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关于徽州文化保护和开发的调研报告(5)

时间:2009-12-09 13:21来源:民盟安徽省委 作者:民盟安徽省委会调研组 点击:

3、拓展融资渠道,多方筹集徽州文化保护和开发资金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和省里非常重视徽州文化的保护,逐年加大了对徽州文化遗存的专项保护基金投入。尤其黄山市,近几年累计投入资金一亿多元,抢修保护重点文物古迹200多处,新建地方博物馆和徽州文化主题公园20多处,在保护、开发和传承徽州文化方面取得了较大的成绩。黄山市所辖的一些县(区)也加大了保徽、改徽、建徽力度,基本上做到了保护中有开发,开发中重保护。比如,徽州区在新农村建设中,把当地的传统文化元素融入农舍建设,从2006年开始,投入1000多万元,对所属40多个村庄中的现代建筑进行徽派风格改造。目前,徽州区对现代建筑的徽派改造工作已经完成90%以上。今年,歙县投入2千多万元把一千余幢和徽派建筑风格不协调的平顶房作了徽式建筑风貌改造,进一步突出了徽州古城的徽风徽韵。由于徽州文化遗存点多面广,自然毁损和流失严重,仅靠政府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应拓宽融资渠道,多方筹措保护与开发资金。保护徽州文物,民间资金的参与是一条可行之道,也是非常必要的,除了就地保护与异地保护外,认领保护就是利用民间资本的一个新的举措。最近,黄山市出台《皖南古民居认领保护办法》,值得借鉴和推广。该保护模式既有利于吸纳社会资金参与文物保护,破解“经费不足”这一文物保护难题,又能唤起全社会的文物保护意识,为原地整体保护皖南古村落贡献力量。为更好地融纳民间资金,调研组建议:(1)完善认领保护办法和鼓励措施,增强实际操作中的灵活性,促进认领工作顺利开展。(2)广泛宣传,政府牵头,多组织一些公益筹集善款的活动,满足一部分徽州文化的爱好者和传承者以及广大弘扬社会美德者的愿望。(3)政府应鼓励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实体和个人,以商业运作开发的方式,或者以合作经营的方式,吸引更多的保护与开发徽州文化的资金。(4)做好结合,广泛开展村民自筹资金的工作。比如,祁门县历口镇环砂村将“改徽”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整治环境相结合,与挖掘目连戏等传统文化相结合,与发展旅游经济相结合,大力推进“改徽”工作。“改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该村通过村里补贴与村民自筹相结合的方式来筹措资金,即:村里出资建“马头墙”,配套工程村民自筹。(4)适当利用外来资金进行先期保护的启动和旅游经营承包方式运作。当地政府可引进一些外来企业投资,采取承包经营方式,买断古村落的旅游经营权。借助这些企业投入的资金,整治古村落的基础设施,修缮古民居,兴建旅游接待服务配套设施等,通过旅游门票收入,获取利益,为古村落的保护带来了双赢效果。如宏村、南屏、关麓被北京中坤集团公司承包,为这些古村落的保护利用带来了勃勃生机。

4、增强珍视意识,坚持“徽”味的人文旅游资源的开发和保护

调研组认为任何徽州文化人文旅游资源的开发,都应增强珍视意识,必须坚持“徽”味,不可忘记“徽”字,而任意为之,搞相当然地开发,破坏徽州文化生态区域的完整性。每一处徽州文化人文景点的开发,都应充分了解和把握其独特徽州文化内涵,准确把握其徽州文化实质,决不可游离于徽州文化之外,搞什么急功近利的商业性“创新”。当年棠樾女祠内“观音投币”一类点子遭人非议,开发新安江小鹅小鸭划艇,南屏改祠堂为“染坊”,西递“抛绣球”很可笑地入选“十大民俗”等等,就出现了认识上的偏差,没有坚持“徽”味,为吸引游客眼球,增强旅游收入,搞想当然的商业炒作,被许多专家学者所反对。事实证明,离开“徽味”的开发,不仅达不到效果,还会带来不少后遗症。比如,黟县西递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素有“桃花源里人家”之美称,整个村落呈船形,四面环山,两条溪流串村而过,村中街巷沿溪而设,生态空间自然流畅,动静相宜。可有人却觉得村中缺水影响旅游兴旺,在既没有报文物保护部门审批,也没有合理规划设计前提下,就人为地、想当然地挖了一口池塘,不仅破坏了传统生态空间,还自毁了风水。据说,以前西递的旅游收入高过宏村十倍,现在反而不如宏村了。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