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关于徽州文化保护和开发的调研报告(4)

时间:2009-12-09 13:21来源:民盟安徽省委 作者:民盟安徽省委会调研组 点击:

三、几点建议

1、客观认识徽州文化,重视徽州文化生态区域整体保护

首先,徽州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徽州文化作为中国特定历史、地理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完整地保留了儒学色彩厚重的中国汉民族传统农耕文化的精髓,同时也揉入了18世纪资本主义萌芽后中国商业文明的进取因素。经过数千年的蒸育胚变,“商成帮、学成派、名人成群”,地域特色鲜明。这是在长期相对稳定和独立的地理文化单元中,在一种超稳定的社会历史结构中,在“儒风独茂”的特殊文化氛围中,逐渐形成的特色文化。离开这个特殊地域环境,缺少这种特定的历史文化氛围,割断这种一以贯之的历史文脉,就没有“徽州文化”可言。所以,徽州文化的保护,最为重要、最为紧迫、最值得关注的,是对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整体保护。一个徽州古村落,一处徽州古民居,一块徽州精美木雕,固然需要保护,但是这种保护,如果离开了“徽州”这个特定的人文生态环境,其实是一种剥离,那也不过是收藏了一个“古董”而已。

其次,徽州文化又决不仅仅是一种地域文化。由于古徽州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中原移民的特别历史变迁情况、宋以来程朱理学的特别影响以及徽商文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广博吸纳,徽州文化本质上是中华儒学文化的厚实积淀、标本和缩影,徽州文化是宋以来特别是明清时期中华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再现了宋以来汉民族民间社会生活实态。这一特点,使得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整体保护有其重大的特殊的意义。

第三,徽州文化不可能代替安徽文化。目前,我国特别是我省的徽州文化研究工作还很薄弱,宣传的力度还很不够,徽州文化的社会认知度很不高。随着徽州文化在国内外声誉的提高,可能是出于对安徽发展需要的考虑,一些人努力将“徽商”泛化为安徽之商,将“徽菜”泛化为安徽之菜,将“徽戏”泛化为安徽之戏,还有人想当然地将安徽人简称为徽人,总之将“徽州文化”泛化为安徽文化的“徽文化”,将“徽州学”泛化为安徽之学的“徽学”。对徽州文化中一些特有学术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随心所欲地进行“诠解”和“阐释”,通过曲解从根本上消融了徽州文化区域生态的客观存在。不错,徽州文化是安徽地域文化的一部分,但它无意、也不可能代替整个“安徽文化”。今天,一些人漠视徽州文化的特性,泛化曲解徽州文化,不利于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整体保护。

2、淡化行政区划概念,打造徽州文化资源的大旅游航母

由于种种原因,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徽州文化地域被人为和错误地肢解,徽州文化资源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现在作为行政区划意义上的徽州已不存在了,但作为一个文化的概念,他不仅包含过去的一府六县,而且还包含徽州文化产生过较大影响的一些地方。而多年来,一些人主张的很得人心的建立“大徽州”构想,可能在目前实现的概率极小。只有一个泛徽州旅游经济圈团结起来,那么无穷无尽的徽州文化才有绝对的竞争力。因此,调研组认为应淡化行政区划概念,打破在徽文化旅游中的人为障碍,跨区划整合徽州文化资源,构建徽文化资源开发的协调机制,全方位地调配和合理发掘徽文化品牌产品,形成特色文化旅游经济区,打造徽州文化大旅游航母,以求发挥徽州文化世界级品牌最大的旅游经济效益,进而推动皖南这一地域的全面发展,增强这一地域在融入长三角、参与新世纪国际竞争的份量。黄山市组构的“7十3”模式值得借鉴。所谓“7+3”,是一个大徽州文化旅游经济跨区域实体概念,即徽州文化地域基本属地的黄山市三区四县(歙县、黟县、休宁、祁门、徽州区、屯溪区、黄山区)加上历来属于和基本上属于徽州文化地域的江西婺源县、宣州市绩溪县、旌德县。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