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戏曲舞蹈 > 庐剧 >

玉兰花,庐剧情——“庐剧皇后”丁玉兰的精彩人生

时间:2015-03-04 10:3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赵佩娟 郑一璐 程堂义 点击:

童年过往话艰辛

1931年,肥东县草庙武家户外婆门外的鸭棚中,一个女婴出生了。30年代的中国,一个孩子的出生无疑是一个家庭的负担,也注定了这个孩子困苦的童年。吃不饱、穿不暖,是当时社会的普遍特征,童年时期的杨晓梅(丁玉兰原名)也逃不过这种境遇。“7岁以前,虽然生活艰辛贫苦,但至少还有一个家。7岁时,抗日战争爆发,父亲被日本人杀害,我就随着母亲和弟弟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流浪生涯。一路过着讨饭、捡菜叶的生活。”今年已84岁的丁玉兰老人说,“然而祸不单行,7岁这一年,上天又和我开了个玩笑,我得了眼疾,因为无钱医治,最终左眼失明。”

苦难似乎终止于人生的第8年,上天开始眷顾这个小女孩,终于让她重新有了一个家——丁家班。母女三人一路讨饭到了丁家班,后来班主丁有和收留母女三人,并和她的母亲结了婚。母亲就帮着丁家班里的其他人烧饭、洗衣服,就这样她留在了丁家班,“受到耳濡目染,我经常独自一人在角落里哼唱庐剧,冥冥之中似乎与庐剧就这么结下了不解之缘。”

养父丁有和发现了小姑娘对庐剧的喜欢,就提议让她学习庐剧,当时还叫“倒七戏”。“母亲一开始怎么都不愿意,因为当时唱戏并不被看作一门艺术,而是一项娱乐活动,唱戏的人身份极低,被称作‘戏子’。但最终母亲还是被养父说服,8岁时我走上庐剧的从艺生涯,开始了一生的庐剧演唱。”84岁的她与庐剧打了一辈子交道,在庐剧舞台上塑造了100多个鲜明饱满的艺术形象。《小辞店》里爽朗、干练的店大姐胡凤英,《借罗衣》里爱慕虚荣的“二嫂子”、《观画》中的大家闺秀秦雪梅、《休丁香》里心地善良的丁香,《江姐》里的英雄江姐……

幼年时的背井离乡,丁家班的耳濡目染,自己的勤学苦练,诸多因素成就了一代庐剧大师。如今,她已经退休,却仍然奔波于各地,只为着心中的庐剧梦。

“玉兰”花开遍庐州

8岁正式开始学艺并登台演出,首演《红灯记》中的奶生张继保获得一致好评;12岁拜庐剧著名艺人郭士龙为师,专攻花旦、青衣;18岁之前已掌握了庐剧大部分的唱腔和剧目,成了剧社的主要演员,为皖中地区的观众所熟悉……这是20岁之前丁玉兰老人的从艺经历。

丁玉兰老人至今仍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台时出演“张继保”一角时的情景,“当时台下乌压压一片人,其实我心里特别害怕,年幼的我就这样战战兢兢地上了台,虽然害怕,最终还是在老艺人的眼色和手势提醒下顺利演完了这折启蒙戏。”从此,七里八乡都知道丁家班里有一个会唱戏的小女娃,“要知道,当时都是男的唱戏,女的唱戏可很少见,更何况是个小女孩,大家都很好奇,都想听我唱段戏。”

于是,请丁家班唱戏的雇主多了,给的米也多了——那个时候请人唱戏不给钱,只给米。丁家班由于她的加入,“价格”也由原来的6升米增加到1斗米。“大辫丫头”、“大脚丫头”也渐渐在乡邻间火了起来。为什么叫“大辫丫头”、“大脚丫头”呢?“这是因为我当时没名字,只能借用身体特征来称呼,一是辫子又粗又长,二是脚大。这么多年,我从来只买男式鞋,因为脚大穿不了女式的。其实,我并不是天生大脚,而是因为小时候没鞋穿,都是光着脚走路,当时又四处流浪,每天要走很长的路,长期下来,脚就变得畸形了。”

1949年解放后,合肥的日本兵也撤退了,养父丁有和带着丁玉兰母女,一副箩筐担到了合肥城,参加了由老艺人王本银主持的合肥平民剧社。丁玉兰来合肥后演出的第一折戏是《秦雪梅观花》。“写戏折时,才发现我没有正式的名字,于是大家聚在一起商量起了个‘丁玉兰’,这个‘兰’是取自‘梅兰芳’的‘兰’。我想可能寓意希望我能成为梅兰芳那样的一代戏曲大师吧。”丁玉兰说,“当时师父跟我说,《秦雪梅观花》这出戏九腔十八调,非常难唱,民间一直流传着‘学会观花,走遍天下’这样的话。”尽管很难,但她依旧凭借着自己的刻苦努力,不负众望,使“丁玉兰”这三个字一炮走红。之后,平民剧社也越办越兴旺,丁玉兰的表演艺术也在这一期间得到了极大的进步。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丁玉兰庐剧表演的“黄金期”。1954年,她参加华东地区第一届戏曲汇演,主演了庐剧传统剧目《借罗衣》,获演员一等奖,与该剧作曲者合作创作的一些唱腔,同时获大会音乐一等奖。1958年,《借罗衣》被搬上银幕,丁玉兰主演电影女主角“二嫂子”,在当时电影资源稀缺的中国无疑是轰动的,中央和地方不少媒体就发表评论说,“丁玉兰塑造的二嫂子,在皖中来说是家喻户晓的,在北京和外省演出时,也深为首都文艺界和广大观众所赞扬。”

可以说,丁玉兰属于那个时代的“超级女声”,在合肥城内更是妇孺皆知的名人。随着她表演艺术的日渐精湛,“玉兰”花开遍皖中大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