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对苗沛霖集团与太平天国、捻军关系的考察

时间:2010-06-21 20:24来源:安徽文化论坛 作者:池子华 点击:

(一)

1860年秋,当清军与太平军、捻军交兵正酣时,英法联军复扩大了侵华战争,进逼京津,值此“中外岌岌”之际,两淮地区又发生了“淮北之变”——苗沛霖集团崛起,与太平天国、捻军一起,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的抗清运动。

苗沛霖,字雨三,安徽凤台人,秀才出身,“倜傥有大志”,颇富政治野心。据文献资料记载,他极慕曹操之为人,想为乱世英雄,乃至称王称帝,建立独立王国。而十九世纪中叶的中国社会出现的“战垒连珠卷画旗”的局面,正为其实现个人野心提供了条件。

1853年太平军攻入安徽后,大江两岸成为洪、清争夺的热战之区:皖北是捻军的根据地,在那里,清军与之进行无休止的鏖战。来自南和北的屏蔽,使苗沛霖得以“崛强官匪间,专制一方”。

在滨淮地区这一特定的社会文化圈里,民风素悍,地理位置特殊,“自古异人豪杰,多产淮甸,而奸雄草寇,跨方州拒朝命者,亦往往出淮、蔡之间,其地势使然也!”苗沛霖的凤台“老寨”视为濒淮要地,“跨淮、淝,障蔽南北,人又习战,实为异常险要之地,苗沛霖始意本图据为巢穴,然后西吞颖(州)、亳(州),东陷灵(璧)、宿(州),为并据长淮之计”,苗正是利用这种乱世而崛起于临淮之地这种起义军与淮军激烈征战的夹缝地带。

1856年夏,捻军兵至凤台,苗沛霖纠众与抗,屡败捻军,于是“籍团练名,聚党蓄众,又不附者杀之。。。。。。远近畏慑,无不求附,附者领旗以别于官。不二年而凤、颖数百里间,尽属苗矣”。在他所控制的地区内,不仅太平军、捻军不能涉足,连清政府的统治也名存实亡,“诸邑守令虚置而已”。

“淮南北民风素剽悍,饥寒辄啸聚山泽为盗,善抚驭之,亦足资备寇”。清廷为消除“心腹大患”,对苗采取“一味羁縻”政策。1857年11月苗受胜保招安,与之结为师生后,清廷曾12次予以加官晋秩,苗党刘兰馨、张建猷、苗天庆、年玉田、童维翰等也被迭加超擢。这种政策,尽管在“剿匪”战争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也使苗趁机坐大,“官军借苗练以制捻,彼亦借官势以号召”,“该练遂挟制官府以显”。到1860年,即成为拥众数十万的可以左右时局的强大的地方实力集团。

(二)

1860年10月,英法侵略军攻围北京城,火烧圆明园,咸丰帝逃避热河。苗沛霖以为据地称王之“时至矣”,乃于蒙城设坛会所属,大临三日,缟素发丧,言“天下已无主,我等当各求自全”,遂令其下“推戴”,公称“河北天顺王”。接着,1861年2月10日,麾师进攻寿州——皖抚驻地,“围攻寿州,觊觎淮淝上游,以图肆毒中原”。希图以此作为其拓展地盘的大本营和抗清指挥中心。苗与天、捻关系亦由此出现新的转折。

这里想顺带说明一个问题:笔者曾把苗沛霖视为鸦片战争后出现的第一个军阀,研究近代军阀史当自苗沛霖始。这当然比较绝对。但这个问题也是可以商榷的。首先要弄清:什麽是“军筏”?《辞海》“军阀”条释:“拥兵自重,割据一方,自成派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李新同志认为,“军阀是封建和半封建社会特殊的政治现象。军法师一种特殊的军事集团,它拥有以个人为中心的并由私人关系结合起来的一支军队。它通常拥有一片固定的或比较固定的地盘,在这块地盘上,这个军阀可以主宰一切。他可以征粮、征兵、征税,以便使他的统治延续下去”,“封建帝制时代,一个大军阀多半要称王称帝,以便‘名正言顺’地去争夺全国政权。”

这样看来,人们通常认为的近代军阀的开山始祖的湘淮集团,虽然具有较浓厚的私兵性质,但毕竟隶属于清政府,听从清政府的命令和调遣,实际上算不上什麽军阀。而苗沛霖,一有私兵——苗家军,可以用兵自重,可以左右时局。他虽然曾在表面上接受清廷招抚,而实际上并不隶属于清政府,二有一块地盘——农民起义军和清军激烈争夺的缓冲地带的淮河流域,并不断延伸。在这块地盘上,他可以生杀予夺,地方官受其控制,有名无实;他可以征粮、征税、征兵,甚至可以随意私设厘卡,擅立“公寓”,进行统治。三建立了军阀政权——天顺王国,所以,从广义上说来,苗沛霖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军阀。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