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项羽自刎于乌江,不必怀疑———与计正山同志商榷

时间:2010-11-04 19:14来源:和县政府网 作者:刘思祥 点击:

1985年2月13日《光明日报》计正山同志《项羽究竟死于何地?》一文,武断地认为项羽自刎乌江是“历史的讹误”,提出“项羽真正的殉难地不在乌江而是东城”,乌江自刎说只是民间佳话,司马迁为“完善(项羽)这个英雄形象”,以“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之“欲”字将这段民间佳话与东城真实的血战情节缝缀弥合了。

本来,司马迁对这件事的记载并无割裂抵牾之处,计正山同志似乎找出了太史公一文的“破绽”,并望文生义肯定项羽身死东城,而对太史公已成之论巧妙地借一“欲”字予以否定了。

细阅《史记》中《项羽本纪》、《高祖本纪》、《灌婴传》,可以发现,记叙项羽败逃情节,《项羽本纪》非常详细,而《高祖本纪》、《灌婴传》却十分简略,一笔带过,只说“身死东城”,没有“乌江自刎”的记载,《项羽本纪》末尾太史公评论时也只提“身死东城”。难道以“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著称的司马迁真的一时疏忽搞错了地方?抑或如计正山文中所云,司马迁是为了完善项羽的形象,有意将民间佳话采撷进来以缝缀历史情节吗?断然不是。

《史记》是记传文体,描写某个人物,本传详细,见于他传则简略;每个人物传记的篇末有司马迁的评论,即“太史公曰”,则又是描述该人物事迹详细,“太史公曰”简略。详写时涉及地名具体而专指,略写时涉及地名则概括而泛指,多以所属行政地名(如“县名” )为主。正是这种情况,产生了项羽“乌江自刎”与“身死东城”看似矛盾又并不矛盾的记载。只要弄清楚作为专指的乌江与作为泛指的东城,是否有隶属关系,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秦末“乌江”与“东城”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根据史料记载,乌江是亭,按秦、汉制度,十里一亭,设亭长,掌管追捕盗贼的事务。亭的上一级机构是县。乌江亭属哪个县,各种史料都明确记载:东城县。

唐杜佑《通典》卷181·州郡11“和州”:“乌江,本乌江亭,汉东城县也”。清代《续通典》:“晋太康六年(285年),于东城县界置乌江县”。

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卷10“定远县”条记载:“东城县故城,在县东南五十里,(项)羽自阴陵至此尚有二十八骑,南走至乌江,灌婴等追羽、杨喜斩羽于东城,即此地。”

宋《太平寰宇记》卷124“乌江县”条:“乌江县,本秦乌江亭、汉东城县地。项羽败于垓下,东走至乌江,亭檥船待羽处也。”

宋《元丰九域志》、《舆地广记》、《方舆胜览》,以及明代《大明一统志》、清代《大清一统志》、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均有相同的记载。

弄清了乌江亭与东城县的关系,司马迁记载项羽“身死东城”与“乌江自刎”就不矛盾了:他叙述事情的具体经过,必须写到具体细小的地名,以增加真实、可信、可读所必须具备的情节、细节;在议论这件事的时候,就可以列出知名度较高的行政地名,以增加宏观、居高、扩大知名度所必须具备的简洁、明了,让更多的读者理解。

据此,“身死东城”,不应理解为“身死东城县城”,计正山正是犯了这样一个不该犯的阅读错误。按计文那样的理解,如果说:“韶山出了个红太阳”、“毛泽东身为湘潭人……”,就可能被误解为“毛泽东不是出生于韶山冲,而是出生于湘潭县城”。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