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王茂荫被马克思写进《资本论》史实考

时间:2011-08-11 16:3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曹天生 点击:

摘要:王茂荫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唯一提到的中国人。根据笔者的研究,其经过是:俄国驻北京布道团第13班的修士大司祭巴拉第搜集到清廷内阁关于纸币的奏折,然后交于修士司祭叶夫拉姆皮译成俄文,并由巴拉第编入《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第三卷,于1857年出版。1858年德国人卡尔·阿伯尔博士和F·阿·梅克伦堡将《论著集刊》前三卷选译出版了德文版《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马克思就是根据德文版该书了解到王茂荫及其货币观点的,从而在《资本论》第一卷中作了标号为(83)的注释。鉴于资料宝贵,本文特全录俄文,并附译文,又录王茂荫《再议钞法折》,供读者三相对照研究,以使读者全面了解王茂荫被马克思写进《资本论》的详细过程,并进一步理解马克思在其巨著中提到王茂荫及其货币理论的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  王茂荫  货币观点 叶夫拉姆皮  巴拉第

王茂荫(1798-1865)是马克思在其巨著《资本论》中唯一提到的中国人。马克思是这样提到王茂荫的:

清朝户部右侍郎王茂荫向天子上了一个奏折,主张暗将官票宝钞改为可兑现的钞票。在1854年4月的大臣审议报告中,他受到严厉申斥。他是否受到笞刑,不得而知。审议报告最后说:“臣等详阅所奏……所论专利商而不便于国。”(《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卡尔·阿伯尔博士和F·阿·梅克伦堡译自俄文,1858年柏林版第1卷第54页)

马克思的这段话见于人民出版社1975年中文第1版《资本论》第1卷第146-147页(83)的注释。

王茂荫是安徽歙县人,他34岁中进士,道光朝先后任主事、员外郎等职;咸丰、同治朝先后任过陕西道监察御使、山西道监察御使、礼部给事中、兵部给事中、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兵部左侍郎、吏部右侍郎等职,作为言官,王茂荫在任职期间,不断向最高统治者谏言,为巩固封建统治出谋划策,其思想主要体现在《王侍郎奏议》中。学术界普遍认为,王茂荫的货币思想是我国封建社会货币理论的最高成就,也正因如此,在1864年出版的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第1篇第3章中,当马克思在谈到货币或商品流通,论述“强制流通的国家纸币”问题时指出:“这种纸币是直接从金属流通中产生出来的。而信用货币产生的条件,我们从简单商品流通的观点来看还是根本不知道的。但不妨顺便提一下,正如本来意义的纸币是从货币作为流通手段的职能中产生出来一样,信用货币的自然根源是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 为此,马克思作了上引的那个注释,专门提到了王茂荫关于“主张暗将官票宝钞改为可兑现的钞票”的观点。这段话的德文原文是:

“Der Finanzmadarin Wan-mao-in liess sich breigehen, dem Sohn des Himmels ein Projekt

zu unterbreiten,  welches  versteckt  auf  Verwandlung  der Chinesischen Reich Sassignaten  in  konvertible Banks noten hinzielte. Im Bericht des Assignaten Komites vom  April 1854 erhält er  gehörig den Kopf gewaschen. Ob  er  auch  die  obligate Tracht Eambushiebe erhielt, wird nicht  gemeldet . ‘Das Komitee’, lautet es am Schluss des Berichts, ‘hat sein Projekt aufmerksam  erwogen und findet dass alles in ihm auf den  Vorteil  der  Kaufleute  ausgeht und nichts für die Krone vorteilhaft ist.’

(‘Arbeiten  der  Kaiserlich  Russischen Gesandtschaft  zu  Peking  über China. Aus dem Russischen von Dr. K. Abel und F. A. Mecklenburg, Berlin 1858 ’,Bd.I.S.47 ff .)”

那么,王茂荫是如何被马克思写进《资本论》的呢?现根据笔者所掌握的材料就这个问题作些考证,以揭示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

(一)

根据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注释,马克思是根据德国人卡尔·阿伯尔博士和F·阿·梅克伦堡根据俄文翻译的1858年柏林德文版《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第1卷第54页而了解到王茂荫及其货币观点的,因此,我们必须考察俄文版《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而问题就在于实际上不存在俄文版《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这本书。是什么原因呢?这实际上是翻译上的失误所造成的。中山大学历史系蔡鸿生教授曾对此作过专门研究,他指出:“马克思直接参考的那部1858年柏林版德文书,无论全集本还是单行本《资本论》,都译作《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这是很不确切的。因为,‘帝俄驻北京公使馆’是1860年(咸丰十年)根据《中俄北京条约》正式设立的,而公使巴留捷克迟至1861年7月8日才到任。在此之前,北京只有‘俄罗斯馆’,即俄国驻北京布道团的驻地(位于东江米巷玉河桥西街北),其性质、任务和成员,与公使馆完全不同。查德译本所依据的俄文原著,其实是《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这是一套4卷本的汉学丛刊,第1至第3卷刊于1852-1857年,第4卷刊于1866年,均由俄国外交部亚洲司在彼得堡印行。1909-1910年再版,承印者为俄国驻北京布道团附属圣母安息教堂印刷所。《论著集刊》前3卷问世后,即由卡尔·阿伯尔博士和F·阿·梅克伦堡译成德文,于1858年分两卷在柏林刊行(Arbeiten der Kaiserlich Russischen Gesandtschaft zu Peking über China, sein Volk, seine Religion, Seine Institutionen, socialen Verhaltnisse. Aus dem Russischen nach dem in St.Petersburg 1852-1857  veroffentlichten  Original von Dr. Car. Abel und F. A. Mechlenburg. Berlin,1858)。德译本是选本,而且正文与注释是分卷出书,故编次较俄文原著有所变动,记述王茂荫事迹的文章,原载于第3卷,而在德文版中则被编入第1卷去了。”既然马克思是根据德文版《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而了解到王茂荫货币的观点的,又因为该书又是根据俄文版《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1852-1857)而译的。这就不能不说到这套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从作者的写作、编译到出版的情况。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