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项羽自刎乌江史实毋庸置疑

时间:2010-06-18 21:33来源:江淮时报 作者:王贵华 点击:

摘要:本文从《史记》的真实性、阴陵地理位置、舣船待之含义、东城与乌江的关系、项羽遗迹等方面,与计正山先生和国学大师冯其庸进行衷恳的商榷。关键词:《史记》、《汉书》、项羽、阴陵山、东城、乌江、遗迹、诗文。

2007年7月10日,本报发表《冯其庸与我省研究者二十年联手考证--项羽并非死于乌江》的消息,并刊发了我省汉史学研究专家计正山的相关研究文章《项羽并非死于乌江》(简称“计文”),和国学大师冯其庸的主要观点,引起了史学界和其他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自8月以来,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农民日报、中国文化报、新华文摘、北京日报,以及文摘周刊、新安晚报、安徽商报等省内外多家媒体进行了转载或跟踪报道。一些有识之士也纷纷给本报来函、来稿参与讨论。近日,和县召开研讨会,对上述观点予以论辩。本期特刊发两位文史专家的见解,以飨读者。

不能以《史记》否定《史记》

司马迁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历史学家,开创了中国的历史学;其《史记》是中国古代不朽的历史著作。苏轼称司马迁“文章多奇气”,金圣叹称《史记》为“天下第一才子书”,梁启超称誉司马迁为“史界太祖”,鲁迅称赞《史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本纪》是《史记》的重要组成部分,以编年为次,记载黄帝以至汉武帝时期的大事。

“计文”说:“通览《史记》,自《五帝本纪》、《夏本纪》至《殷本纪》、《周本纪》,司马迁在撰写之初,有文字记载者寥寥,多为口口相传之史”或“支离鳞片之语”;“其中神奇怪诞之说比比皆是,仅《史记·高祖本纪》就有六、七处之多。”并以“高祖……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太祖。”以此为其“项羽并非死于乌江”的论点服务,实际上是以《史记》否定《史记》。

应当知道,秦始皇焚书之后,大量史籍不存,“口口相传”之史的现象确有存在。笔者以为,研究者不仅在于发现“口口相传”之史,更重要的是考证出真正的历史史实。试问:“刘媪梦与神遇”,有谁证明她不做梦或不与神遇?“梦想成真”至今仍为时尚。又有谁考证是时未有“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并无“蛟龙于其上”?

司马迁与《汉书》作者班固,均系汉朝当代史官,距史实发生的年代最近。班固严于治史,向为史界称道。他在《高帝纪》论赞中亦有“汉承尧运,德祚已盛,断蛇著符”之说。如果《史记》对项羽自刎乌江的记载不可信,那么,严于治史的班固也不会“人云亦云”“沿袭照抄”《史记》的“不实”记载。

“计文”视《史记》老妪夜哭斩蛇、老翁田间相命、张良待履圯下、韩信受辱胯下等等,“都是百姓口口相传的故事”,加以否定,而将定远的民间传说,作为项羽不死乌江论据,加以肯定,未免失之考证。“计文”说:“定远有个民间传说妇孺皆知,说当年霸王将虞姬娘娘头颅拴在马鞍上一路滴血,直至嗟虞墩,每一滴血都长成一个土谷堆”。这里不难看出,“计文”以项羽自刎乌江为传闻,加以否定,而将定远“传说”作为论据,加以肯定。试问又如何“考证”“每一滴血都长成一个土谷堆?”

“计文”摘录了《凤阳县志·大事记》:“钟离城址:为春秋时钟离子国故城址,位于临淮关镇东1.5公里。……谓楚霸王项羽自垓下败走乌江经此。为防御追兵率将士垒筑……”这里有三个问题有待澄清。其一,“谓楚霸王项羽自垓下败走乌江经此”,是项羽自刎乌江的肯定,还是否定?其二,项羽“为防御追兵率将士垒筑。”《史记》明确记载:“项王渡淮,骑能属者百余人耳。”临战筑城,建材何人备?工匠哪里来?即使材料有备,项羽部下多谙瓦木之活,在危急关头的短时间之内,能建成“有四门,东西宽360米,南北长380米”规制有序的城池吗?其三,前说“为春秋时钟离子国故城址”,后又“谓楚霸王项羽……为防御追兵率将士垒筑”,这种前后矛盾,语焉不详的文字,能成为考证的论据吗?

童阳和先生说得好:“民间传说有它相对的真实性,也有它的流变性,它带有历史意味,却又不是历史记载。如果完全不信,便错了…如果信以为真,那是愈讲愈糊涂。民间传说姑妄言之,我们只好姑妄听之”。《巢湖学院学报》2006年第2期)。另外,“由于司马迁曾亲自游历名山大川,所以(楚汉)双方渡江涉河、斩关夺隘时地理形势,都能于回旋曲折之中给人以条理分明、江山如望的亲切感。”因此,司马迁“将发生在东城的血战情节,与流传于乌江的民间传说缝缀弥合了。”“计文”所述文字,并无考据,完全出于作者的主观想象。它贯穿着一种错误的推理:即实地调查(游历名山大川)是产生假话(不符史实的“传说”)的前提;假话是实地调查的必然结果。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