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戏曲舞蹈 > 庐剧 >

玉兰花,庐剧情——“庐剧皇后”丁玉兰的精彩人生(2)

时间:2015-03-04 10:3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赵佩娟 郑一璐 程堂义 点击:

十八载磨剑动京城

1957年,丁玉兰参加安徽省地方戏赴京汇报演出团,这将她的庐剧事业推向顶峰,是她庐剧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她主演的《休丁香》、《借罗衣》引起首都文艺界的高度兴趣。“艺术大师梅兰芳就特地对我说:‘跑驴舞蹈演得很好,丁玉兰同志,我要向你学习。’为什么能将跑驴演得那么像呢?主要因为我小时候经常在农村各地演出,当时交通条件差,只能靠双脚走路,剧社里的人怕我一个小姑娘吃不消,每次就找一头驴或一头牛来驮我。久而久之,我就熟悉了毛驴的动作,摸出了毛驴的脾气,自然跑驴舞就演得好。”丁玉兰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故事,其实日常生活中的细心观察与琢磨对她艺术形象的塑造都有很大帮助。

这次演出,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是向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做的专场演出。演出后,受到毛主席及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周总理还单独留下接见了演职人员,谈了46分钟的话。在京期间,她还特别荣幸地受到周总理的邀请,参加了招待苏联国家元首伏罗希洛夫的国宴,随后又应邀在天安门观礼台上参加“五一”观礼,同时,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约请,向全国观众播讲了“赴京演出观感”并录制了《休丁香》、《借罗衣》的唱段。

这次赴京演出,使庐剧这种安徽地方戏在更大范围内得到进一步推广传播,是庐剧发展史上一页辉煌灿烂的篇章;而对丁玉兰来说,更是一次永生难忘的记忆。时隔57年,她仍记得接到毛主席、周总理邀请时的情景。“当时剧社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京,我和剧社的一个同事约好在离京前去那位同事的亲戚家吃顿饭,却没料到这个时候收到了邀请函,当时交通条件差,当然更没有手机等通讯工具,大家四处都找不到我。最后找到我时时间也来不及了,但是为了表示对领导们的尊重,匆忙间还是去买了一件黄大衣、一双皮鞋、一支口红。一路急急忙忙赶去赴宴。其实我当时根本没有吃饭的心思,心里一直想着能跟毛主席握个手就成,那是整个剧社的心愿。于是一路过去后就一直站在过道口,等着主席过来能握个手,后来终于如愿以偿。回到剧社后,大家都兴奋得一夜没睡,再三叮嘱我不要洗手。而周总理也是亲切地关怀我,还帮我解决眼疾就医问题。”说起这段,今日的丁玉兰老人仍然非常激动。

这一年,丁玉兰26岁,距离8岁学习庐剧登台演出整整18年。18年来,不仅要起早贪黑地练功,更要受人白眼。因为旧社会“戏子”的身份卑微,说在别人的眼光中讨生活也不为过。曾经有一次在芜湖演出,因为一个村民听戏太入迷导致失火,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情况下就把剧社的人抓了起来,一直到后来弄清楚了才放出他们。那个时候演戏没有地位,像这样的事时不时会发生,而剧团的人对此毫无办法。

关于学戏的一路艰辛自不必说。在丁家班时,到农村各地演出,一般都是前天晚上和第二天上午学戏,下午唱戏,所有曲目都是现学现唱,特别考验人的记忆力。更何况丁玉兰当时目不识丁,“因为从来没有上过学,记起台词来就要比别人花双倍的力气,唱词、对白全靠强记,必须起早贪黑才能把曲目记全。等到12岁拜师学艺后,练歌背词就更加辛苦,师父对我要求特别严格,怕我打瞌睡,就让我一手拎水壶,一手拿稻草点着了放在水壶下面烧水,若瞌睡了,水壶里烧开的水就溢出来烫着我了。”别人睡觉,她练台词;别人休息,她练唱功。甚至怀孕也照常排戏演出,1950年,丁玉兰生第二个孩子时,刚从台上下来,妆还没来得及卸,孩子就出世了……

从8岁登台演出到26岁赴京汇演,18年的勤学苦练,终于厚积薄发,让名不见经传的“倒七戏”走向全国。

耄耋之年奔波忙

伴着欢快的乐器声,开场戏《茶山新歌》开始了。只见一个个演员手提茶篮,踩着小碎步走上舞台。唱腔悠扬,舞步优美,再加上浓郁的乡土气息,一开场便赢得台下阵阵叫好……近日,由丁玉兰领头成立的安徽省礼仪文化协会玉兰庐剧艺术团揭牌了。这成了她宣传、传播庐剧的又一块阵地。目前该剧团有50多人,其中演职人员有20多人,共排出7台大戏。这些人都是因为热爱庐剧自愿加入,对于报酬方面一直秉承着“唱戏别人给钱就要,不给也不追究”的原则。

84岁高龄的丁玉兰仍然忙于奉献毕生的庐剧事业,“自1995年从庐剧团退休后,我虽然告别了舞台生涯,却并没有离开庐剧艺术,被庐剧团返聘回去当老师,担任庐剧院的艺术顾问和艺术指导。现在,我还是四个老年大学的老师,担负起培养庐剧爱好者、传播庐剧的重任。”

对于庐剧的未来,丁玉兰并不担心。“国家现在正大力保护、扶持庐剧的发展,庐剧也成为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关键的是,群众喜欢它,它是安徽地地道道的草根艺术,发源于群众中,发展、兴起于群众中。即使现在年轻人都不大喜欢,但庐剧就像草根,你把它铲平了,到了春天,它还会再次发青。”

自我们开始采访到结束的短短两个小时里,丁玉兰老人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催着赶快过去排戏的。这个80多岁丝毫看不出老态的老人,思维清晰,逻辑清楚,对于生活和庐剧计划得井井有条,忙乱中也丝毫不出差错。作为庐剧代表人物,庐剧就是丁玉兰的生命,倾注了她一生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正是由于她和她的剧团,庐剧在很大程度上才从一个乡村野寨搭草台班演出的地方小戏逐步成为进入省城立足的地方大戏,她用她那玲珑的表演风格和甜美的地方韵味将庐剧一次一次推向全国。就像黄梅戏的严凤英、豫剧的常香玉一样,丁玉兰也可以说是观众心中的一个艺术符号。正如她自己所说,“没有庐剧,就没有丁玉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