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大别山红色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现状、问题及对策(10)

时间:2010-02-23 08:42来源:中红网 作者:卢丽刚 点击:

有的地方政府和旅游主管部门法律意识淡薄,功利思想严重,片面地追求旅游经济效益,过分地掠夺文物资源,在革命旧址控制范围内肆意地建饭店、购物商店,盲目地开发旅游产品,从而导致革命文物周边环境遭受到严重破坏,使革命文物置身于商业的笼罩下,失去了原来历史风貌,导致缩寿减岁。在河南省新县,2005年8月15日《人民日报》就曾经《“红色文物”亟待保护》为题报道过“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鄂豫皖省苏维埃政治保卫局旧址大门,各种‘烧烤、卤乳鸡’的招牌赫然醒目,而雕满花纹的墙上,蜘蛛网似的电线纵横交错”。2008年12月中旬,课题组成员到现场调研发现,该旧址位于新县县城首府路上。从旧址大门口挂的石牌可以看出,该旧址是由新县人民政府于1996年12月确立为新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非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当然,《人民日报》上述的“烧烤”等情况依然如故。不仅如此,课题组成员还发现该旧址门口上方还挂着“花店年画批零部”的红布招牌,旧址大厅里面摆满了正待出售的年画。据年画店的老板说,年画店是从县文管部门租来的。

有些地方政府将建设新农村简单理解为向城市看齐,忽视本地实际情况,盲目照搬城市,“克隆”城市,以损害革命文物为代价进行破坏性建设。在散落民间的革命文物中,有极少部分被列为国家或省、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各方面原因,仍然有大量珍贵革命文物未被发现,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范畴。一些基层领导认为保护革命旧址,就会影响整个农村的村容村貌,妨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程,革命文物遭到自然损害或认为损害的现象时有发生。

有的乡镇按照规划建设要求,虽然将革命文物进行了翻修,但没有按原貌“整旧如旧”地进行保护修缮,修葺计划和工程设计方案,没有征得上级主管部门专业人员的意见,缺乏专业技术指导,擅自添建、改建,破坏了原有建筑的风貌。有的文物修葺工程,因民间组织修建,未能由文物保护工程资质的单位承建,影响了文物保护单位修葺工程的质量。在河南省新县箭厂何乡,有一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后方总医院旧址,属于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课题组成员到现场调研时发现,旧址无法找到,只见一尊高大的石碑,石碑上写着旧址的名称,石碑旁边却是一所医院,医院大门口挂着两个牌子:一个牌子写着“新县箭厂河乡卫生院”,另一个牌子写着“仁和希望医院”,医院内有一栋两层的楼房,目前看来是医院的门诊和住院楼。据该医院的一名医生介绍,这栋楼就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后方总医院旧址改建而来的。一些乡民甚至一些地方基层干部对于这样的“改建”行为不仅无动于衷,反而振振有词:“那些破破烂烂的旧房子保护起来干啥,改建了还能派上用场”。“这也保护,那也保护,还怎么发展?”。

6、一般来说红色景区客源市场相对狭小,旅游时间相对集中,影响了大别山红色景区的长远发展

红色旅游是以红色资源为依托以红色文化为核心,游客中大都有相同的旅游动机,即单位组织或个人自发来学习、瞻仰革命胜迹及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或者有在大别山战斗革命过的战士亲属及其后代,他们来追忆和感受先辈在争取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的艰苦岁月中的斗争精神和他们建立的不朽功绩。或有研究大别山革命斗争史及革命精神的专家学者实地考察。和一般的旅游景区相比,客源市场相对狭小。而且,红色旅游活动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国家政策引导与重大政治事件纪念日宣传的影响。因此,如果大别山红色旅游只以单纯的红色景观作为吸引游客的唯一招牌,那么在红色旅游的低潮期,极可能造成红色资源的极大浪费。


顶一下
(11)
84.6%
踩一下
(2)
15.4%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