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北洋军师徐树铮与民国报人林白水及《公言报》

时间:2009-02-18 21:2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满意 点击:

    “新闻记者应该说人话,不说鬼话;应该说真话,不说假话!”这是报人楷模林白水先生永不褪色的诺言。
    林白水(1873—1926),原名獬,又名万里,字少泉,号宣樊,使用过笔名“白话道人”、“退室学者”等。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留学攻读新闻学的人,是清末民初著名记者、政论家。他短暂的一生角色多变,办教育,昌言革命;年轻时是黄兴的同袍战友,是蔡元培的莫逆之交,为民族革命奔走呼号;有过鸣镝四海、仗剑五湖的侠士经历;也曾有过短期的精神恍惚,出任总统府秘书、参政院的参政,对进步的政治力量也有过微词;主编报纸,为民请命,抨击贪官污吏,综观其一生仍是一个大写的人。
    林白水一生的业绩和贡献,主要是在新闻学上。自1901年出任《杭州白话报》主笔以来,其后的25年间,他先后创办或参与编辑的报刊就有10多种,包括在有“安福系”背景的《公言报》经历了晚清到军阀肆虐的动荡岁月,曾五被查封,三入牢狱,最后以身殉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不是白璧无瑕的人,但就其一生来看,正如其同乡后辈邓拓1962年说的:“无论如何,最后盖棺论定,毕竟还是为反抗封建军阀、官僚而遭杀害的。”⑴他在中国新闻史上与邵飘萍齐名,又有“萍水相逢百日间”之遭遇。
    林白水在创办《公言报》期间曾被认为是“蒙羞”时期,这一点也成为一些学者诋诟的把柄,而然细细分析主政《公言报》时期的林白水我们不难发现其“说真话”的本色依旧如故,这里也有必要对此事做释疑。

看透官场重树报业大旗

    1911年辛亥革命取得成功,林白水曾一度投身新的民国政府,辛亥革命胜利后,林白水回福州积极主张三权分立,推动法制建设。福建省府成立后,他任法制局长,期间办了文摘小报《时事选刊》。袁世凯任总统后,林白水被选为第一届国会议员,兼任总统府和直隶省督军秘书。1916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前,他参加袁复辟帝制的筹安会,并经常在亲袁的《亚细亚报》上发表支持袁的文章,在报纸上鼓吹并支持过帝制。袁称帝后,他即应邀在袁政府府中任职。然而闹了83天的洪宪帝制梦,草草落幕。袁世凯一命呜呼。林白水在袁世凯政权中仕宦三载看透了官场百态。8月1日,林白水辞去政府议员职,脱下官衣再为冯妇,继续重操旧业,重张报业大旗,专心办报。9月1日,《公言报》便在北京问世。《公言报》的创刊得到了他的同乡、早年的同事林纾的帮助,办报资金来自段祺瑞的心腹,有着“北洋军师”之称的徐树铮。
    徐树铮,字又铮,安徽萧县人。他于1901年结识段祺瑞,从此成为段的死党,1925年被冯玉祥逮捕枪毙。“徐树铮为民国史上有名人物,与政治、军事均有重复关系,誉者钦其壮猷远略,毁者病其辣手野心。而其人起家诸生,雅好文事,与柯劭忞、王树枬、马其昶、林纾、姚永朴、永概诸人游,盖有儒将之风。阅《视其轩遗稿》,其文及诗词,颇有功候,不乏斐然之作,不仅以人传也。”⑵由于林纾的名气,徐树铮每见林“必称以师”,写信则“皆称琴师,而自署弟子。”他与林纾最初交往是在民国初年,徐树铮写于民国四年的《致马通伯书》,内有“辛壬之际,始与畏庐老人交”⑶之句可证之。二人结识后,来往颇多,大有“一见辄相倾倒”之势。如据徐树铮的记载:“偶忆昨为民国二年十月三十日之夜,畏庐老人招饮,座客多《平报》记者,偶谈及越朝十一月一日为《平报周年纪念日》,于是群谋所以为《平报》祝者。畏庐老人谓余曰:“子雅与《平报》诸记者善,殆不能无言矣。”⑷
    由此可见,林纾与徐树铮之间已是相当熟识,而且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平报》创办于1912年,是徐树铮专门用来吹捧段祺瑞的,故被称为陆军部机关报或徐树铮机关报,但该报上也发表一些文艺作品,林纾的短篇小说就是最初以“践卓翁短篇小说”的栏目发表在《平报》上的,他和徐树铮之交往在两人诗文中均有记载,除诗文唱和,也时有互赠物品之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