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姜桂题外传(2)

时间:2013-12-01 10:4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新民 点击:

2.孝道传佳话

亳州人有一句口头禅:“父母养的儿子再多不如养一个姜老锅”,说明姜老锅孝顺是出了名的了。少年时的他,家里的农活基本是他干,父亲参加了捻军,一个哥哥和母亲,哥哥先天营养不良,母亲多病,家里活计全指望他了,平时出去要回的饭,总是先把母亲和哥哥吃饱,剩了在自己吃,母亲要他先吃,他总是说自己吃过了,从军以后,一心是想多挣钱,积极努力奋发向上,职位不断上升,军饷也越多,从当士兵开始,每发下军饷大部分必往家里拿,以孝敬母亲,他不管是在捻军里或者在僧格林沁军营里,以及在毅军里,军务在繁忙,总要抽出时间回家看望母亲的,一年三节、母亲生日、生病必须回来看望母亲。从军5年后在姜屯老家为母亲盖了一个四合院,在同治二年(1863年),二十岁被提升为管带,任了管带职务后,又在老家置了百亩地,给母亲聘有丫头、长工。同治四年(1865年)入毅军,两年后就升为偏裨,同治九年(1870年)升为统帅,在亳州城里给母亲建造一座大型住宅,姜家及母亲娘家、所有沾亲带故都住进了这深宅大院,后来成了亳州最大的最豪华公馆。在光绪年(1875年)母亲病逝,他当年是三十二岁,正是风华正茂、事业有成阶段,当时也正是军务工作非常繁忙的时刻,他悲愤地毫不犹豫决然回家奔丧,在母亲坟地旁搭以灵棚,除了吃住以外,就是跪拜母亲坟前,一直跪拜到七七四十九天,百天守孝无乐。母亲的去世对姜桂题打击最大,悲愤过激,一直是萎靡不振,无思想回军营就职,最后害了一场大病,一直在家三年没有出征去任职,期间还写了不少悼念母亲的诗句、文章。他视“为人子女天下大孝”为第一大德,也做到了对母亲“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的孝顺。

3、为人耿直仗义的品性

姜桂题的性格是北方人的基因所给予的,祖先是山西人,父母亲身材都高,他身高在一米九左右,高大魁梧,说话爽朗,办事爽快,幼年就喜欢结交伙伴,一次本庄的伙伴被邻庄的欺负了,他知道后,二话不说,自己就找到邻庄的人要说法,邻庄的人一看是姜老锅,大人孩子都出来赔礼道歉,他讲必须给当事人赔礼道歉,这家人随即就又给当事人陪里礼。只要是给他接触的伙伴对外打架绝不会吃亏,所以他也成了方圆几里地的孩子王。从军刚开始,军营里的士兵,下级军官,提起姜老锅都会竖起大拇指讲“实在、好爽、仗义”,打仗勇猛、冲锋在前,战刀下救过好多战友,急行军帮助弱兵扛行军包,背伤员,由于仗义、勇猛二十来岁就升了管带,后来升到偏裨时,儿时的伙伴纷纷都投奔了他,大部分都混上了一官半职的,在后来不熟悉的亳州人也有不少人去投奔他,只要通过他的考核,都能留在军营里,对不熟悉的人,他的考核很简单:一是问家乡的风俗地方话:家里的庄稼秫秫(高粱)、棒子(玉米)收成怎样,或者拿一样东西问:这东西是“啥价是”(什么东西)?“可是未”(好吗)。二是问亳州的地理环境:十八里(亳州城西),离十九里多远(亳州城东),大寺、十九里沟等地名,三是问为什么来当兵,只要回答前两个问题不错,基本认为是亳州老乡的人了,也基本可以安排他入军营了,如比较知名的亳州人高士读,在姜手下不久当了粮台师爷,后来当了民国的安徽省长,亳州清末举人夏东晓招募在手下当参事,颜天明投奔他在营里当参谋、上校团附等职。只要听说老乡家里有什么困难、老百姓被当地豪绅、当官的欺负了,他是夜不能眠,他在河南剿匪期间,有一农民被当地恶霸打死,和官府勾结,草菅人命,他知道后立即发信一封,要求州官限期处理,否则问罪,像这样的事只要他知道必须过问,此类事数不胜数。在军营里与上下级结交好多良友,相互照应,比如与老乡马玉昆,是金兰之交,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他们在毅军一左一右扶持宋庆南征北战数十年,一直是朋友间的同心合意、生死与共。他在接热河督军府时,大部分是前任熊希龄的旧部,他从不排除异己,对熊的旧部无一更换,从军五十多年,上下对他的豪爽仗义行为佩服的五体投地,民国初期的袁世凯、徐世昌、曹锟、段祺瑞等总统、领袖对他的豪爽仗义都给予了他高度评价和信任,并都招募于手下当护卫司令官,督查、巡视官等。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