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剑自刎:大羞做人——五论政治家项羽

时间:2010-11-08 21:33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宁业高 点击:

史实告诉我们,项羽垓下突围,率余部南驰,是欲抢渡长江,回归江东,以图东山再起。正为此,他痛别虞姬后,一路奋战突围,如愿而至乌江浦,此时汉军追骑未至,恰有乌江亭长檥船待渡,只要他跨步上船,既保障有生不死,也可望东山再起。然而,项羽眺望江东,面对渡船,“渡”,还是“不渡”,他犹豫不决。亭长见状,劝导他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觽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

亭长所言,情况属实,可以施行。项羽当然比亭长更多了解江东,更能预见前途,为何反倒滋生“不渡”之念呢?项羽当时很冷静,笑着向亭长解释说:“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

亭长听解,无意再劝,当即接受了项羽的爱物之赠和伤员之托,船载乌骓与伤员而去。

汉军追至。项羽与剩余将士“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最后,项羽不肯受俘,自刎而死,走上不归路,而后被刘邦部将抢割遗体,身首五分。(《项羽本纪》)

项羽之死惨烈,然死因蹊跷。江东就在对岸,渡船就在脚前,为何不“活”在腿上,却偏要“刎”在剑上?千古人言,论者争鸣不息。

1、项羽“乌江自刎”行为之争

项羽该不该自刎,历代评说不绝,见仁见智,且争鸣不休,甄别起来,可归4类:一嘲之“愚”;一存之“疑”;一斥之“错”;一赞之“好”。

①嘲之“愚”者曰:项羽自刎,是为负气行事:

名位极好,至尊为王,何以抛弃?生命珍贵,人且年轻,何以自刎?五代诗人李山甫游历乌江项王庙,面对端坐在享殿里的项羽塑像,连连质问,夹讽带嘲:“为虏为王尽偶然,有何羞见渡江船?停分天下犹嫌少,可要行人赠纸钱?”(《题乌江项王庙》)前二句似在情理,后二句则入嘲侃。此诗虽广为传播,都被识局知世者当作玩世者的俏皮话而归于“另类”,北宋学者诗人阮阅则将其诗辑入“讥诮门”(《诗话总龟》卷三十八)。

翻检黄卷,更见甚者。南宋人陈普把“枭性狼心”等恶词骂语掷向项羽,说他“倚强恃力却诬天”,断言他“必亡定死终无救”。“齐王元在籍军中,万马朱幩揕掩袂,甘与枭雏作妇翁,更何面目见江东。”(《咏史·项羽》)五篇连牍,谩骂无际,张冠李戴,让人莫知所言。

热讽似比冷嘲更戮心窒人,裸鞭犹过裹衣更切肌入骨。南宋诗人艾性夫站立项羽庙,对亡灵竭尽丑化之能事,仿若疯婆骂街:“容心绝少忌心多,背楚疑增自倒戈。羞渡乌江依故老,竟乘乌骓泣娇娥。一生负气止如此,大义亏人争奈何。莫唱送迎山下曲,恐渠惊是汉军歌。”(《项羽庙》)

②存之“疑”者曰:项羽自刎,是为轻率行事

项羽“乌江自刎”的人生奇举,确实让常人难以理解,故引起种种疑问,频频质问。

或问:既然如此,何以当年起兵江东,率领八千子弟渡江北上征战中原入关灭秦呢?“楚都陈迹久灰埃,一曲虞兮尚寄哀。不作偷生渡江计,可须千里更西来?”(北宋·贺铸《题项羽庙三首》)

或问:既然如此,何必当年迁弑义帝,硬让刘邦握把柄并给汉家奠国基呢?“英雄坎壈识天意,失路东归亦何泽。万户轻身赠故人,一死何颜见义帝?”(清·张玉书《谒项王庙》)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