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绩溪曹氏支祠太平天国壁画考

时间:2010-12-20 12:35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秩名 点击:

1950年11月,安徽绩溪旺川曹氏支祠太平天国壁画的发现,引起全国史学界高度重视。我国太平天国史学家罗尔纲先生曾撰文《绩溪曹氏支祠太平天国壁画考证》(见1957年《安徽历史学报》创刊号),应该说这是一篇很重要的考证文章。嗣后孙百朋、葛召棠两位先生提出异议(见《关于绩溪曹氏支祠的壁画是太平天国嫡系部队所绘的考证——对罗尔纲先生提出几点商榷》,刊于1957年《安徽历史学报》创刊号),相继又有刘序功先生提出不同看法(见《旺川攻城壁画是太平军胜利攻克旌德县城考》——对罗尔纲先生《绩溪曹氏支祠太平天国壁画考证的商榷》,刊于1959年《安徽史学通讯》第一期)。孙、葛一文认为太平天国壁画攻城图绘制的是旌德县城,其攻城部队是太平天国嫡系部队;否定了“太平天国不准绘人物”的说法。刘文则认为攻城图所示攻克的是旌德县;壁画绘制时间是在1860年首克绩溪。鉴于这场学术争鸣,时间虽然过去了近半个世纪,但观点并未达成共识,歧义依然存在,因此有待进一步研究的必要。笔者早年随安徽文物鉴定专家组去皖南考察,对太平天国旺川曹氏支祠壁画,作了一番考察,增添了许多感性认识。试就孙百朋、葛召棠及刘序功等先生提出的问题,粗略谈点个人看法,以就教同道。

一、太平天国部队的组成成分

太平天国壁画攻城图所示:攻东门的队伍手持“粤东同义”大旗及黑白相间的花旗,是攻城的主力军,攻龙西门的队伍是其配合部队,手持太平天国大旗。显然这是两支不同性质的部队,从太平天国史看,还没有出现过太平军战士放弃自己的政治主张和信仰去高擎“粤东同义”旗帜或“花旗”的。因此持“粤东同义”、“花旗”的部队,并不是太平天国嫡系部队。按太平天国部队组成成分,有广西拜上帝入伍的老兄弟,有在沿途征战中自愿入伍的战士,有被“掳胁”入伍的战士,有皖北的捻军及广东的天地会部队。手持“粤东同义”大旗的部队正是一支天地会部队。进驻旺川绘制壁画的部队,从广义上说是太平天国部队,从狭义上说它是一支太平天国属下的广东天地会部队。

孙、葛一文认为“我们从史实考证,历史资料说明先后到绩溪的太平天国部队都是嫡系部队,没有天地会的部队”、“太平天国庚中十年正月,旌德第一次解放是匡王赖文鸿的部队;同年五月旌德第二次解放是襄王刘官芳的部队;同年八月旌德第三次解放又是匡王赖文鸿的部队”、“查侍王李世贤,匡王赖文鸿、襄王刘官芳部队,都是太平天国嫡系部队,绝非如罗先生所谓‘是由广东天地会归附翼王石达开部下的太平军”,并认为“石达开部队既未解放过旌德,又未到过绩溪的旺川,他们怎么可能在旺川的曹氏支祠绘上解放旌德的‘攻城胜利图’呢?”

孙百朋、葛召棠两位先生的说法看来言之凿凿,但却经不起推敲,也就是说两位先生对太平天国部队的组成成分缺少稽考,因而很难得出正确的结论。罗尔纲先生在考证中写道:“粤东同义’旗帜,这一支队伍,正是太平天国乙荣五年(咸丰五年)冬,在江西加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部的广东天地会。”罗先生的考证符合历史史实,关于天地会加入太平天国事,清方奏报及曾国藩的报告均有详细记载,夏燮《粤氛纪事》:指出广东天地会“犷悍不可制”、翼王石达开“乃示以羁縻,会其自树一帜于江、皖间”、“借以牵扯制官兵”。这些记载都为第一手资料,应为可信。

二、“不准绘人物”是太平天国一条制度

翻开《太平天国印书》,虽然没有提到太平天国“不准绘人物”这一规定。但久居天京的涤浮道人在其《金陵杂记》中明白写道太平天国“不准绘人物”。缘于这一记载,罗先生结合江、浙、皖发现的太平天国遗存壁画作过周详考证,认定涤浮道人所记是实,故提出“太平天国不准绘人物”之说。尽管太平天国有这样的规定,但从我们见到的太平天国壁画,还是有人物出现,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对待,具体分析研究。从历史上看,违禁的例子并不少见。诚然,太平天国自不能免,尤其在太平天国后期,纲纪紊乱,壁画中出现了人物,不能视为是一件奇怪的事。如浙江金华侍王府就是一个特例,壁画中绘有人物,研究太平天国史的人都知道侍王李世贤傲强任性,因此违禁对他来说是性情使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