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浅谈慧可和司空山在禅宗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3)

时间:2010-07-23 12:48来源:店前政府网 作者:林仁寅 点击:

从敦煌发现的禅宗文献看来,其中有许多断简残篇被认为是慧可所说的法语。

铃木大拙所编《少室逸书》的《杂录》第二之八十一至九十瑁,即是此类。其中第八十三则关于“忏悔”的故事和《宝林传》卷八所载唐房瑁撰《三祖僧璨碑文》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房珀的《僧璨碑文》,记僧璨请慧可为他忏悔,慧可说:“将汝罪来,与汝忏悔。” 僧璨觅罪不得。慧可就说:我已经为你忏悔了!这种罪性本空的思想,成为后世禅家最乐道的一种说法。

综上所述,慧可是将“南天竺一乘宗”真正植入东土第一人;无论从慧可直接就学于达摩、亲自从达摩那儿接受了作为传法凭证的《楞伽经》的角度来说,还是从慧可在禅宗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来说,他被尊为禅宗东土二祖都是当之无愧的。

故朴老生前说,没有慧可,就没有中国的禅宗!自慧可在司空山卓锡传衣、重开法门,禅宗在以舒州天柱山? 太湖司空山——黄梅双峰山三角区为中心的广大南方地区薪火相传,发展日盛,至六祖之后,几经分化,禅宗被宏扬光大、流传四海。正如宋李允中游二祖庵诗云: “卓锡一泓云浸影,花开无叶地生春。”故司空山在禅宗发展史上的地位十分显要。

四、司空山累遭劫难、地处僻壤,致其后世气象颓衰、声名冷寂司空山这一禅宗圣地至今其气象和名声远不如其它祖庭名刹;一、三、四、五、六祖道场均列为全国重点寺庙,独二祖道场未能跻身其列,是为历史、自然等多重因素所致。

慧可卓锡于此,禅居石室,付衣法于僧璨之后“归邺都偿债” (《神会禅师语录》),于隋开皇十三年圆寂于邺都成安县、葬于磁州滏阳(《楞伽故事》、《景德传灯录》),其身骨未留在司空山。禅宗真正的兴盛实际是在“南能北秀”之后,故在唐天宝年间有本净禅师居此,唐玄宗拜为国师并敕建无相寺,规模宏大,据传僧房达“五千四十八间”。至宋有真际、清晓等高僧继居于此。但到了宋末,有安抚使张德兴领兵驻此,筑寨并建朝天宫, “奉木主以图恢复”,后被元兵袭破, “琳宫琅宇,悉化柳营荒丘”。至明天启元年有如浩禅师到此“中兴石室”,重建寺院,但到明末又遭兵燹, “火龙一炬,遂成焦土” ;此后司空山又累遭破坏,致使“司空面貌,久以不堪自鉴矣”。现在该山少有明以前建筑遗迹,历史上的许多碑记石刻也被人为破坏了,均为“累遭劫难”所致,从而使得司空山缺乏其作为“千古祖庭”所应有的气象。

司空山“缘以僻处遐陬,非犹都会通衢易于兴举” (清陈启源语),劫后经营修建实非易事,恢复到唐时规模更是困难,所以直至现在尚不如其它祖庭名刹恢弘精美、香火旺盛。近年来,岳西县委、县政府和岳西人民及各级宗教界人士为使“祖庭重辉”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其面貌大为改观,声名日渐响亮,但要达到国内许多名刹的昌荣气象,尚须多方付出更大的努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