人身上。可怜她此时正怀着身孕,行动笨重,只能忍悲含恨,多方奔波。后来孙匪携蒋文澜退入河南。依靠着盛佩华父亲盛老先生的德望,蒋文澜终于被释放,然而身心受损很严重,从此病体缠绵,再没有好起来,后来年仅41岁就过世了。

蒋文澜去世时正值日军侵华,亳州城被日军占领,蒋家为了不当汉奸,举家逃难至十字河镇。为抗日,蒋家出钱出力,族长蒋逊之甚至亲自组织游击队伍。那是个生活动荡不安,朝不保夕的年代,蒋文澜何忍抛下孤儿寡母呢?弥留之际,他含泪执手嘱咐盛佩华:“我只求你一件事,一定要让孩子们求学,把他们抚养成人。”

丈夫过世时,盛佩华年仅39岁,七个子女均未成年,大的才十几岁,小的还嗷嗷待哺。举目四望,山河破碎;重温1942,中原大饥荒,四处难民如潮;蒋家全力抗日,处境岌岌可危。盛佩华身集家难国仇,心中牢牢只是一念,培养好儿女们,以期来日成材,报效邦国。她苦心为子女选师授教,为子女的学业,辗转迁居商丘、开封、南京等地,在艰难的时世中,使子女得以依序就学于著名的大、中学府。好似三迁的孟母,教五子的窦燕山。

四十年代之后是五十年代,新中国建立以后,蒋家作为亳州首户被打倒,盛佩华一家生计陷入艰难。饭可以少吃一口,孩子们的学业一天不能耽搁。盛佩华努力做工,仍然入不敷出,家中所余财物都变卖殆尽了,又能怎么办?盛佩华思前想后,万般无奈,只有背着孩子们去卖血,就是靠着一次次的卖血,维持着子女们营养,支持着孩子们去上学。据《蒋氏家谱》所评论:含辛茹苦,高瞻远瞩,大智大勇,诚非常人所可及者。

艰辛之付出,崇高之德行,终能获应有之回报。盛佩华七位子女均毕业于高等学府或中专院校,其中五位为教授、副教授级,在本职中创出杰出之业绩。三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一人是全国劳动模范,一人为全国先进科技情报工作者,一人是北京市先进生产者,分别在建筑物理、农机、农业、教育、医学、艺术、电力诸专业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据《蒋氏家谱》记载,包括蒋文澜一支在内,从亳州走出去的蒋家四代至六代子孙中,教授、副教授高级职称者竟多达三十九人,博士后、博士八人,硕士十五人。盛佩华女士高寿至九十五岁,晚年长居北京,安享五世同堂之大乐。

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又有俗话:富不过三代。即使是煊赫的皇朝,长亦不过三四百年即告终结,可中国历史上却有两个千秋传承的世家。

一家是衍圣公孔家,一家是天师张家,至今都还有正传。第六十四代天师名张道桢,现居台湾;三十二代衍圣公(孔子七十七代嫡长孙)孔德成生于民国,后改称第一任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于2008年谢世,生前曾担任台湾地区“考试院”的院长,第二任奉祀官是他的长孙孔垂长,现亦居台湾。这两家,正系传人一不在曲阜的孔府,二不在龙虎山的天师府,却仍被世人认可,可见能够久远传承的,不是财富,甚至不是基业,是什么?

孔德成先生的出生堪称传奇。他的父亲是三十一代衍圣公孔令贻,中年无子,年届五旬时突然病危,临终前致信大总统徐世昌:“幸今年侧室王氏怀孕,现已五月有余,倘可生男,自当嗣为衍圣公,以符定例……”1920年2月王氏临产,为防出现意外或偷换婴孩,北洋政府专派一名将军坐镇孔府,军队控制了产房。山东省长屈奉光亲自陪孟(轲)、颜(渊)、曾(参)三氏的后人在场监督。孔府则把血缘关系最亲近之十二府的长辈老太太全部请来,在前堂西厢静坐监产。孔府上下门户齐开,就连只有喜庆大典、迎接圣旨和举行重大祭祀活动才开的重光门也不例外,门上还挂着弓箭,以示“飞快”、“速到”之意。可偏巧王氏难产,于是有人建议再开只有皇帝出巡或是祭孔时才能打开的曲阜城正南门;也有人说孔府内宅的后花园地势较高,压着前面,必须将前边的地势抬高,“小圣人”才会进来。于是依言打开正南门,还把一块写着“鲁班高八丈”的木牌挂在后堂楼的角门上,以抬高地势。之后,孔德成终于顺利诞生。孔府令人四处敲锣十三下,通报小公爷诞生,曲阜全城燃放鞭炮庆贺,北洋政府亦于曲阜鸣礼炮十三响,以志圣裔不辍之庆。

在那个传统文化最受质疑与挑战的民国时代,在那个中国历史千古未有的大变局里,孔圣人的后裔,历经波折,终究还是来了。万世师表,圣裔不辍,这,是一个寓言?抑或,是一个预言吗?

现在的我们,也许很难理解那时对这样一个婴孩出生的看重。孔德成一人何足道哉?在世人眼里,他更多只是一种符号罢了--儒家文化的符号,中华精神的符号。历史看重的,只有精神;能够久远传承的,只有精神。精神又是一种寄托,无数发生过的,或理想中存在着的宝贵与美好附着其上,让人能脚踏高地,心有故乡。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社会其再改变,文化中可宝贵的部分,终究是不会被“革命”掉的。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薪火相传不绝如缕,存亡续绝,靠的不是世家,也并不是那些家族,但得依靠“盛佩华”们,因为民族的希望,都在那莘莘学子一双双纯净的眼睛。

这些纯净的眼睛,是需要人来守护的。

(本文来源于亳州网,欢迎知情者告知原作者姓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