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陈独秀(4)

时间:2008-12-10 00:5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e#

  民国26 年,由于当时南京面临被日寇侵占的危险,再加上共产党和全国民众都强烈要求释放政治犯,特别是陈独秀这样的有名望的政治犯。迫于形势和舆论压力,8 月19日蒋介石和汪精卫商议,设法开释陈独秀。他们和法院炮制了一个给陈独秀减刑的公文,由8 年减为有期徒刑3 年,以示宽大。8 月23 日陈被释放。至此,陈独秀历时近5 载的第五次铁窗生活才得以结束。
  出狱后,陈独秀还曾两次主动找当时在南京筹备八路军办事处的叶剑英、博古等,“表示赞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改变了以前反对中共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立场,成为国共合作的拥护者。然而,陈独秀并不因此就完全与中共合作并同意共产党的主张了。他仍坚持托派的基本观点,即主张城市国民会议运动为中心的路线,反对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路线。在中国社会性质、共产党性质和革命道路上,与中共中央仍存在着原则的分歧。
  民国27 年春,有人推荐陈独秀到武汉大学教书,他拒绝了;有人要他去美国谋一大学客座教授职位,他也拒绝了,决定前往四川。陈独秀在重庆住了一个月,由于政治的和物质的条件不允许,加上他患较重的高血压病,在重庆这个号称“火炉”的城市难以度过盛暑,于是他便带着妻子潘兰珍和继母谢氏,于8 月3 日乘船西上,前往江津。这时他不仅情绪悲观,而且病魔缠身,生活也十分窘困。虽在《时事新报》任名誉主笔,但每月津贴甚少。有时他也为其它报纸写些文章,但敢登其文者甚少。当时物价一日三涨,微薄的稿酬难以度日。老友偶尔资助些也无济于事。他还拖着病弱的身体,在其住室附近种些土豆瓜菜。有时经济实在无法周转,便去当铺典当稍值钱的物件,他甚至把柏文蔚送给他的灰鼠皮袍也当了。生活尽管清贫,但他注重操守,拒绝国民政府的资助,坚持自食其力。罗家伦、傅斯年这些国民党要人给他送钱。他说:你们作你们的大官,发你们的财去,我不要你们的接济。
  由于陈独秀一生没有脱离过政治,所以他在四川也时刻密切注视着国内外政局的发展和上海托派的动向,继续不断写文章和书信发表自己的政见。他的意见被收集在《陈独秀的最后论文和书信》一书中。内容主要集中在民主与专政,战争与革命,以及与这两个问题相关联的中国与世界前途的问题上。陈独秀在这些文章中,一方面表示他愿意拥护党关于抗日的一些主张,愿意抗日救国,一方面又不愿意公开声明脱离托派,不愿认错,自恃清高。因此,在文章中也反映出不少错误的观点。由于他已落在时代的后面,他的文章给人的印象十分淡漠,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兴趣。
  民国31 年春,陈独秀觅得一个蚕豆花泡水喝治疗高血压病的土方。5 月12 日,陈独秀按此方泡水,由于蚕豆发霉导致腹泻。5 月13 日包惠僧来看望他,二友相聚,一时高兴吃四季豆烧肉过量,造成便秘,引起心脏病突发,从此卧床不起。虽经邓仲纯及重庆、江津名医多方医治和抢救,均无效验。5 月27 日晚9 点40 分,陈独秀与世长辞,享年63岁。陈独秀身后萧条,家徒四壁,只有几张破桌椅和一堆生前与家人耕种所获的土豆。
  6 月1 日,在友人的帮助下,陈松年将陈独秀暂葬于江津县城大西门外鼎山山麓之康庄。陈独秀的家人、安徽同乡、朋友、学生及江津县的朝野名流都来参加葬礼。民国36年6 月,陈松年遵照陈独秀的遗嘱将灵柩迁葬于安庆北门外十里铺叶家冲。1979 年,经中共中央批准,安庆市政府拨款重修陈独秀墓地。同时,位于四川江津鼎山的陈独秀原墓基,江津县政府也拨出专款修复一新。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