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汪伦身份辨疑

时间:2010-04-11 23:06来源:皖南晨刊 作者:秩名 点击:

天宝十二年-十四年(753-755),唐代诗人李白隐居宣城、往来江左时期,曾应邀至泾县桃花潭一游。几日游览,终将离去。兰舟待发之时,忽闻岸上踏歌声起,好友汪伦设祖席与之

饯别(唐汝询)。酒酣之际,诗人唱出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千古绝唱《赠汪伦》。

汪伦何许人也?自从泾县发现了《汪氏宗谱》,关于他的身份的研究热闹起来,一时成为地方“显学”。关于汪伦的身份,至今有三种说法。一是“豪士说”,清袁枚主此说;二是“县令说”,部分人根据《汪氏宗谱》“汪伦”条所载,认为汪公出身名门,世代为官,己为泾县令。三是“酿酒村人说”,这是传统说法。哪一种说法正确或接近正确呢?

我们先看第一种说法-“豪士说”。袁枚《随园诗话补遗》卷六:

唐时汪伦者,泾川豪士也,闻李白将至,修书迎之。诡云:“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李欣然至。乃告云:“‘桃花’者,潭水名也,并无桃花。‘万家’者,店主人姓万也,并无万家酒店”李大笑,款留数日,赠名马八匹、官锦十端,而亲送之。李感其意,作《桃花潭绝句》一首。今潭已壅塞。张惺斋炯题云“蝉翻一叶坠空林,路指桃花尚可寻。莫怪世人交谊浅,此潭非复旧时深。”惺斋乃诗人槄园汝霖司马之子,落笔绰有家风

《随园诗话》是袁枚阐发“性灵说”的理论专著,其中有很多文坛掌故,文人佳话。不过,这些掌故佳话,袁翁并未注明出处,真实性有待考证。故此,将它们当作饭后的谈资,可;当作史料,则须辨而用之。“汪伦”条,则应辨而用之。首先,“欵留数日,赠名马八匹、官锦十端,”这与李白性格不符。李白是“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侠义士,他要名马和官锦作甚?难道是老而变节,想买个门面房,安度晚年?其次,关于桃花潭是否存在的结论失考。袁枚据张炯诗断定桃花潭“已壅塞”。可是,时至今日,桃花潭上下游仍与青弋江相通。可见,汪伦也好、桃花潭也好,都是袁老先生道听途说,没有实地调查。名人名著,也不可尽信。

那么,“县令说”能成立吗?初看好像言之有理,持之有据,但经不起推敲。笔者以为疑点有三:第一,汪伦曾任泾县县令,只见于《汪氏宗谱》,而不见于其它史书。地方志如《泾县志》、《宁国府志》,《江南通志》等,均未见记载。所以,“县令”之说,尚需它证。第二,《汪氏宗谱》称汪伦于开元、天宝间,为泾县令(转引自李硕人《桃花潭水深千尺》,《太白楼诗词》2009年第一期),具体年份不详。而《赠汪伦》作于天宝末年。此时,汪伦已离任居住桃花潭。对于李白而言,汪伦“金盆虽旧,却分量还在”。李白不可能直呼其名。我们也想象不出离休县令与一群村民连手而歌,踏地为节是怎样一幅场景。第三,此诗之题与李白其它赠酬诗题目,也不尽一致。李白在宣城所作之赠酬诗,以赠酬物件分为三类:一类,是赠与地方官的:《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郎》、《赠宣城赵太守悦》、《泾溪东亭寄郑少府谔》、《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宣州九日,闻崔四侍御与宇文太守游敬亭,余时登响山,不同此赏,醉后寄崔侍御二首》、《寄崔侍御》、《游敬亭,寄崔侍御》、《泾溪南蓝山下有落星潭,可以卜筑,余泊舟石上,寄何判官昌浩》、《送韩侍御之广德》、《宣城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宣城送刘副使入秦》、《江上答崔宣城》,等等。即使赠与自家兄弟,也不忘对方有一官半职:《赠从弟宣州长史昭》、《寄从弟宣州长史昭》。二类,是赠与百姓的:《送友人》、《过崔八丈水亭》、《哭宣城善酿纪叟》、《宣城哭蒋微(几换壬)君华》,还有这期间创作的《哭晁卿衡》(创作地不详)。三类,是赠与出家人的:《自梁园至敬亭山见会公,谈陵阳山水,兼期同游,因有此赠》、《赠宣州灵源寺仲浚公》。可见,赠与对象有官职的,几乎都称官衔。赠与对像是出家人的,称公。赠与对象为普通百姓的,尊称叟、丈、君、卿,唯独此诗直呼其名《赠汪伦》。是何道理。

“酿酒村人说”又有何根据?南宋杨齐贤注《李翰林集》有两句话:“白游泾县桃花潭,村人汪伦常酝美酒以待白。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李太白集》王琦注,中华书局)所可注意者,是第一句“白游泾县桃花潭,村人汪伦常酝美酒以待白”。玩味此句,是以第一人称口吻叙述。古时称谓,谦称以名,尊称以字,这是常识。所以,这句不会杨齐贤说的。然而,白纸黑字就是这样写的。原因只有一个,杨氏作注时,可能原诗就有此句,或序、或注。只不过,杨齐贤引用时,又加了第二句。他本无剽窃、盗版之意,但后人普遍认为两句的知识产权统属杨齐贤。清王琦就统称两句皆为“杨齐贤曰”。若是杨氏自言,则当尊称“太白”,而非“白”。杨齐贤不至于如此没大没小。《全唐诗》编者独具慧眼,取前句作《赠汪伦》之小序。想必当有所辨。第二句“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给我们传递一个信息,即杨齐贤与“伦之裔孙”相当熟悉,或对“伦之裔孙”相当熟悉。故此,杨齐贤的说法应当可信。

以上推测不误,则汪伦乃桃花潭一村民,善酿酒,年龄与李白相仿或略小,李白才会直呼其名,题《赠汪伦》。他与李白性格相投,皆豪爽,嗜酒。故李白称情比潭深。

或许,确有县令汪伦,史书失载。但他与李白的《赠汪伦》没有关系。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