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从刘铭传治台看其战略防御思想

时间:2010-02-09 11:32来源:华夏经纬网 作者:戚俊杰 刘玉明 点击: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法国在侵占越南的同时,也把侵略目标指向中国东南沿海,台湾岌岌可危。刘铭传奉诏以巡抚督台湾军事,率军同侵台法军血战八个月,力保台湾。次年,台湾建省,刘铭传首任巡抚。刘铭传治台凡七年,加强海防、开山抚番、办理清丈、修筑铁路等等,始终是“殚竭血诚”,“妥为办理”。这不仅表明他业绩之卓著辉煌,而且也

体现了他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择其要者如次:

一、对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台澎特殊的战略意义的认识

地理环境是构成战略诸要素中的重要因素之一,特殊的地理环境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刘铭传深谙此理,他刚到台湾就向上奏道:“窃维台湾孤悬海外,为南北洋关键,矿产实多,外族因而儇伺。”(1)他在《法兵已退请开抚缺专办台防折》中也说:“台湾为东南七省门户,各国无不垂涎,一有衅端,辄欲攘为根据。”(2)可见,在刘铭伟看来,由于台湾“孤悬海外”的特殊地理位置与地理环境所决定,所以它不仅成为中国东南沿海各省的门户锁钥,而且也是南、北洋的枢纽。因之,台湾防卫力量的强弱,不仅关乎到东南沿海各省的安危,而且也无时不牵动着一些帝国主义者的心思。

对于澎湖,刘铭传认为:“臣到台一年,纵观全局,澎湖一岛非独全台门户,实亦南北洋关键要区。守台必先守澎,保南北洋亦须以澎、厦为筦钥。”显然,在他看来,澎湖虽小,其战略意义却断不可小视。尤其从军事战略全局的角度观之,澎湖列岛的战略价值一点也不亚于台湾,甚至是台湾安危之所系。如果说台湾是中国东南海疆安保体系的关键的话,那么,澎湖又是台湾防御体系的关键。

既然台、澎的军事战略意义如此重大,作为“渥承恩命,督办台军,旋授福建巡抚(后又任台湾省首任巡抚――引者),受命于战阵忧危之际”(3)的刘铭传,虽然“宿患目疾”,更加上“到台后,瘴气风雨,昏障益深”(4)。同时,又有台、澎远阻重洋,孤悬海上的特殊地理条件造成了诸多不便。但他始终坚持“以台保台”的方针,殚竭血诚,全方位地加强台、澎的防御体系建设,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不仅时人赞之曰:“盖公一生血性,既已身当台难,必思安治台地,以自有之利,办自守之防,不至仰人接济,然后可保七省门户,以快其心计”(5),而且日本人也为之震惊。“甲午之战,西报言日议院闻公出则大惊,已,闻其不出也,则大喜,曰:刘某不出,吾无患矣。:(6)足见刘铭传督办台、澎军事成就之卓著,影响之巨大。

二、全方位的防卫观

刘铭传积极的战略防御思想是建立在他对鸦片战争以来国际国内形势的科学理性认识的基础之上的,他早在光绪六年(1880年)在《筹造铁路以图自强折》中就提出:“中国自与外洋通商以来,门户洞开,藩篱尽撤,自古敌国外患,未有如此之多且强也。彼族遇事风生,欺陵挟制,一国有事,各国环窥……我以积弱不振,不能不忍辱含垢,遇事迁就,不惜玉帛以解兵戎。然而和难持久,财有尽期,守此不变,何以自立?”(7)敌国外患之所以从来未有如此之多且强,原因固不可归为一端,而当时中国的“积弱不振”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作为东南海疆锁钥的台湾正是当时中国“积弱不振”而导致敌国外患日益加甚的缩影。时人陈澹然在其为《保台略》所作叙中写道:“公(刘铭传)既至,淮军至者才六百,合湘、土诸卒,不逮四千人。连奏乞江、闽兵轮,皆不至。炮台仅五炮当一面,台势且乖。”(8)如此薄弱的防卫力量,如何能抵敌得过船坚炮利的法国侵略者。若不是刘铭传率领台湾广大爱国将士浴血拼战,台湾必陷无疑。

光绪十一年(1885年),中法战争事息,但刘铭传并未因此麻痹松懈,盲目乐观。他认为“今大局虽云粗定,而前车可鉴,后患方殷”。因为,“设防、练兵、抚番、清赋诸大端,均需次第筹办”(9)。刘铭传既能把因“积弱不振”而导致法国侵略者入侵的教训引为借鉴,又对台湾的危机后患作了充分地估计,表明他积极防御的战略主张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台湾危机日益加剧的客观形势所决定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