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剑血帐:大爱无界——四论政治家项羽

时间:2010-11-08 21:29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宁业高 点击:

盖世英雄项羽最终走向乌江自刎,既非其“为人不仁”,亦不是“不能用人”,那么便有人寻找最常见的原因——惑于美人,困于色祸。然而又有不同论者,争议纷然。

争论者所议略分五类:一曰“大色酿大悲”;二曰“大爱写大悲”;三曰“大情结大悲”;四曰“大爱无界限”;五曰“大势造喜悲”。

1、大色酿大悲——色祸

在研究项羽如何认识和对待“爱情与王业”、“感情与生命”的关系时,“中国现代作家情感派”代表郁达夫的几首赋咏项羽的诗值得关注和讨论。

其一云:“匆匆半月春明住,心事苍茫不可云。父老今应羞项羽,诸生难肯荐刘蕡。”(《静思身世,懊恼有加,成诗一首,以别养吾》)其中所谓“羞项羽”意义何指,作者没有说明,但可断定与作者“不可云”的“心事”有关。

其二云:“楚虽三户竟亡秦,万世雄图一夕湮。聚富咸阳终下策,八千子弟半清贫。”(《咏史三首》其一)“大度高皇自有真,入关妇女几曾亲?虞歌声里天亡楚,毕竟倾城是美人。”(《咏史三首》其二)慢读细品,仿佛明白其中暗语,刘邦之胜,胜在“拒色”,项羽之败,败在“好色”。郁达夫为何抒发此论,且按不究,但将刘、项成败笼统归结于对“色”的态度不同而致,是否符合史实,人们应当计较,给予驳辩。

试图以“色”为线索寻找项羽失败原因者,郁达夫并非历史第一人,早有唐诗在前头。“项籍骨轻迷精魂”、“吴娃捧酒横秋波”。(唐·张碧《鸿沟》)诗人把项羽鸿沟之失、乌江自刎,与迷恋酒色、吴娃秋波勾连一体。“樽前一曲奈何歌,千古英雄恨不磨。女子在军今莫问,君王愎谏向来多。”(宋·潘柽《过虞美人墓》)“虞美人,态浓意远淑且真。同辇随君侍君侧,六宫粉黛无颜色。楚歌四面起,形势反苍黄。”(宋·王安石《虞美人》)不管作者本意如何,文字半吐半掩也罢,但都给人或多或少的“色祸”暗示。

更有露骨表述刻薄鞭挞者,“第一淫书”《金瓶梅》第一回即写道:“就如那‘石季伦泼天豪富,为绿珠命丧囹圄;楚霸王气概拔山,因虞姬头悬垓下’。真说谓:‘生我之门死我户,看得破时忍不过’。这样人岂不是受那色的利害处。”号为“东吴弄珠客”的“好事者”,就《霸王夜宴》杂剧为幌子,竟以此作为典型人事,用入《金瓶梅序言》以作导语。《全本<金瓶梅>词话》第一回:“词曰:丈夫只手把吴钩,欲斩万人头。如何铁石,打成心性,却为花柔。请看项籍并刘季,一似使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更有甚者,加以演绎,唉声叹气云:“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女才。纵男人只手把吴钧,欲斩万人头。如何铁石。打成心性,却为花柔?君看项羽并刘邦,一怒使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皆休。呜呼!”(《中国历代名女》情女卷)

小说及序文作者所发此论,虽旨在警世醒人,莫以美色误前程,但说项羽之所以最终落得乌江自刎,主因是缠绵美人虞姬,绝对不合历史实情。尤其是把项羽与西门庆、虞姬与潘金莲混为男女同类,读者务必明察深思,莫入此等悖论。

将英雄的失败归咎于男人“好色”、女人“色祸”,历来是多情诗人、小说家、戏曲家最关心、最注目亦最为用力的去处。然而,项羽、虞姬非属此类。

众所周知,元代杂剧《萧何月夜追韩信》是给刘邦、韩信张本吹末的,剧作家竭尽攻击项羽之能事,然跟随项羽左右的韩信在面对刘邦时却不得不说实话:“霸王酒不饮三,色不侵二”。又有诗赞曰:“重瞳鲜情人,钟爱独虞美。五年有天下,宠幸想无比。”(元·王恽《虞美人》)如此看来,尽管项羽“好色”,仅“好”美人虞姬一人之“色”。

所谓项羽“好色”,实是对于虞姬“专情”。如果丈夫热爱妻子、忠于爱情是应该赞扬的,那么人们起码不能以此来批评指责项羽“专情”。其实,刘邦才是个真正的“色魔”,而且敢于抛弃妻子,喜新厌旧,最不能“专情”,试问论者何以“色祸”论成败?

明清之际文学家吴伟业在这个问题持论较为公允,他在较详叙述与评说项羽丰功伟绩及其仁柔人品之后,高度赞赏他的人性追求和爱情追求:“古来名与色,英雄不能忘。力战兼悲歌,西风起酸怆。废庙枕荒冈,虞兮侍帷帐。乌骓伏坐傍,踣地哀鸣状。我来访遗迹,登高见芒砀。长陵竟抔土,万事同惆怅。”(《下相怀古》)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