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浅析曾国藩对联的古文笔法

时间:2010-11-20 19:27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作者:张小华 点击:

[摘要]曾国藩对联自古文脱胎而来,文气喷薄,如干莫不可逼视。构篇一字立骨,立意巧于避忌,行文回风激水、一波几折,遣词巧力并绝,寥寥数句,而余味无穷。

[关键词]曾国藩对联古文笔法

曾国藩在晚清特定历史文化背景下,发展了桐城派古文理论。在文道关系上,既主张经世济民,又强调怡情悦性;在创作理论上提出“情”与“理”结合的自然惬适,倡导“阳刚之美”。他的文学思想,使“文蔽道丧”的桐城古文得以中兴。作为一个古文大家和对联大家的曾国藩,在精心构撰对联之时,他的古文笔法会不知不觉地融入其中,从而使他的对联有着独特的魅力。本文参照清人李扶九、黄仁黼的《古文笔法百篇》试着对曾联加以分析。

挽汤鹏

著书成二十万言,才未尽也。

得谤遍九州四海,名亦随之。

此联被誉为“奇气喷薄,如干莫不可逼视”“俱极倜傥”。汤鹏二十岁中进士,聪明过人,其诗极其豪放,才气十足。所著《浮邱子》政论文集洋洋洒洒二十二万字,时人赞誉甚高。但其行为在曾氏看来却有点怪诞。“汤海秋久与之处,其人诞言太多,十句之中仅一二句可信。”本联以汤鹏的“才”“名”为眼,曲折变化。“著书成二十万言”本应是逞才逞气,但曾氏却说是“才未尽也”,在褒的基础上更进一层。“得谤遍九州四海”是一件极不光彩之事,是对汤鹏的贬,然而,笔锋一转“名亦随之”。整首联,上联先扬,在扬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写到此处,把汤鹏的才说到极点,似乎对汤氏不好再用其他语言来评价了。下联于是就荡开一笔,先说他的缺点,说时人对他的贬损,“谤遍九州”可知他的臭名,可谓臭名昭著,但并不是真的说他的臭名,而是以此作伏笔,臭名之后,对他的赞誉也不绝于世,“名亦随之”。下联就在反衬的基础上更进一层完成了对汤氏的颂扬。《楹联新话》对此联有评价:“独曾文正才力标举,夭矫老苍,自成一格。亡友马宾侯称其运古文法于联语中,洵不虚也。其最佳者,如挽汤鹏。”

挽梅霖生太史钟澍

万缘今已矣,新诗数卷,浊酒一壶,畴昔绝妙景光,只赢得青枫落月。

孤愤竟何如,百世贻谋,千秋盛业,平生未了心事,都付与流水东风。

此联被誉为“文正惬意之作,百年来,何人敢与抗手”。“梅霖生太史讳钟树,以词臣终老,未克一展伟抱,旋即辞世。”“万缘今已矣”满腔感慨喷薄而出,然后徐迂道出梅氏往昔生活状态,从内容、情感、语气上较首句舒缓。最后来一句“只落得青枫落月”,“只落得”是在中间三句上的又一次转折,使语气又跳跃地承接了首句“万缘今已矣”的似是无奈的感慨。整个上联气势如喷涌而出的江水,突破一个险峻的隘口,进入了一个比较宽阔的水面,在人们的审美期待中下联应顺流而下。但是,曾氏的高明,或是高超之处在此又体现出来。下联“孤愤竟何知”一个设问再次把读者期待心理提起,如回风激水,蹙蹙生漪,在再次历数所愤所憾之时结束全联。一波几折,不引古,不用喻,层层翻新。

挽马端敏

范希文先天下而忧,曾无片时逸豫。

来君叔为何人所贼,足令千古悲哀。

对于“挽语有极难措笔者”曾氏又用另一笔法来写。马端敏在校场被刺杀,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一个总督在校场上被杀,于清政府来说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曾氏于是隐而不谈这一点,“只刺取一二”,因“不胜称愿,则取其特别者言之,亦足动人”。如此联语“飞鸣处仅‘来君叔为何人所贼’八字,盖略其同而单言其异也。”正如《古文笔法百篇》所说,“巧于避忌,最为得体。”其次,此联也用了一个衬托法,“凡对联出幅略平淡无碍,惟对幅则不可不求压倒出幅。对幅一奇警,出幅虽平淡,亦被衬好,此联即其例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