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不凋的军花

时间:2015-03-20 10:53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征修 李云胜 程堂义 点击:
此为罗金华跳《柴郎与村女》时的剧照

此为罗金华跳《柴郎与村女》时的剧照
 

从杭州到上海,再到抗美援朝战场,学医的梦想阴差阳错地成就了舞蹈事业,罗金华这朵“军花”就是这样炼成的。

一波三折——学医、练琴、转型

一九四九年五月,上海解放后,于七月初举办了军民游园联欢大会。上海各界人士与青年学子踊跃参加了这次盛会,感受到解放区的天是多么的明朗!会后,许多青年人决意投笔从戎,去扫除犹在顽抗的蒋军残渣余孽。

当时的罗金华年方十六,刚从杭州来沪考入助产师学校还没几个月。听学友说起解放军里也有女兵,有医务工作者,便和那位倡导投军的姑娘相约着来到上海虹桥路、解放军第九兵团“知识青年训练班”报考。

主考官对这位穿着阴丹士林蓝布旗袍的姑娘似乎很是关注,便问了罗金华一句:“你参军的目的是什么?”罗金华爽朗地回问:“不是说为人民服务吗?”指导员笑了:“那是大方向,以你的气质,似乎是当文工团员的人才。”罗金华听后沉吟了片刻,谦谦地一笑道:“您过奖了,经过医校的培训,我感到对从医的兴趣。您说,做医务工作者不也能为人民服务吗?”

三个月的集训期很快就要期满了,其间还到嘉兴去出了一趟差——作为对新一批学员做体检的军医助手,着实过了把医务工作者的瘾。

几天后宣布每人的去向时,竟出人意料地听到“……罗金华同志至兵团文工队报到”这一声晴天霹雳!在同学们的羡慕、祝贺声中,罗金华回报了一声叹息。事前队里人人都呈过“服从分配”的决心书,而今又怎能说“不”?

新人入队,队里自然要量材分组,戴眼镜的孙涤导演力主将罗金华分到演员组,可她却苦着脸说自己毫无表演的天赋,只能做做后台杂活。周队长觉得这女孩太偏执,气得要派她去干舞台装置,还是孙导演婉言:“让她到乐队里学学琴吧。”

当年的文工团队,骨干都来自抗日、解放战争中的老文艺兵,其传统是为兵服务,为战争服务,讲究的是“一专”“三会”“八能”。每个学员都得适应当前的革命需要来贡献智能。解放初期的文艺团,队里不论你的专业是戏曲还是话剧,是学美声的还是练过芭蕾的,必要时都得担当角色或舞台工作方面的各种杂活。而当时演得最火的是来自老解放区的四大悲剧——《白毛女》、《血泪仇》、《赤叶河》、《刘胡兰》。当然还有《王贵与李香香》等等。

罗金华来队之后,只是埋头跟师学艺,而琴师们发现她的乐感、音准都不差,也愿意教她。其实她和惠兴女中的同学都爱听流行歌曲,“乐感”可能就是在那时候养成的吧。她爱学类似《二泉映月》格调的抒情而略带忧郁的乐曲,那能使她避开排练场那厢的喧闹声,获得一种宁静的心境。可是那戴眼镜的孙涤老师隔三岔五地总来找她谈话,告诉她新社会的演员属于高尚的职业,比如苏联的不少演员还获得“人民演员”与“功勋演员”的称号,社会地位很高,决非中国的传统意识所鄙视的“戏子”。你常说自己没有具备演员的禀赋及素养,为什么就不能一试呢?不久,他就给小罗拿来一个剧本,赫然写着《赤叶河》,作者是著名诗人阮章兢。孙涤让她练习女主角燕燕儿的台词与民族风的曲调,她一遍又一遍地在琴师的伴奏下试唱,渐渐地领悟了该剧的主旨、人物的悲欢,唱出了激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