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乌江亭长”有话说

时间:2010-11-04 19:39来源:和县政府网 作者:李达志 点击:

近读冯其庸先生新作《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以下简称《冯文》),对项羽之死提出了标新立异的说法,大有推翻《史记·项羽本记》,否定太史公司马迁严谨治学之势,令我大为诧异。

项羽自刎乌江,史皻昭昭,乃千年不争之史实,本无真伪之辨。一个名不经传的代课教师计正山的几句妄言,就想改变“千古流传、人人皆知”的历史定论,真可谓是蚍蜉撼大树了。不知何故,冯先生居然尾随计后出台说话。有人说,冯先生想给计撑一把;也有人说,冯先生自己也想露一手。于是,风起波兴,可浪不大,史学界不动声色。冯先生靠屈解、臆断的论据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我曾出任“乌江亭长”达五年之久,对乌江的人文历史、民俗风情尚知一二。我若苟同冯先生的异说,不仅有违事实,有愧乌江父老,而且也难见霸王灵祠。同时,读了《冯文》若不说说真相,于冯先生亦是大不敬的。

这里,我只想说两句话。

一、项羽自刎乌江是铁铸的史实

首先,引录《史记·项羽本纪》中的相关文字,看看二千年前的真正的史学大师司马迁是怎么说的。

于是项王乃上马骑,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余人,直夜溃围南出,驰走。平明,汉军乃觉之,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之。项王渡淮,骑能属者百余人耳。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男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项王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乃有二十八骑。汉骑追者数千人。项王自度不得脱,谓其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今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乃分其骑以为四队,四向。汉军围之数重。项王谓其骑曰:“吾为公取彼一将。”今四骑驰下,期山东为三处。于是项王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遂斩汉一将。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嗔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与其骑会为三处。汉军不知项王所在,乃分军为三,复围之。项王乃驰,复斩汉一都尉,杀数百人,复聚其骑,亡其二骑耳。乃谓其骑曰:“何如?”骑皆伏曰:“如大王言”。

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故,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

司马迁十分明确地指出项羽自刎于乌江的。而《冯文》却说:“现在我所看到的最早的项羽乌江自刎的文字资料,是元代中期剧作家金仁杰的《萧何月夜追韩信》杂剧。”

接下来,断言“乌江自刎”是传言,是戏剧的传媒作用。试问,元代金仁杰的戏剧传言能传到汉代去吗?这应该是个常识问题吧。

除了《史记·项羽本纪》,果真元代以前没有项羽死于乌江的文字记载吗?这里我随便引几首大家熟悉的诗:

其一:唐朝诗人杜牧《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差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其二:宋代诗人王安石的《乌江亭》: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犹在,肯为君王卷土来?

其三:宋代诗人陆游的《项羽》:八尺将军千里骓,拔山扛鼎不妨奇。范增力穷无施处,路到乌江君自知。

其四: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上述四首都是元代以前的文人在乌江凭吊项羽时留下的名篇,哪一首不是说项羽身死乌江呢?还有很多,乌江霸王祠碑林现存历代诸多吟咏霸王的诗词,这里我就不一一罗列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