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项羽不死于乌江》三个问题

时间:2010-11-04 19:17来源:和县政府网 作者:施丁 点击:

冯其庸先生近来连发两篇大文章,提出了“项羽不死于乌江”的新说。他的《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一文,载于《中华文史论丛》2007年第二辑,2万多字;《项羽不死于乌江》一文,载于《中国文化报》2007年8月25日第4版,约8千字。两文的内容和观点相同,只是详略稍异。

项羽“乌江自刎”,本是《史记·项羽本纪》和《汉书·项籍传》写清楚了的事,历来学者信而不疑。现在录出《史记·项羽本纪》原文:

“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我故人乎?’吕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

《汉书·项籍传》与这个记载略同。两传都写明:项羽逃到乌江,与乌江亭长对话,因无颜见江东父老,不再想渡江而东,乃强打起精神,下马步行,与汉军短兵接战,杀敌过当,直至力竭自刎。临死送了故人吕马童一个人情。这是英雄的精神,壮烈的悲剧。司马迁和班固为之万分激动,写下了千秋鸿文。冯文以为这是“错简”,又没有举出实例,只是猜疑就予以否定。

近日网上对冯文已有批评文章。我们现在只揭冯文三个硬伤,以证其立论虚而不实。

(一)冯文说:“我们也不可能凭空解释为项羽已经到了乌江,因为乌江在汉代属于历阳(唐称和州),与东城是相隔遥远的不同地域。”这里有个硬伤。乌江亭,在秦汉时代是个底层单位。《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说:“十里一亭,亭有长。”当时大致上十亭为乡,乡上是县,县上是郡(国)。东城、历阳是九江郡(国)下并列的县。乌江亭虽然距历阳城近,离东城县城远,但它不属于历阳,而属于东城县。《史记》《汉书》写项羽“至东城”,是指到了东城县境;于乌江自刎,是指在东城县的乌江地区自刎,并没有提到历阳。至于《史记·灌婴列传》,也是在写了灌婴追斩项羽受了封赏之后,才写“下东城、历阳”及平定江东的。

乌江亭,自秦汉起在东城治下经历了几百年,直到西晋太康六年(285年)才从东城县境划分出来,设立了乌江县。这是《晋书·地理志》上记载很清楚的事。后来的史书地志也是这样写的。唐人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志》卷十记载:“(项羽)南走至乌江,灌婴等追羽,杨喜斩羽于东城即此也。”唐人杜佑撰《通典》卷一百八十一记载:“乌江,本乌江亭,汉东城县也。”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也说:“秦乌江亭也,汉为东城县地,晋太康六年置乌江县。”(《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九)据此可见,冯文“乌江在汉代属历阳”之说是个硬伤。项羽“身死东城”与“乌江自刎”本是一事。冯文强调前者而否定后者,问题出在不知乌江亭本属于东城县之故。

(二)冯文颇注意引用《史记》和《汉书》,仅引用《史记》就近2千字,但说《汉书》“也全同《史记》,故不再引”,就是一个硬伤。我们知道,《汉书》写西汉前期史事多同于《史记》,但也有所修改和补充。就以冯文所引《史记》写项羽“至东城……乃欲东渡乌江”一段文字来说,《汉书》大致上是全引而相同的,但有两点重要的修补:①《史记·项羽本纪》写:“(项王)乃分其骑以为四队、四向。”《汉书·项籍传》则是写:“(项羽)于是引其骑因四隤山,而圜阵外向。”后者补充了项羽“引其骑因四隤山”这一重要内容。这个四隤山很值得重视。宋人祝穆撰《广舆胜览》卷四十九记载:“四隤山,在乌江县西北三十里,直阴陵山,项羽既败于垓下,走至东城,所从惟二十八骑,汉兵追者千余,羽乃引骑依山为圜阵。”这座四隤山,距乌江仅三十里。项羽于四隤山溃围而到乌江亭是不成问题的。冯文强调项羽不可能到乌江,而忽视四隤山突围,显然有误。广容网上对冯文已有批评文章。我们现在只揭冯文三个硬伤,以证其立②《史记·项羽本纪》写:“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汉书·项籍传》则写:“于是羽遂引东,欲渡乌江。”后者补充了“遂引东”三字,也是重要的。冯文在“乃欲东渡乌江”的“欲”字上大做文章,强调只是“欲”并不可能到乌江。《汉书》却明明告知人们,项羽于四隤山突围后,遂引其骑向东南,自然就到乌江了。“欲渡乌江”是实而非虚,是不必怀疑的。冯文忽视“羽遂引东”,强调“《汉书》也全同《史记》”,岂非硬伤!

(三)冯文得意处还有“乌江自刎说的溯源述流”一节,申言“项羽乌江自刎之说,到唐代似乎还未有文字可稽”,“现在我所看到的最早的项羽乌江自刎的文字资料是元代中期剧作家金仁杰的《萧何月夜追韩信》杂剧。”这个说法大有问题。《史记·项羽本纪》和《汉书·项籍传》是写明了项羽乌江自刎的。即使退万步而言,暂时相信冯文所谓《史记》“错简”之说(惜其未举出一个例证),那么,我们要问:《汉书》有没有“错简”?冯文没有说,想来是疑《史记》疏漏而信《汉书》谨严的。可是,《汉书·项籍传》也是写明项羽于乌江“自刭”的。“自刭”与“自刎”是一个意思。须知写于公元一世纪的《汉书》,比之作于14世纪的元杂剧《萧何月夜追韩信》,早了1300年!元杂剧只是依据《史记》《汉书》史实而创作,并不是凭空而臆造。冯文的“溯源述流”,岂非“本末倒置”!

我们指出冯文三个硬伤,是否允当,谨待新说作者和读者批评指正。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