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六安 >

记忆中的三线厂

时间:2013-06-18 08:5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敏军 点击:

三线厂的日子,不仅对那些军工人、军工二代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而且对大山深处的当地人生活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敏军的家乡当年就有多家三线厂,在他的童年记忆中,有着和我们不一样的东西。

我出生在三线厂医院

位于霍山县的江北机械厂于我的记忆,几乎是与生俱来的。

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江北机械厂就从外地迁到了我的老家——霍山县诸佛庵镇西石门村。听妈妈说,在生我的时候,遇到了难产。从早上9点一直到傍晚7点,孩子都没生下来。那时农村医疗条件很差,家里生孩子,都是请有经验的老人来当接生婆,遇上了难产,她们也没办法。好在当时江北厂就和我家隔一个山头,厂里有一万多职工,各方面的配套都很好,更重要的是有个专门的职工医院,里面有个妇产科。

当时,我妈的身体状况已是不允许抬到医院去了,于是就想到请医生来家。但当天正好是周六,晚上赶上厂里在灯光球场放电影,医院里一个医生也没有。情急之下,家里的一个亲戚跑到电影放映室,抢过麦克风对着大喇叭扯着嗓子喊,“妇产科的徐大夫快到放映室来,有人难产,请你救命。”后来一切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我!

因此可以说,如果没有三线厂,我能不能来到这个世界还是个问号呢。从此,我的童年和少年一切开心或不开心的记忆,都绕不开这个厂了。

我记事的时候,家对面的山头上,就有一个用水泥杆子竖着的大喇叭。那时厂福利好,每个周末都会在灯光球场上放一部电影。因为是在露天公开地放,所以每次一放电影的时候,周围几个村民组几乎都会蜂拥而至。扛凳子的,带椅子的,骑着自行车的,有的家里孩子多,父亲干脆就推着板车,都坐在上面,一车都拉来。

而我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在江北厂看的——《侠女十三妹》,我印象最深的一部武侠片。到现在我还记得里面的一个经典镜头,十三妹到一个地主家劫富济贫,地主把自己私藏的银子放在一盘炒好的菜里面,上菜的时候地主的儿子看见菜底下有银子,于是伸手去取,坐在桌子上吃饭的一个叫花子,以为地主儿子的手是一个猪蹄子,拿过来就啃……

这个笑话直到我上大学后,和我朋友讲起来,他们仍笑不止。还有一部我印象比较深的电影就是《世上只有妈妈好》,我都看哭了,尤其是小强去找妈妈的时候,哭喊着“妈妈不要丢下我……”现在回味起来泪水仍然还在眼眶里打转。当时自己被剧情感染得情不自禁的时候,还不好意思擦眼泪。因为我周围坐了好多同学,我就跑到篮球场边的河里洗一下脸,那时河里的水非常清澈,一眼都能看见河底,现在河水太脏,里面已经鲜有生物了。

三线厂的“澡堂”人生

三线厂里除了有电影院,还有个很大的职工浴池。等到中秋一过,浴池就开始营业了。澡票也就一毛五分钱。我一年只有那么一两次机会去洗,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

那时候我爷爷还在世,每到过年的时候他都喜欢带我一道去。工厂和我家隔着一座小山,浴池一般是下午4点多钟开放。每到腊月二十九,老爷子就到家来喊我,“敏子,厦咒(方言,下午之意)去洗澡。”于是,中午饭一过,一老一少俩人抱着一大袋衣服,就往工厂方向跑。往往我们去得都很早,翻上山头的时候,爷爷说,等等吧!你看那个大烟囱还没冒烟呢!

我们一般是在3:30左右到浴池的,那时候我还小,记得浴池的水能到我的脖子。因为没见过那么大的浴池,我天真地以为,浴池就像一口大锅,里面的水之所以是烫的,是因为在浴池下面架着木柴在烧。但不解的是,那么多人站在上面居然“锅”没破。洗澡的时候,我几乎会泡上整个下午,有时泡到整双手都发白,还舍不得起来。就把那里当作一个游泳池,游泳的姿势是那种老土的狗刨式,刚开始不会游的时候,是一条腿把水拍打得啪啪响,另一条腿在下面踩着浴池底。现在想想还很好玩。

因为厂里的职工很多,附带的就是消费很大。我们也经常把家里种的菜,拿到厂里的早市上卖。早上5点多钟就从家走,早市上做生意的都来自周围的农村。那时但凡家里有点好吃的,都想拿去卖,换点买盐钱。

记得第一次我妈让我去卖菜,是一大篮子小白菜。当时价格是5分钱一把。一大篮子小白菜,我就卖了4毛3分钱。回到家妈问我,几十把小白菜,怎么就卖这些钱?我说,好多人买了我的菜,都说先赊着,明天再给。妈又问,那你问了他们的姓名吗?知道他们住哪吗?我说,不知道,他们没告诉我。妈又问,那这三分钱怎么来的?我说,我也不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妈肯定气疯了。呵呵!但也不怨我,毕竟,当时我才七八岁。

三线厂让我开阔了眼界

夏天的时候,每次卖过菜之后,妈妈都要求我顺带捡一篮子西瓜皮回来喂猪。所以,每到夏天卖菜,我都会带上一根火钳,好在回来的时候捡西瓜皮。我是一直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才尝过西瓜是什么味道的。那时家穷,平时买盐都赊,哪还有钱给小孩买西瓜?

初尝西瓜的味道,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直没有吃过西瓜,每次捡西瓜皮的时候,看到有没啃干净的,就放在篮子面上,走在路上,看周围没人的时候,就偷偷地拿起来啃上一口。然后抹抹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妈妈说,夏天猪吃西瓜皮可降温,我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挎着篮子出去捡西瓜皮。傍晚的时候,坐在灯光球场的水泥台阶上,看见有人吃西瓜,就远远地盯着,看着他们吃完,等到他把西瓜皮一甩,挎着篮子就冲上去抢。

现在回想起这些儿时旧事来,虽说有些心酸,但心里还是有暖流流淌的。当时江北厂从某种意义上说,真的开阔了我们的眼界:我第一次看见人骨标本,就是在厂学校的实验室里;第一次看见避孕套,是在厂的生活小区里,当时我以为那是气球;第一次吃到火腿肠,是在厂里的职工食堂;第一次看见男女亲吻,是在厂学校背后的树林里;第一次坐小轿车,是厂里的一个领导找我爸办事,顺便体验了一下“王八壳”的感觉。在老家,当时大家都称小轿车叫“王八壳”,呵呵!

后来随着国家对三线厂政策的调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整个江北厂便迁离了霍山县,搬到了蚌埠市。现在那里只留下一片残砖断瓦,唯一保存完好的,就是那个学校的房子和灯光篮球场。世间有很多事情,一旦改变就很难恢复了。这就像回不去的童年,以及当初的江北厂,留下的只有回忆、感慨和唏嘘!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