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关于徽州文化保护和开发的调研报告(2)

时间:2009-12-09 13:21来源:民盟安徽省委 作者:民盟安徽省委会调研组 点击:

婺源县、绩溪县历史上一直隶属徽州府管辖范畴,与古徽州其他各县不仅在地理上同属皖南丘陵,而且在文化、军事、经济及民生等各个方面都与徽州融为一体,不可分割。婺源是朱熹的故乡,朱文公之于徽州,一如孔子之于中华。如今的婺源,无论是人文风貌,还是建筑风格,都保留了浓郁的徽州色彩;在婺源人的心头,也充斥着难以割舍的徽州情节,老一辈仍会对外宣称自己是安徽徽州人。绩溪是“徽菜”、“徽墨”的故乡,曾涌现出学术大师胡适等一大批杰出人士,以“邑小士多”而著称。婺源和绩溪从徽州划出,使得徽州文化失去了厚重的思想根基。如今的分崩离析让人痛心,不仅斩断了徽州文化的肌理和文脉,而且也打乱了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完整性。事实表明,不合理不合情的行政区划,给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整体保护和开发设置了大障碍和大隐患。这种分而治之的格局,影响了徽州文化保护的整体统一规划。一些人只盯着眼前的利益,各吹各号,各唱各调,对徽州文化的保护和开发遗患无穷。

2、缺乏珍视意识,“建设性”毁坏徽州文化事件不断

目前,黄山市高度重视徽州文化的保护、研究、承传和弘扬,但也有少数干部和部分群众还缺乏珍视意识,身在宝山不惜宝。在日本,大约50年以上的建筑,都作为文物加以保护。日本100年以上的建筑,不仅参观者进入室内要带口罩、换鞋子,还对每天参观的人数加以限制。然而,在外国人眼中视作珍宝的皖南古民居,在国内却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据了解,当年由徽商建造的千金之宅,正在皖南这片土地上慢慢消失。由于人们的珍视意识严重缺乏,造成“建设性”毁坏的事件不断发生。如歙县西干山风景区,“文革”时建了个树脂厂,工厂烟囱要与宋代“长庆寺塔”比高低。又如屯溪三江汇合处的牛壑低,宛如上海外滩公园一样,为城市空间视廊交汇处,清华大学将其规划为“公共绿地”,这无疑是城市画龙点晴之笔和最佳选择。然而令人震惊的是,这里后来竟然建起了一座高达19层的“花溪宾馆”,从三个方向将所有视线挡死。专家教授无不批评“这是插在屯溪心脏部位的一把尖刀”。现在有人又打着“建设新农村”幌子,大张旗鼓地进行乡村规划和建设,将徽州文化传统的理念和遗存的精华撇在一边,无知中割断了历史文脉,完全抹去了宝贵的徽州“乡村记忆”。这些年来,乡村中那些粗劣的“马赛克”、“水泥盒”作品、杂乱无章建筑,破坏了古村落的自然和谐,也给徽州文化区域生态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3、民间保护文化的自觉性差,加快了徽州文物流失的速度

古徽州由于山水阻隔,如世外桃源,历史上除太平军乱外,少有战祸,这种文化及其载体隐于一隅,再加上徽州人文化素质较高,对文物、文化的保护意识强,即使是“文革”的十年浩劫,也有许多历史文物资料被保护下来。目前仅黄山市境内,1795年以前的徽州古代地面文物如古牌坊、古祠堂、古民居、古桥、古塔等就留存4700多幢。特别是古代徽州的大量文书的保留和发现,更被称为一大奇迹,被各博物馆、图书馆、大学、研究所收藏的就超过10万件。可由于民众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不高,唤起民间文化自觉性不够,导致很多代表徽州灿烂历史文化的皖南古民居和徽州文物遭受人为破坏和流失严重。乡村偷盗徽州文物的事件时有发生,许多徽州民居门楼被挖得满目疮痍,很多古建筑的砖雕、木雕也被洗劫一空。这些年,流失的徽州三雕珍品、徽州文书等徽州文物更是不计其数。一些人(包括那些欲在皖南收购古民居的富人和文物贩子)则钉紧了徽州古村落、徽州古建筑、徽州文物等可以“发财致富”的宝贝,对徽州文化区域生态行进着触目惊心的破坏,许多幢徽州古民宅离开了徽州故土。今年,上海宝山区罗店镇正在建设中的卫斯嘉生态休闲公园,就从皖南的休宁、歙县、屯溪等地整幢“搬迁”了12幢徽派古建筑精品。长三角地区一些大城市的房产商,大肆收购皖南徽派古民居构件来装饰私人别墅庭院已不是新鲜的事。文物专家指出,让徽派古民居在异乡“圈养”,无异于文物倒买。

4、保护资金短缺,皖南徽派古民居损毁日益严重

以古徽州为核心的皖南地区有着浓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散布着大小5000多个古村落,拥有徽派古民居7000处以上。徽州古民居的数量之多,建筑风格之美,是全国任何一个地区都无法比拟的。在我国有史以来的民居建筑中,徽州民居是一座当之无愧的高峰。皖南古民居大多经历了几百年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损毁日益加重,出现了倒塌、破损、无人拯救修缮等严峻现状,加上古民居维修技术要求非常高,维修投入的资金要超过同面积新建住宅,特别是木构件的保护和防腐问题无法解决,给维修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