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六安 >

如烟的寿州

时间:2014-08-11 08:3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立松 点击:

落寞的时候,总喜欢在寿州这块土地上行走,感受一下如烟的寿州往事。在烟波浩渺的安丰塘堤,遥想楚相孙叔敖的业绩;在山峦叠翠的八公山下,谛听淮南王刘安墓畔的松风,你的心情会马上变的轻松起来,你会为自己莫名的失落而感动羞赧。

2500多年前,我想象不出来安丰塘畔是什么样子。当楚国的丞相孙叔敖来到这一未被开垦的地方,带领老百姓拦河筑坝修建(芍陂)安丰塘时,你会被他的壮举,被他的智慧,被他的远见卓识而倾倒。安丰塘是世界水利史上的一个奇迹,它是通过蓄水来调节用水矛盾的水利工程。当联合国大坝委员会主席托兰第一次看到安丰塘时,安丰塘的风采就征服了这位荷兰人。故宫博物院院士单士元来安丰塘时作诗称:“楚相千秋绩,芍陂富万家,丰功同大禹,伟业冠中华。”安丰塘以它的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四大水利工程之一”和它特有的魅力、作用,跻身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望着安丰塘千顷碧波,我能想象出来,当初孙叔敖建安丰塘(芍陂)时的艰辛。楚庄王时期的楚国都城在湖北荆州,而不是现在的安丰塘所在地(楚国后期的都城)寿县。且不说交通不便利,就是孙叔敖考察这么浩大的水利工程花的心血,就不是常人所能耗费的。寿州诗人春卉赞美安丰塘的诗,我特别欣赏:“古塘新水笼烟霞,十里锦粼细浪花。喜看琼浆流到处,荒岗结出金银瓜”。

孙叔敖,三次为楚相而不喜,三次落相而不忧。他忧的是百姓没有饭吃,千方百计要修好水利工程,造福楚国人民;他忧的是自己死后,自己的子女居功自傲,在他临死前为儿子留了一块薄地,保全了自己的子女。站在孙公祠前,站在这样一位巨人的面前,我们还有什么失落可言?

在抒写寿州浩如烟海的诗词歌赋里,明代丞相汪广洋的两句诗,我尤为喜爱。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久居宫廷的汪广洋来到寿州,登城墙而望,看八公离离,听淮淝涛涛,他发出了:“淝水不关兴废事,夕阳西下浪声迟”的感慨。

如烟的寿州往事,我不得不提到淮南王刘安。就在我不久前拜谒了刘安墓后,就传来消息:刘安家族墓群,被批准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刘安(前179-前122),西汉皇族,淮南王。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厉王刘长之子。刘安是豆腐的创始人,著有《淮南子》。后来企图起兵反叛汉王朝失败,被逼迫自杀。刘安的身世我不必赘述,重点的,我要说说刘安的处世哲学。刘安的父亲刘长因被疑谋反死于发配路上,年轻的刘安再次被封为淮南王后,怎么与皇帝相处,怎么做人?这是摆在刘安面前的一道难题。

刘安是智慧的。寿州大地上流传的那句民谣“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他应该是刻骨铭心。父亲刘长的被发配致死,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被打下深深的烙印。与侄子汉武帝刘彻共事,自己会不会重蹈父亲的覆辙?他开始韬光养晦,带领自己的门客,先是炼丹药,以求长生不老之术。

丹药炼成了,就是他在无意之间发明了美味可口的豆腐。他制造了一个“一人得道鸡犬飞升”的成语。后来,他又沉浸在《淮南子》的搜集整理之中。《淮南子》应该是刘安避世的一个佐证:一个淮南王不可能没有政务处理,不可能有大量的时间去研炼丹药,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耗在撰写《淮南子》上。他只有通过这些来减轻皇帝对他的猜忌和怀疑。《淮南子》的内容极其丰富,刘知己惊叹它“牢笼天地,博极古今”。《淮南子》里的思想应该是刘安苦闷心情的叙述。他在《原道》里,对道有深刻的诠释。他认为道是万物发生的总根源,是天地万物之前的原初状态。“万物之总,皆阅一孔;百事之根,皆出一门”。道化生万物而没有目的和意识,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刘安的“无为”观,不但极大地继承了老子的思想,还丰富了《吕氏春秋》“因而不为”的思想,给“无为”注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淮南子》里有一个故事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个故事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也体现了刘安的祸福观。我一直认为,刘安从担任淮南王的那一天起,就如履薄冰。一个淮南王,留给后世的应该是一些治国治家的理念和政绩,而不是《淮南子》。可以这么说,《淮南子》是一部充满避世哲学、充满智慧的鸿篇巨制。《淮南子》最大的功绩应该是总结了廿四节气,该书为推动农业生产的发展起到了一个积极的作用。

刘安的出生,就决定了他悲剧的命运。平民百姓兄弟之间的情意血浓于水,帝王家的兄弟就如民谣说的那样,一旦利益发生冲突,就“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没有亲情可言。对现实那么逃避的刘安,还是重蹈了父亲刘长的覆辙还是那个“疑似谋反”的罪名被诛杀了。

寿州的八公山山上,有一个升仙台,升仙台讲述的就是刘安带领八公炼成了长生不老之药,缓缓升天的故事。站在刘安墓前,遥望升仙台上刘安和他的门客升天景象,心里不禁感慨。千里淮河潮涨潮落,用它的永恒,讲述着它身边这座寿州小城的故事;绵延的八公山云霞出岫,它用无言承载着寿州这个城市的历史。如烟的寿州往事,给了我许多启迪: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我们一介平民除了用劳动创造生活之外,剩下的就是快乐的活着。

陈立松2013年仲夏写于晒网滩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