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吴汝纶与清末学制

时间:2010-02-19 14:3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未知 点击:

摘要:通过对吴汝纶的《东游丛录》与癸卯学制的比较,试图发现吴汝纶及其《东游丛录》究竟在哪些方面影响着清末学制改革的。另外,《东游丛录》不仅是当时日本教育的百科全书,也是清末学制改革的优秀范本,从中折射出清末学制改革的特点。

关键词:《东游丛录》;吴汝纶;清末;学制

吴汝纶(1840-1903),安徽桐城人,字挚甫,同治进士,著名的桐城派古文家,曾师从曾国藩,成为曾门四子之一,受李鸿章重用,成其幕僚。《清史稿》称当时清末大政“常决于国藩、鸿章二人,其奏疏多出汝纶之手。”?他也任过直隶冀州知州,在其任内“其治以教育为先……民忘其吏,推为大师。”吴汝纶不仅国学造诣深厚,也颇重西学,曾言:“文者,天地之至粹,吾国所独优,语其实用,则欧美新学尚焉。博物、格致、机械之用,必取资于彼,得其长乃能共竞。”吴汝纶便是以这样的背景和见识在清末教育改革和学制制订过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对清末教育的发展方向起了一定的影响。

一、吴汝纶日本教育考察概况

清末学制是晚清政府“新政”的一项重要内容和成果,它是在受到吴汝纶深刻影响的情况下制订的。张百熙出任管学大臣后,立即着手三件事:选聘人才,派官员出国考察教育和制订全国性的学制章程。首先,选聘当时学界声望颇高的吴汝纶为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因已绝意仕途,对总教习一职“坚持不就”,张百熙“具衣冠诣汝纶,伏拜地下曰:‘吾为全国生徒求人师,当为全国生徒拜请也,先生不出,如中国何?’汝纶感其诚,勉起应诏。”

1902年吴汝纶以清朝五品大员的身份开始他的日本之行。经过对日本教育的翔实考查,吴汝纶写成了教育考察成果和教育见解的《东游丛录》。《东游丛录》内容丰富,包括文部听讲、游览日记、各学校所赠图表、教育家谈录、学士大夫时惠书札,这几乎是记载日本教育的“百科全书”。该书全面介绍了日本的教育制度、教育思想和发展教育的具体方法措施,为清末教育改革提供了翔实而具体的材料,并为以后学制制订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蓝本。此书也受到日本人的推崇,日本东京报纸评论时认为,像这样精详叙述日本教育维新以来教育改革的著作,即使由日本人来写也“莫能逮”。《日本朝日新闻》也赞扬这部书“于吾学制次第集录极佳,在吾国人亦极有用”。吴汝纶于1902年9月结束了对日本的教育考察回国后,即将这本颇受日本人赞誉的《东游丛录》交管学大臣张百熙“以备采择”。《东游丛录》成为清末制订学制的重要参考文献之一,从而也奠定吴汝纶在教育史上的地位。

二、吴汝纶及其《东游丛录》对清末学制的影响

壬寅学制是在管学大臣张百熙的主持下制订的第一个学制,吴汝纶对它的制订有影响。张百熙在请吴汝纶出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时曾向其许诺“一切章程,待酌就大概,仍由挚公核定”。但在朝廷催促下学制已于吴汝纶考察回国之前上奏了。故吴汝纶没有直接参与壬寅学制的讨论和制订,也没有成为最终的核定者。张百熙没有实践他的诺言,但这一承诺已足见他对吴汝纶的看重,因此吴汝纶的关于教育方面的意见对张百熙应具有积极的影响。在日本期间,吴汝纶写了许多信函回国,不仅传递回收集到的日本教育方面的情报,也发表着学制制订方面的意见,正是通过寄回的信函影响着张百熙及其大学堂同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汝纶影响了学制制订,但是,由于吴汝纶在日本考察无法直接参与学制的讨论,他通过信函所传回的信息和对学制的观点很少反映在壬寅学制中,能表现出他对壬寅学制内容有明确影响的可能仅在于他代其他大学堂同仁收集教科书、建筑模型、图纸以及各种学校规则上,这对学制中一些规则的制订有参考作用。

吴汝纶虽然不能直接参加壬寅学制的讨论,有效地影响壬寅学制制订,但他的许多观点却影响了癸卯学制的制订,特别是他的考察日本教育的重要成果《东游丛录》更是癸卯学制制订的一部重要参考文献。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