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代皖籍科学家的光荣与梦想

时间:2010-01-20 09:0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石云里 点击:

从清初开始,安徽涌现了一批以探求自然知识为己任的学者,形成了延绵二百余年的皖派科技传统,引领了清代科技的发展方向,促进了民族科技的空前繁荣,同时也造就了安徽文化中独特的科技底蕴。今天,回顾他们的光荣能激励我们的自信与自强,重温他们的梦想能激发我们坚持创新的恒心与力量,而反思他们的经验与教训,则可以为我们提供发展科学技术的前车之鉴。

光荣篇——成就与影响

据统计,从春秋到1840年的两千多年里,安徽可考的科技人物共有245位,其中清代共计136位,占总数的一半以上。清代安徽科学的兴起与发达,主要得力于方以智和梅文鼎两位大师,他们的成就也最能代表安徽科学曾经的光荣。

方以智(1611-1671)生于桐城的一个官宦书香世家,是名副其实的百科全书式学者,二十岁出头就已经小有名气,在文学、艺术、儒学、佛学、道学、考据学、哲学和科学方面都赢得了很好的身前身后名。他的《物理小识》是一部重要的科学百科全书,共12卷,涉及天文、历法、地理、气象、生理、医药、工艺、化学、物理、矿物、植物以及动物等众多领域,记录了前人、西方人和他自己对自然的观察和研究的结果,其中不乏令人钦佩的洞见。例如,书中把光的产生与传播看成是气的摩荡与转应,形成了一套关于光本质的中国式“气光波动学说”。

不过,方以智对科学研究方法的论述更具价值。他把科学研究分作两个层次:一是 “质测”,即通过对事物的观察、测量与计算来分辨其性质,把握其倾向,推测其变化规律;二是“通几”,即探索事物背后的支配性原理;“质测”是“通几”不可缺少的基础,而“通几”则可以达到“质测”所达不到的深度。英国实验科学之父培根(1561-1626)也把科学分两个层次,即对事物特殊规律进行经验性研究的物理学,以及对永恒不变的一般性自然法则进行推求的形而上学。有人把方以智称为“中国的培根”,看来并非没有道理。

方以智还强调怀疑精神,认为只有“疑至于不疑,信至于不信”才能达到“信之至”的可靠知识。法国理性主义哲学家笛卡尔(1596-1650)也曾提倡把怀疑论作为科学研究立足点,认为只有怀疑达到不可怀疑,才能达到确定无疑的知识。方以智的观点与此颇为相似,以致被当代研究者称为“彻底的怀疑论者”。

方以智同他的父亲、儿子和弟子共同形成了一个自然哲学学派,他们的科学实践和主张在当时影响卓著,受到黄宗羲、王夫之等大思想家的极力推崇,连梅文鼎都自称是他的 “私淑”弟子(即通过自学而没有登堂入室的弟子)。18世纪后期,这个学派的著作先后传入朝鲜和日本,产生了重要影响。

与方以智相比,宣城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梅文鼎(1633-1721)应该算是大器晚成,27岁才开始学习天文历法。不过,他却活到了89岁,最后共完成天文学著作64种,数学著作27种,其规模和深度非常人所能及。而且,比方以智幸运的是,梅文鼎遇到了一位精通天文学和数学的君主,也就是康熙皇帝。

1702年,名臣李光地将梅文鼎的《历学疑问》一书进献给这位皇帝,得其亲加批语发还。两年后,康熙皇帝在年南巡时专门召见了梅文鼎,三次与他行了长时间交谈,并亲笔为他题写“绩学参微”匾额(意思是:精心治学,参悟奥旨),还亲口称赞他是少见的数学和天文学人才,使一位布衣科学家获得了当时所能得到的最高荣耀。几年后,康熙皇帝又把梅文鼎的孙子梅珏成召入内廷,并赐给他进士功名,让他承担皇帝亲自主编的《御制律历渊源》的纂修工作,使梅文鼎的许多成果得以被写进这部官修的科学大典。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