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垓下故址考辨——与陈可畏同志商榷

时间:2009-12-25 15:3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马道魁 点击:

陈可畏同志在《中国史研究》1998年第2期上发表了《楚汉相争的垓下究竟在今何处》的文章(以下简称“陈文”),否定了史学界比较公认的垓下在灵璧的定论,提出了垓下在陈县(今河南淮阳)北部的新论点。这对于启发人们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是有好处的,但是其论点和论据令人难以信服。现将个人的认识提出来以求教于陈可畏同志及其他史学界的专家、学者。

一、关于《汉书》及其注解

要弄清垓下故址究竟在今何处,首先必须读懂《汉书·地理志》及诸家对《汉书》有关篇章的注解。“陈文”否定垓下在灵璧的主张也是首先从否定《汉书·地理志》的记载开始的。

班固的《汉书·地理志》对垓下故址记载得非常明确。他在洨侯国”下面记云:“垓下,高祖破项羽处”。洨县故城在今安徽省固镇县(1964年以前属于灵璧县)东,沱河南岸,其北岸有垓下故址,属灵璧县。对此,后人多不持疑。只是唐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提出了垓下在亳州真源县(今河南省鹿邑县)东十里的说法,且又自相矛盾,在《项羽本纪》中又注曰:“刘贾入寿春,引兵过淮北,屠城父,而东北至垓下”,否定了自己垓下在鹿邑的主张。如果垓下在鹿邑,理应注为“而西北至垓下”。这说明张守节对这个问题是拿不准的。近人苏诚鉴先生曾为证明“张说”而发表了《垓下战场在河南而不在安徽》一文(见《安徽师大学报》哲社版1979年第2期),所列论据也难以服人。

我认为,班固的《汉书》对垓下故址的记载是正确的。东汉、魏、晋以至于唐许多注解《汉书》的学者,没有一个提出怀疑。其中有两位值得特别注意的人物:一是应劭,二是如淳。应劭是东汉末年南顿人,曾任肖令,时距楚汉相争较近,其家乡又与陈郡南境相接,知识渊博,著述很多。他对陈郡附近的地理状况、历史掌故当有所了解。如淳曾任魏陈郡丞,是陈郡重要的地方官员,对陈地情况更为熟悉。他们二人对《汉书》的注解颇多。仅《高帝纪》就有“应注”58条,“如注”53条”;《项籍传》有“应注”6条,“如注”10条;《地理志》沛郡下有“应注”5条,“如注”1条;淮阳国《即秦陈郡)下有“应注”1条;可见他们注书态度之认真,材料之丰富。然而偏偏不见他也们二人有“垓下在陈”的片言只字;相反,应劭在《高帝纪》“十二月会垓下”注曰:“垓音该”;在《地理志》沛郡洨,侯国,高祖破项羽处”下面注曰:“洨水所出,南人于淮。”这既说明应劭对垓下是十分注意的,同时也说明应劭是同意班固对垓下在沛郡洨县的记载的。无可否认,“应注”与“如注”有较大的权威性。他们对垓下在沛洨不持疑义,正说明陈县无垓下故址。

二、关于古代其他地理学著作对垓下故址的记载

除《汉书·地理志》以外,我们还可以从刘昭补注的《后汉书·郡国志》对陈国的记载得到佐证。刘昭注云:“《帝王世纪》曰:庖牺氏所都,舜后所封。《左传》僖元年,会于柽;杜预曰:县西北有柽亭。《尔雅》曰:丘上有丘曰宛丘。陈有株邑,盖朱襄之地。《博物记》曰:邛地在县北,防亭在焉。《诗》曰:邛有旨苕,防有鹊巢。”其对陈县历史掌故之注解可谓甚详,惟独不见有垓下在陈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片言只字。这恰恰证明垓下确实与陈县无干。

此外,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淮水条云:“洨水又东南流,经洨县故城北,县有垓下聚,汉高祖破项羽所在也。”《元和郡县志》云:“垓下聚在今宿州虹县西南四十五里。”《太平寰宇记》云:“垓下聚在今宿州虹县西南五十里。有项王庙。”《大清一统志》云:“垓下聚在今凤阳府灵璧县东南’。陈可畏同志置上述诸多记述于不顾,擅断垓下在陈县,实在令人费解。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