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六安 >

如歌的寿州

时间:2014-08-11 08: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立松 点击:

如果说岁月是一首歌,那么,坐落在淮水之畔,八公山之阳的寿州,就是一首经典老歌。这座小城用歌声演绎着她的前世今生。

楚人东徙,定都寿州的时候,寿州还叫郢。那时候,寿州人唱的应该叫楚歌。公元前202年,楚汉相争到了关键时刻,韩信用十面埋伏之计,将项羽围在垓下(今安徽省灵璧)。那一夜,被围的项羽军团四面都是楚歌。项羽的部队听到家乡的歌谣,思乡心切纷纷逃离,项羽也在四面楚歌声中自刎乌江。这种悲伤的歌声,再坚强的人听了,也会丧失战斗力。“九月深秋兮四野飞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伤。最苦戍边兮日夜彷徨,披甲持戟兮孤立沙岗。离家十年兮父母生别,妻子何堪兮独宿空床?白发倚门兮望穿秋水,稚子忆念兮泪断肝肠,家有余田兮谁与之守,邻家酒熟兮孰与之尝。。。。”我也没有真正听过楚歌是什么调子,楚歌应该是楚国祭祀时的音乐;民间的楚歌应该是巫调,也就是跳大神时的舞曲。我想,当时韩信肯定是用歌声瓦解了项羽的斗志,也许这就是一个用音乐来制胜的经典战例。

偏安在寿州(郢都)的楚国被王翦打败之后,800年的楚结束了。让楚生生不息的是那些经过血与火洗礼的歌声还在。把这歌声发扬光大的是淮南王刘安。刘安虽然是汉的一个封王,但他仍然是楚人。刘邦是江苏沛县人,也是楚地。刘安的歌声应该是楚歌的延续。

刘安借鉴了父亲刘长因谋反死在被流放路上的教训,在寿州韬光养晦,率八公炼仙药以求长生不老之术,他还喜欢唱歌。他有一个创作团队叫淮南小山,团队里有一个叫白毫子的人,李白为了白毫子,创作了歌曲《白毫子歌》:“淮南小山白毫子,乃在淮南小山里。夜卧松下云,朝飡石中髓。小山连绵向江开,碧峰巉岩渌水回。余配白毫子,独酌流霞杯。”淮南王刘安一边当着淮南王,一边唱歌做赋,生活是惬意的。然而,他的忧思是别人不能体会的。流传在寿州大地上的那首民歌始终在他耳畔萦绕:“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父亲刘长的死是刘安深深的痛。他在《招隐士》里歌到:“桂树丛生兮山之幽,偃蹇连蜷兮枝相缭。。。。攀援桂枝兮聊淹留。虎豹斗兮熊罴咆,禽兽骇兮亡其曹。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这是淮南王刘安在寿州发出的悲歌。

既然韩信能用歌声赢得一场大战的胜利,歌声也能给一个城市带来灵性。如歌的寿州是有灵性的。踏着歌声,刘禹锡来了:风猎红旗入寿春,满城歌舞向朱轮。八公山下清淮水,千骑尘中白面人。桂岭雨馀多鹤迹,茗园晴望似龙鳞。圣朝方用敢言者,次第应须旧谏臣;吟着歌声,苏轼来了:我行日夜向江海,枫叶芦花秋兴长。平淮忽迷天远近,青山久与船低昂。寿州已见白石塔,短棹未转黄茅冈。波平风软望不到,故人久立烟苍茫;寻着歌声,王安石来了:楚客来时雁为伴,归期只待春冰泮。雁飞南北两三回,回首湖山空梦乱,秘书一官聊自慰,安丰百里谁复叹?扬鞭去去及芳时,寿酒千觞花烂漫。这些伟人歌咏寿州,让寿州更加光芒四射。

没有歌声的城市是寂寞的。千百年来寿州是喧腾的,因为,寿州有一大批歌者。他们歌唱寿州的辉煌,寿州的山,寿州的水,寿州的人,都是他们歌唱的对象。

清代桑日青歌咏安丰塘“。。。。西风十里荷花香,红蓼滩边鸥鹭凉。一带长堤衰柳外,家家鱼网晒斜阳。”为我们描述了安丰塘畔(芍陂)丰稔祥和的画面;寿州诗人陈益龄过留犊祠时歌到:“轻车来去载清风,疾苦斯民与己同。生犊淮南留不取,千秋廉吏话时公。”让我们不忘那位留犊寿州的汉代县吏时苗。

寿州有一位歌者,我每读他的诗,就要流一次泪。朱鸿震终老寿州,孑然一身,但他一生都在用情用心和泪去讴歌寿州。他在《月夜登宾阳楼》上:“宾阳门上有高楼,月里登临一畅游。浸市灯华天不夜,映城山色夏如秋。星垂古堞清堪摘,河带微云静自流。北望林泉思八景,待当暇日好寻幽”描绘故乡的美丽。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登上家乡的靖淮桥,唱到:“沙鸥点点舞遥汀,天外帆如一叶萍。浦映秋光横练白,山含雨色养螺青。断流已证秦鞭妄,废井空传汉汞灵。薄暮渔歌风漾起,绿阳桥畔倚栏听。”

每一个时代,都有时代的歌者,他们都会讴歌出时代的强音。我想,寿州欣逢盛世会有更动人的歌声,让我们聆听,让我们感动,让我们期待。

陈立松 写于晒网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