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京师大学堂幸存之谜

时间:2009-02-02 22:5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余音 点击:

    戊戌变法失败后,变法成果几乎一扫而光,剩下的就是一座京师大学堂。学堂何以能够独存?曾有众多学者加以考证,提出多种假说,至今尚无定论。本文做了新的探索——

    京师大学堂是中国第一所由国家创建的综合性大学,是中国古代教育与近现代教育的分水岭。现在要研究的问题是,戊戌变法失败后,京师大学堂何以幸存?后人曾提出多种解释,有的说“萌芽早,得不废”;有的认为“新的人才,旧办法是培养不出来的,只有改用新办法。”“慈禧太后之所以保留京师大学堂……可谓‘老谋深算’”。
    我认为,“萌芽早,得不废”说,站不住脚。因为任何事物都有个“萌芽”、成长的过程,戊戌变法新举措,像变科举、裁冗官、兴实业等,也大都经过多年的酝酿。而创建京师大学堂是写进变法纲领性文件《明定国是诏》中的唯一变法项目,因此,她无疑是戊戌变法的产物。“新的人才培养,只有改用新办法”,也说不通。像上述其它举措,对于巩固慈禧太后的统治都有现实意义。为什么她不能容忍,只对没有开学的京师大学堂网开一面?
    对于京师大学堂的侥幸存活,北大教授陈平原指出:“慈禧太后的‘罢新法,悉复旧制’之所以不彻底,‘独留京师大学堂’,很可能因其涉及朝廷中的权力再分配。管学大臣孙家鼐属于帝党,且‘所用多为翰林旧人’,自然引起刚毅、徐桐的不满,坚决要求取缔,据夏孙桐《书孙文正公事》称:‘赖荣文忠(荣禄)调护未获。’……当年大学堂的西学总教习丁韪良,在其《北京围城》中,提供了另一种解释,可与上述说法相补正。据说,丁韪良担心大学堂会被取消,于是前往拜见荣禄,得到的答复是:‘查禁大学堂,将会在外国人面前丢面子。’”北大史专家肖东发、李云、沈弘则认为:“戊戌政变发生,旧党保持朝政,新政多被废除。独京师大学堂赖孙家鼐之力得以保全。”遗憾的是,前者未做出合理解释,后者未点明具体史实。
    经过研究,我推测,京师大学堂侥幸存活,极有可能是孙家鼐面授机宜,请丁韪良出面游说荣禄“因外洋各教习均已延订,势难中止”,“所以不能径废”;荣禄进而说服慈禧手下留情。
    孙家鼐,寿州人(今安徽寿县),字燮臣,咸丰朝状元。1878年与翁同龢等同为光绪帝师傅。1894年参加强学会。1898年7月3日,光绪帝不仅指派他担任管理京师大学堂事务大臣,还将全国新学堂悉数划归其管理,使其成为北大历史上的首任校长和中国历史上的首位教育部长。从1898年7月至1899年7月,孙家鼐实任此职,率先提出了“学问乃天下之公理,必不可以一家之学而范围天下”等划时代的教育思想,并创立了中国新型的小学、中学、大学、仕学(相当于研究生)教育体系。从全面变法的角度看,戊戌变法是失败了;而从《明定国是诏》提出的“首先举办”京师大学堂的目标来看,戊戌变法仍取得了实质性成效。
    之所以说是孙家鼐授意丁韪良出面保全京师大学堂的,理由如下:
    一、丁韪良是孙家鼐亲自聘任的西学总教习。1898年8月9日,孙家鼐在《奏筹办大学堂大概情形折》中奏报:“丁韪良在中国日久,亟望中国振兴,情愿照从前同文馆每月五百金之数,充大学堂西总教习。”并当面请求皇上赏给丁韪良二品顶戴。光绪帝当即批准。
    二、在丁韪良的任命受到质疑时,孙家鼐挺身保护。9月23日,意大利驻华公使给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发来一个措词严厉的《照会》:“此人前次误派同文馆,因其无能,则同文馆创设多年,至今并无成效之势。兹又闻此人管理新设大学堂。……北京洋人无不甚诧,因何中国专派斯人管理大学堂。其人虽庄严恭敬,而实无一能,何能管理大皇帝专心关系之事?”孙家鼐接到转来的《照会》时,戊戌事变已经发生,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在个人吉凶未卜的情况下,他义正辞严地答复:“查本大臣办理大学堂,皆遵照贵衙门原奏章程,期于中外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