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剑铸魂:大灵化文——六论政治家项羽

时间:2010-11-08 21:46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宁业高 点击:

项羽、虞姬作为悲剧的男女主角,他们的事业、爱情、婚姻和生离死别的故事,历经2200多年的演绎和洗礼,注入并表现于人们精神与文化世界里的,已不再是完全的历史意义的项羽和虞姬——因为他们被“文化”了,成为秦末至汉兴期间一个典型的时代具像和文化载体;因为他们被“神化”了,是为“战神”,是为“和神”,是为“爱神”,是为“美神”——项羽、虞姬的历史故事已成为极具典型意义的文化遗产,其载体或物化的,或文化的,或灵化的,有诸多的精品、奇品,是为民之珍、国之宝。

1、文而化之——文献、文学、艺术

项羽、虞姬作为一个时代的典型人物,他们的事业、爱情、婚姻和生离死别的故事,具有多元的历史意义和社会意义,用为文学艺术创作题材和素材,其价值和魅力也是多重多面的。

①时势造英雄,历史著俊杰

素有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之说,项羽则是典型其人。毛泽东作为伟大政治家、军事家和历史学家,熟读二十五史,评述历代帝王,项羽属于涉及最多、解读最细者之一,论项羽得失,题诗赋诗,甚至观戏动情,为之改容,似无其二。项羽是青少年时代周恩来心目中的英雄,并将其与法兰西帝国缔造者、卓越的军事家、政治家拿破仑一世皇帝并列起来研究而被论为“世界之怪杰”。

周恩来论曰:“[项羽],世界之怪杰也。具并吞八荒之心,叱咤风云之气;勇冠万夫,智超凡俗;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敌邦闻之而震魄,妇孺思之而寒胆;百世之下,犹懔懔有生气,岂仅一世之雄哉!是犹其勇之着于外也。若其关系于世界之进退,人类之盛衰,又非一时豪俊、二三学者所可同日而语。……吾之所谓造时势之英雄也。”(《项羽拿破仑优劣论》)

项羽作为时代的风云人物,早在汉初就载入史册,最早的文献是汉初学者陆贾所撰《楚汉春秋》,其后是《史记》,班固说司马迁“述《楚汉春秋》,接其后事,迄于天汉。”(《汉书·司马迁传》)再后便是《汉书》,其《项籍传》基本上算是《项羽本纪》的转引本。嗣后的《通鉴》、《通史》和秦汉断代史、楚汉战争史,大抵均以《史记》、《汉书》为蓝本,立章辟节地讲述项羽事迹。

②英雄谱史诗,文艺创悲剧

项羽、虞姬的功德、业绩、人格、爱情等等都有典型的社会意义和人生价值范式,尤其是如鉅鹿之战、章邯降楚、鸿门宴、分封诸王、彭城之战、汜水之战、固陵之战、垓下之战、四面楚歌、乌江自刎,几乎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太史公都记述得十分细腻,十分撼人,殊引政史家评说,广为文学家咏叹。

以项羽为对象的史论、文赋、诗词、曲艺、杂剧、小说、绘画、雕刻等各类文学艺术,历代创作不绝,千古作品,汗牛充栋。尤其是赋咏项羽、虞姬的诗词之多更是难以计数,一个作者为之留下四、五首作品的是为常见,创造了两汉人物入诗频率的最高纪录,创作了夫妻事迹入诗频率的最高纪录,而且贯史悠长,从不间断。

项羽、虞姬垓下离别之情之歌,在其死后不久即见载史书,很快即以《垓下歌》和《和项王歌》之名辑入《乐府诗集·琴曲歌辞》。时入晋代,一代名道许真君将项羽、周瑜作为英年早逝的悲剧典型写入他的劝世曲《戒怒歌》。南北朝而至隋,乐府音乐家让一个个、一群群的歌妓以虞姬身份来演唱《项王歌》,歌喉凄惨,如泣如诉。项羽、虞姬悲剧,早于唐代就作为典型的咏史诗、爱情诗的最佳素材被引入创作,几乎遍及各期的大家名家诗卷。经过学者张守节诠释《史记》,《垓下歌》、《和项王歌》被推崇为“史诗”而倍受国人重视,理所当然地成为唐教坊曲的重点题材。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