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吴汝纶教育思想--兼与"中体西用"教育思想比较

时间:2010-02-19 15:22来源:老顽童网站 作者:吴昭谦 点击:

(一)

一代巨师仙去也,二度梅开溢光彩。怎能预料得到呢?在吴汝纶百年冥辰之际,我们能济济一堂来缅怀他光辉跃眼的一生,学习他对后世的遗泽风范,并评估他的道德文章,重新厘定他的历史地位和人生价值。

在合肥的"安徽名人馆"中,吴汝纶一度曾只是与桐城派文学大师方苞并列的大文豪而陈列的。他被作为中国近代教育的启蒙大师和开拓先锋的形象,还只是近20年才被"开光"的。笔者自80年代末期开始研究吴汝纶在近代科学传播中的贡献,在省内外先后刊发了有关吴汝纶成就与事迹"亮点"的长长短短的文章共约20多篇。其中《吴汝纶对传播西方地学之贡献》一文,曾作为15届国际地质科学史讨论会论文而获得好评,此文后来多次被有关书刊收录转载。有的朋友问我,你如此反复赞扬吴汝纶,莫非出于家族感情。应该说在开始时也可能是一种诱因。但当我后来更多地阅读他的著作时,就感到有一种不可摆脱的磁力,同时也产生一种不可不写的冲动。现在来看,我所发表的有关吴汝纶的文章还很不够,很好膚浅,今后还有很多课题需要深掘细探,而宣扬普及吴汝纶精神,也还有很多文章可写。

吴汝纶在我国近代教育史作出的开创性业绩,已为人公认。他破归立新,勇于实践,始终如一地遵循自己逐步创立的全新教育思想,从宏观的教育制度、学制、课程,到微观的推广普通话、"省笔字",都率先超前地提倡。最近的中央电视台还称颂他是全国推广普通话的开山老祖。对他来说,虽是"小菜一碟",但贵在先知。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这样的先知先觉先行者,实为罕见。

年前,《吴汝纶全集》已经出版,为吴汝纶思想的传播及研究提供了可贵的文献依据。我们一方面还要继续搜寻有关吴汝纶的史料、轶闻、言论、楹联杂著;更重要地需要从多层次、多角度、多侧面来探讨研究他的时代背景,与当时诸名人的关系、学术思想渊源,对后代教育学以及其他学科的影响,并结合现实,以利"古为今用",对现在的教育事业发展起良性效应,为今后培养新型人才继续发挥作用。

(二)

大家知道,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中有一个广为人知的"中体西用"思想观点。它原本是19世纪60年代之初出现的清末众多学者名流不约而同的一种维新思想,后来被移花接木地成为张之洞为代表人物的一种思想观点。开始时本是为洋务派改良运动兴办实业服务的,后来也成了清末教育思想的一个主流。它的本意是中学为"主"、"体",西学为"辅"、"用"。张之洞于1898年的《劝学篇》中提出"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在这之前的1896年,状元出身的寿县人孙家鼐在为开办京师大学堂上的奏折中即写道:"自应以中学为主,西学为辅;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说什么"以中学包罗西学,不能以西学凌驾中学。"

"中体西用"这一思想潮流在清末广为流传了30多年。吴汝纶博览群书,手不释卷,岂能不知;况且张之洞、孙家鼐、梁启超等名流的声誉地位又多在他之上,岂敢不和。但是生性刚强执着、善于独立思考的吴汝纶并不随声附和,在他的文集和诗语中从未有"中体西用"的蛛丝马迹。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吴汝纶24岁中进士,是科举制的既得利益者,又算是深沐皇恩的人。但他出生之日,即鸦片战争开始之年。他目睹清廷腐败黑暗,人民思想禁锢不化,其总根源除了封建的金字塔社会结构外,思想教育太落后陈腐是一大病根。他认为救国救民必须从教育入手。他传承了清初顾亭林最早关于取消科举制的构想,坚决主张废除科举制,而张之洞等人还在奏析中调和妥协,主张"学校与科举并存",实际上还是维护旧的教育制度,搞一点"西学"当花瓶,同时为他们自身办实业,创一点"经济效益"而已。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