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乾隆六下江南”新解

时间:2010-07-30 13:0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韦平 点击:

清乾隆皇帝(即高宗弘历)在位60年,不但曾于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二十六年(1762)、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四十五年(1780)、乾隆四十九年(1784)六次南巡,到过淮安、扬州、苏州、杭州、徽州、江宁等江南许多地方,而且还将他的“南巡”视作其平生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之一。为什么乾隆皇帝要如此兴师动众地南往北返、一连六下江南呢?有说是乾隆皇帝“艳羡江南,乘兴南游”,有说是“搞清自己的出身真相”,有说是“希望南巡解决社会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近些年,有学者提出新的一种说法“徽菜说”,即:乾隆皇帝一下江南之后的多次江南之行,实在是为了能再次亲临扬州等地、再来品尝江春为他提供的接驾徽菜等豪宴佳肴而来。那一席又一席的“江春徽菜接驾宴”上的“徽菜”等江南美味佳肴,不但是他平生所从来没有品尝过的,甚至于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见也没有见到过,因此好奇心大获满足,并且一尝而不能忘。回京后,几次旨令御厨烹制,却始终难以如愿,总是做不出那个味。于是,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再下江南、再见江春,才能一解那个馋。同时,乾隆皇帝之所以“六下江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带来他的御厨班子随行,以便学得江春接驾宴中烹饪技艺,并采购到相关徽菜原料带回宫中去试做。然而却都未能奏效。

学者认为,在以上几种说法中,唯独这个“美味诱惑”最足以成为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的强劲理由。那么,这个江春又是何许人也?

江春(1720-1789),字颖长,号鹤亭,又号广达,古徽州府歙县江村外村人。清代著名的客居江苏扬州业盐的徽商巨富,为清乾隆时期“两淮八大总商”之首。因其“一夜堆盐造白塔,徽菜接驾乾隆帝”的奇迹,而被誉作“以布衣结交天子”的“天下最牛的徽商”。江春虽然长期客居扬州,然而却一直生活与拼搏在他刻意营造出的“徽州殖民地”氛围中:住的是徽派特色浓郁的别墅以及私家园林,吃的是从老家徽州带去的家厨团队与主要原材料烹制出的徽菜佳肴,玩乐的是自家组建的“德音班”、“春台班”等徽剧家班,甚至于平常的生活会话用语,也因为乡人聚居的缘故而照旧使用家乡话。特别值得一提的有两件事儿,一件是:江春家的“春台班”,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与“三庆班”、“四喜班”和“和春班”一道,奉旨入京为乾隆皇帝80大寿祝寿演出,演绎出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四大徽班进京,导致京剧诞生”的重大事件;另一件是江春接驾乾隆宴,就是由他的家厨团队根据江春的设计而主厨并精心烹制而成的。

为什么“布衣江春”能够参与每一次的接驾并获得乾隆皇帝的厚评与褒奖呢?那个中之妙就在于,江春所献的,恰恰正是地方官员们所或缺、又是乾隆皇帝从来也没有品尝过的“地方徽菜”,这其中包括:茶品、早点、饮品、果品、食品、菜品等。

“六度南巡止,他年梦寐游”,这是乾隆皇帝第六次南巡之后写下的诗句。自此,“乾隆皇帝下江南”,便成为中国风流史上的一段绝唱;自此,创造出“一夜堆盐造白塔,徽菜接驾乾隆帝”奇迹的江春,便也成为了徽商史上“最牛的徽商”;而那一席席由江春精心设计的“江春接驾宴”,如今已经成为“徽宴官府菜”中的特筵,成为高官白领们、美食家们以及芸芸众生走进“徽商会馆”的诱惑之一。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