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高世读:亳州籍的民国安徽省长

时间:2013-03-02 13:32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高世读是从亳州曹巷口走出去的安徽省省长。他任省长时,干了前几任省长想干没干成的事,筹到四十万元资金初创了安徽大学(篇幅所限,这件事将在关于他的助手张敬亭的文章里描写)。在这里,只说他省长任职之前,辞职之后的两件事,两件事都震动全国,又都与那个永城人——后来挖了乾隆和慈禧陵墓的“东陵大盗”孙殿英有关。

1925年,世间已无姜桂题,亳州依旧繁华。苏家仪先生曾回忆说:涡河停泊有大小帆船数千只,绵延十里;傍晚北关外各色电灯坊高达七八米,争奇斗艳,夜市通宵达旦,歌舞升平;大观楼里日日大戏连台,还可放映最时髦的无声电影。殷商富户,尽情享乐,胜似“苏杭天堂”。

毋庸置疑,孙殿英匪军攻陷亳州,就是近代亳州由盛而衰的转折。

据说在那一夜里,亳州城里有数不清的女人自杀,夏侯巷有一户,全家妇女投了砂礓坑,大宅门李家一个媳妇被匪兵劫去,途中挣脱,奔入路边一所焚烧着的房子,抱着廊柱不出来,悲号着亲人孩儿,化为焦炭。孙殿英的军队原本就是毒枭恶匪,抄家绑票、拷打逼款,无所不用其极,整整二十四日,亳州城大火不熄,黄淮名楼大观楼烧了;荣记电灯厂烧了;老砖街的糖纸店,烧融的糖水流到街面上,通路凝成晶莹的“琉璃”板……满城财货为之一空,未及逃出城的三万人中,死难者高达六分之一。

亳州是皖北坚城啊,怎么一下就陷落了呢?亳州姜公馆的师爷戴万仞管理来往文书,说曾见过毅军继任统领米振标写来的书信,称从毅军叛出的孙殿英匪部有劫掠亳州的企图。但当时亳州官绅不信,认为亳州有华毓庵第五旅驻防,城坚财广,高枕无忧,故战守全无准备。事后才知,华毓庵早与孙部暗通了,乡绅李大瞎既送军火又带路,本地毒枭白小猪(白仿泰)、汤云龙、呲牙雕(陈益斋)原是孙殿英的结义兄弟,呼呵百余人乐为内应,城防二团长张拱臣另有图谋,遇敌不战,默契地从北关让开道路,于是乎一夜大火,亳州沦于数千乌合匪军以及监守自盗的官军之手。兵与匪,似有分工,孙匪抢城内,官军抢北关。

孙殿英在亳州作乱时,高世读的职务是安徽国民军司令、第四师师长、皖北护军使,受安徽督军陈调元的军令,率第四旅由寿县出发驰援亳州,因兵力单薄,为策万全,陈调元又商孙传芳,借调了江苏刘凤图的一旅人。刘凤图被迫受命,唯恐火拼损失,行动迟缓,直到作壁上观的华毓庵旅迫于军令终于从十河镇出了兵,才算合围了亳州,将孙殿英包了饺子。

史料支零破碎,我试图将1926年元月1日这一天的情境还原。孙殿英部收缩城内,张拱臣的二团在北关不再抢劫,回归到华毓庵旅,不知是否分赃完毕。华毓庵部围着西、南两门,高世读的客军围着东、北两门。华毓庵为自证清白,下令向城内开炮。炮手回忆:每次开炮,手都在打颤,这样的乱炮进城,能伤几个匪兵?遭殃的还不是老百姓!孙殿英自然明白,他并不怕炮打,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高世读。

陷落在亳州城里的,有高世读的家人。孙殿英将高世读的大女儿高承玲绑在东门楼上,叫她喊话:“赶快退兵,不然他们就要杀了我!”人非太上,岂能忘情?高世读又怎能无视爱女的性命呢?这一天,高世读并没有下令攻城,只是挖深了城外的壕沟,截断了外逃的道路。这样的处置也许得当,但高世读并不清楚孙、华勾结的内幕啊。就是这天夜里,孙殿英佯攻东、北两门,枪炮声动地惊天,华毓庵却早已在西门轻轻让开路来,匪军满载劫来的财货、肉票,从容经郑店子渡过涡河,北上山东投狗肉将军张宗昌去也。

孙殿英祸亳,可恨,但引狼入室又放虎归山的华毓庵更可恨。华毓庵的动机是什么?一说是他想收编孙殿英的部队以扩充实力,一说是他与亳州首户姜家不睦,也惦记着姜家库存的军火。但他身为守土有责的国家军人,胆敢明目张胆逆天行事,正说明了民国时代的乱象。民国志士人杰何其多,但国事终究日益败坏,就是太多了这种人——唯愿我得逞眼前大欲,哪管他身后洪水滔天。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