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不凋的军花(2)

时间:2015-03-20 10:53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征修 李云胜 程堂义 点击:

从后台走向前台——单练、彩排、出彩

孙涤为了让罗金华不至于“怯场”,采取的是单个教练的方式——只带两位琴师到附近的一座寺庙里找了一间静室,排练《赤叶河》剧中的台词与唱段,直到罗金华进入了该剧的规定情境。

通过了与其他主演几番合练后,孙涤宣布进入彩排。来看彩排的除了本队的领导与队友外,政治部直属部门的干部也来了不少,都想瞧瞧这位新“燕燕儿”是怎样的风采。舞台上,侧幕边,孙导向候场的罗金华竖起大拇指向前一推,一位俊俏的农家新媳妇捧着粥碗缓步行至河边的坡前,她含羞地唱起来。清朗的歌声,俊美的扮相,立即让全场观众眼前一亮,掌声响起,这是对她的认可与激励。

与观众交流后的小罗已成了“初生的牛犊”,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燕燕儿”,在整出戏中把对丈夫的挚爱,对公爹的孝敬,对受地主糟践后的悲愤……丝丝入扣地演绎了出来,还在风声雨声雷声交织的舞台效果烘托中边唱“大风大雨大风大雨,我往哪儿去……”时下意识地添加了一些形体动作。竟让平日不满意不想上台的小罗的队长周郁辉惊呼:我们发现了“新大陆”!

这是小罗在文艺队伍中第一次出彩,也是这个清纯少女的人生第一个转折点。

队里领导决定将她定位在演员组,并给她更多的实践机会。于《赤叶河》之后又演出了《血泪仇》,她的剧照被绘在对外售票演出海报的显著位置。进入五十年代初,话剧《在新事物面前》中的护士长,活报剧《美帝暴行图》中一赶三:前歌女、中交际花、后空中小姐,话剧《母亲的心》中的桂花以及《思想问题》等十几出大戏。不论担任的是主角还是配角,她都能刻苦钻研,达到形神兼似、观众认可的水准,有些片段甚至成为舞台上常演常新的小品节目。

1951年秋,队里意识到:只有演员组而不设自己的舞蹈组已不适形势的需要。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舞蹈已被引入我国,国内的《跑驴》、《荷花灯》也风靡全国,光排大戏已满足不了观众需要,必须创建自己的舞蹈,于是从演员组中派出了罗金华、宋明玖(后来担当过上海电视台副台长)到上海红旗歌舞团学艺,负有边学基本功,边“贩回”成品的双重任务。

学成归来后举行汇报演出,队员们都感到新鲜,再加上有些舞蹈是群舞,罗、宋二人必须传授给其他的演员,所以,带动更多的人参与了演练,先后为观众奉献了《乌兹别克舞》、《鞑靼舞》、《轮机兵舞》、《顶罐舞》、《迎春舞》等等,他们还编创了《火炬舞》等,使得本队节目更加丰富多彩。这也是罗金华从多剧种演员向舞蹈专业奋进的转折点。

战地金花——忘我、克难、感人

朝鲜战争爆发后,多少支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前赴后继地跨过鸭绿江,去执行保家卫国的使命,其中一支代号为“450”的部队,是在国内解放战争期间击毙张灵甫、活捉杜聿明的英雄部队。1952年初该军文工团充实了30多名新成员,其中就有罗金华。

三八线上一支支火线文艺小分队,多少次穿越美军层层封锁线上的火力网,到达第一线部队的步兵坑道和炮兵、坦克兵的掩体,把军队首长的激励与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关爱,用文艺形式传送到每一位指战员心中。文艺兵的誓言是:“哪里有战士,哪里就有我们!”

狭窄的空间,湿闷的空气,坑道口的棉帘挡不住零下三十八度的“小刀子风”。担任伴奏的队员,必须把胡琴、三弦的上端锯掉才能演奏,因为一线阵地的坑道实在太矮了,弯着腰才能进出,女演员双辫子上扎的红蝴蝶结,是绿军装和冲锋枪丛中唯一的暖色。

有时正演着,敌军偷袭上来了,战士们立即迎敌,交战中男队员端起冲锋枪参战,女队员帮助战士们往梭子里压子弹,把手榴弹盖子揭开,美国兵哪里能想得到,他们的对手中竟有唱歌跳舞的女兵?!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