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项羽战死于定远吗?——再与冯其庸先生商榷

时间:2010-11-03 14:58来源:都市晨刊 作者:宁业高 点击:

在项羽身死何处的争鸣中,计正山先生发表了《项羽究竟死于何地》、《霸王战死在定远》等文章,明确提出“项羽战死于定远”的说法。冯其庸先生《项羽不死于乌江考》,否定“乌江自刎说”,支持“战死定远说”。二文缺乏证据,立论无力,行文自悖,难以服人,其关键在什么地方呢?从冯文、计文论点、论据、推理、衍文情况看,要把项羽死于何处的问题讨论清楚,还得先把相关地名含义、历史沿革和疆域区划搞清楚。如果在历史地理上讨论明白认识一致了,项羽死在哪里也许就无疑无争了。

一、要正解《史记》与“东城”

“东城”作为秦汉地名,其基本含义有三:一是指称县名,秦代设置东城县,属九江郡,汉代续设,东晋后废。二是泛谓域名,“东城”表示东城县境界、东城县地域。三是专代地名,“东城”专指东城县某地或东城县县城(县治所在),东城县故城址在今定远县东南五十里处。如果说前二者是谓广义“东城”,那么后一种则为狭义“东城”。

太史公在《史记》中使用“东城”时,有广义、狭义之分,这是我们必须明确的。所谓狭义即“东城”特指东城县境内某地,如《项羽本纪》曰:“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项王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乃有二十八骑。”这段记载如何解读?我们认为其意思是说,项羽等百余溃骑渡过淮河,进入阴陵县境时迷了路,向一老农询问,老农告诉他说:“往左。”于是项羽就往左,不想竟陷入沼泽洼地难以行进,见汉军追了上来,立即率兵向东溃逃,在进入东城县(某地)时只有二十八骑。

如果此解不错,那么所谓“至东城”,当解读为“行进到东城县某地”,而不是指进入东城县城。此地何地?《史记》未明载,相传为“刘会桥”。明《定远县志》载:“昔刘、项会兵于此”,桥因此而得名。新编《定远县志》云:“刘会桥,当地又称刘桥,位于今耿巷乡刘庄境内。据传楚汉相争,项羽、刘邦交战于此,得名刘会桥。”

《史记》中所谓广义“东城”是指作为县名、界域使用,如《项羽本纪》曰:“太史公曰:……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难矣!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这段记载如何解读?我们认为其意思是说,后来项羽离开关中而怀念故土,回到楚地后竟然放逐义帝而自立为王,王侯们一时难以接受项羽这种做法便脱离而去,项羽不仅不能以此为训自省反而怨恨王侯们背叛自己。如此下去,想成大事就难了。他恃功骄矜,一意孤行,不遵循古来章法,认为霸王的功业,是靠武力征治天下,于是仅仅五年就终结了他的君国命运。尤其是他在东城身陷危境而行将死亡(即将完蛋)时,仍然不能觉悟不能自责,如此顽固不化实在是太过头了。此时此际,他竟用“上天要亡我,非我用兵之过”作借口来为自己开脱,难道这还不算是荒谬透顶吗?

如果此解不错,那么所谓“身死东城”,当解读为“在东城身陷危境而行将死亡(即将完蛋)”,而不是指战死于东城县县城。

二、冯文误解《史记》与“东城”

由上可知,只要我们正解《史记》与“东城”,那么就不会否定“乌江自刎说”,也就不会另生“战死定远说”。然而,冯先生正是在“东城”含义上产生误解才致坚决否定“乌江自刎说”,支持“身死定远说”。

冯先生在否定“乌江自刎说”时则苦苦寻找《史记》的“矛盾纰漏”,在肯定“身死定远说”时却又紧紧拥抱《史记》抓住“身死东城”四字而视为至宝。

《项羽本纪》里确有“身死东城”四字,然绝对不可先直解为“身死于东城”,再演绎为“战死于定远”,因为它有其固有的语言环境与特定的人事背景。《项羽本纪》曰:“太史公曰……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及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难矣。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