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六安 >

任兰生与寿州

时间:2014-07-01 10:0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立松 点击:

寿州自古就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有史以来在寿州大地上为寿州人民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灿若星辰。他们中间,有带领百姓修建安丰塘立下丰功伟业的楚相孙叔敖;有为官一任临走时不忍带走喝寿州水长大的牛犊,留下“时苗留犊”故事的清廉县令时苗;有倡导教育兴邦实业救国的一代帝师孙家鼐。。。。。我姑且把他们分为本土有作为的寿州人,和来寿州当官为寿州人民做出特别贡献的外地人。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任兰生。

任兰生,(1837——1888年),江苏震泽(今同里)人,字畹香。21岁入安徽军营,因功受奖,升为九品官职。同治三年(1864年),27岁捐升同知候选,后投安徽巡抚乔松年,30岁晋升道员,不久加布政使衔,驻防寿州。光绪三年(1877年)官至代理凤(阳)颍(州)六(安)泗(州)兵备道。光绪五年(1879年)正式担任这一职务。

纵观任兰生的一生,他应试不第,但生于官宦文化世家,也是一个文化之人。他生逢乱世,太平天国、捻军起义席卷中国,清代江山岌岌可危。乱世,给他建功立业构建了一个平台,他凭借自己人品、智慧和忠勇在安徽战场很快崛起,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他与寿州结下不解之缘的,应该从一个人、一本书说起。

寿州有一个伟大的工程——就是楚相孙叔敖发动群众兴修的芍陂(今安丰塘)。安丰塘已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的作用和伟大功绩这里不必赘述。但是,安丰塘自开垦以来,历代豪强劣绅围垦造田巧取豪夺不断,到清代日盛。看到安丰塘被周边豪强围垦霸占,寿州宿儒夏尚忠忧心如焚,他查阅县志古籍,徒步实地勘查,呕心沥血,写下了关于安丰塘的巨著《芍陂纪事》。光绪《寿州志·人物》载:“夏尚忠,字绍姒,号容川,文生,博学,工词翰,修桥梁,好施与。嘉庆十九年饥,倡捐以赈之。尤留心芍陂水利,谓有五要、六害、四便、三难、二弊,皆切中窾要。著《芍陂纪事》二卷。知州朱士达奖以‘安丰硕彦’匾额”。

这里,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芍陂纪事》成书于清嘉靖六年(公元1801年),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一本书于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跨度76年才刊印出来?原因只有一个,没有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光绪三年40岁的任兰生代理凤(阳)颍(州)六(安)泗(州)兵备道,刚刚上任还没有转正,就刊印了《芍陂纪事》这本书,既反映了任兰生对治理安丰塘水利的重视,又透露出他干工作雷厉风行的作风。作为主掌一个地方军事政务要员,亲自为一本书刊印、作序,对安丰塘的治理,对维护安丰塘周边的水利秩序肯定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为夏尚忠出书,结缘《芍陂纪事》不能不说是任兰生对治理安丰塘对寿县做出的巨大贡献。

任兰生是一个做事干练而且有责任感的官员。寿州作为兵家必争之地,又是水患频仍之乡,任兰生特别关注寿州的发展、建设和治理。在治理安丰塘方面,光绪《寿州志卷六·水里志》载:“光绪三年,候补道任兰生拨款修浚塘堤、桥、闸、沟、坝、水门及孙公祠,用制钱三千一百五十六千四百五十四文。州人孙家鼐有记。”孙家鼐在记述里,不但介绍了安丰塘年久失修状况,还肯定了任兰生修塘的功绩。他还感叹道:“夫鼐往年告养家居,每晤公谈及芍陂废驰,慨然有志兴复,既来京二年,乡人以芍陂告成索记于余,余感公之勇于为义而大有造于吾民也,不敢以故陋辞,是为记。”孙家鼐年长任兰生10岁,光绪四年(1878年),他奉诏担任毓庆宫行走,与翁同龢同任光绪帝老师。这里要说明的有两点:一是作为状元的孙家鼐风头正劲,孙家鼐与任兰生晤面、交流,孙状元对这位比自己小10岁来自己家乡工作的同道挺欣赏;二是孙家鼐对任兰生倾力修建待废的芍陂工程是赞赏和心存感激的。

任兰生不但在寿州大面积的治理水患,建筑一些民生工程,他对学校建设也倾心尽力。光绪《寿州志卷九·学校志》记载:“光绪六年,凤颍道任兰生筹款重修(寿州学宫考棚),知州陆显勋有记。记曰:尝论有人心而后有世道,有文教而后有人心。。。。。。时吴江任公畹香方伯以凤颍道治军皖北,来驻斯土,凡远近桥梁道路、陂塘水利、城垣庙宇,百废具举。。。。。大有造于寿阳”。

光绪五年(1879年)42岁的任兰生正式担任凤(阳)颍(州)六(安)泗(州)兵备道。此时的任兰生正是风华正茂踌躇满志的时候。就在他满怀激情地在任上施展才华的当口,他遭到弹劾。

光绪十年,任兰生被革职时47岁,正是一个行政干部最成熟的年龄。他回到老家同里,建了一座蜚声中外的退思园。当初陷害他的罪名一是贪污;二是对“捻匪”余部追剿不力。好在朝中左宗棠、彭玉麟等封疆大吏都知道任兰生的人品和官品,他们的关系很好。在慈禧太后还没有召见任兰生的时候,左、彭二人就面授机宜,教任兰生在太后面前,一百个不开口。当太后问到任兰生今后的打算,任兰生答道:“退而思过,进而报国”。彭玉麟还在退思园里题下了“种竹养鱼安乐法,读书织布吉祥声”对联。可见,为了保全任兰生,左、彭二人也费尽了心事。这也足以说明,任兰生如果不是一个好人好官,像左宗棠、彭玉麟这样的名臣是不愿意为他承担这么大风险的。

任兰生罢官回家乡“退而思过”的时候,京城官员和寿凤颍百姓纷纷站起来为他说话。光绪十四年(1888年)黄河决堤,在退思园过了两年多安静日子的任兰生,在山东巡抚张曜和曾国藩的保举下,又奔赴安徽抗洪第一线。任兰生《神道碑》记载:他不慎从马上摔下来,“疽发尾闾,未几竟卒”,病逝于颍州任上,终年51岁。

凤(阳)颍(州)六(安)泗(州)兵备道官职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地区负责人。但是,任兰生仅在寿州就做出了特别的贡献,有史为证,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他在为《芍陂纪事》作序时称:“余尝过安丰故城,行经长堤上,纡曲数十里。。。。。。”可见,他是经常下乡考察指导工作的。在那个交通极不便利、运输工具极不发达的年代,任兰生作为一名封建官吏,能做到这样,也是难能可贵的了。他为寿县人民刊印《芍陂纪事》,为寿县人民呕心沥血所做的善事,寿州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

陈立松 2013年暮春时节写于晒网滩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