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代江南徽州典当商的经营文化(10)

时间:2011-08-14 09:3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振忠 点击:

典当商与盐商、木商号称“闭关时代三大商”,徽州启蒙读物《日平常》这样描摹此一行当:“开典当,真个稳,获得利兮容得本,估值当去无几赊,生意之中为上顶。” 典当生财有道,是诸般生意中的上好行当,典业中人的身价自然亦水涨船高。首先,进入典铺从业需要专人介绍。其次,典铺中的职员,都是由学生出身的一步步做上来的,他们熟悉典铺中的各项业务手续与相关技术(如银钱进出、典物保管等,这些均较一般商店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故而只要没有特别的过失,常能长期任事而不被更换,于是,典业中人在传统商界中自成一体,其他外行人几乎无从插足。再次,典业中人的待遇比起其他店肆的要好。另外,进出典铺者形形色色,不仅有现时的下层民众,而且还有先前的富商大贾。而当进赎出的典物亦各式各样,既有廉价的什物,也有价值连城的物品。这使得典业中人的眼界往往很高,“典业之中,进出之大,人皆谓大行大业,见闻多广,天然出色,事事皆能”,由于见多识广,故而典业中人“关门自大惯,一派充壮惯,目看排场惯,耳听阔气惯,吃惯穿惯,懒惯用惯,高楼大厦登惯,粗工打杂使惯”。综上所述,无论是求职门坎、从业技术、日常待遇,还是阅历的人物、经手的物品等,典业中人均独具特色,故而在社会中具有相当显著的地位,相当于现代社会中的“白领”。由于这种独特的地位,使得典业中人天然地具有高人一等的心理。

而在典当交易行为的过程中,典当业者与出典人作为两造,后者或因生活窘困,或因一时难于周转,而将财物出典于当铺。一般说来,完全是处于弱势的地位。相比之下,典铺外观崇垣环围,门禁森严,再加上典内高高的柜台,典当业者居高临下,更是凸显了其人在此类交易过程中的强势地位。这就塑造了典当业者独特的心理,极易滋生出对弱者的鄙视。民国时人叶仲钧所撰《上海鳞爪竹枝词》中有《当几钿》:“世上贫民最可怜,东西拿去换铜钱。当商执物高声问:‘究竟汝须要几钿?’”这首竹枝词,形象地刻划出了徽州朝奉颐指气使的口气。而另一首《徽骆驼》条则这样写道:“朝奉狰狞赛恶魔,徽州籍贯最为多。高居柜上头垂下,又似双峰屎骆驼。”这是民众心目中徽州朝奉的形象。揆诸史实,竹枝词并非夸饰不实之辞。民国时期,据对豫鄂皖赣四省典当业的调查显示:

农民典押衣报,多属应急,实逼处此,无可奈何。然羞恶之心,人皆有之,苟典当方面之营业人员,对此等顾主之来,稍示和气与同情,羞恶之念得以稍息,融洽实多。惟据调查结果,典当方面,什九不然,对于持粗笨衣物前来典押者,常示傲慢之色,令人难堪。

典当业者的傲慢,显然容易引发社会弱势群体的不满心理,以致出现对徽州朝奉的种种负面印象。“徽州朝奉脸”意指冷冰冰的脸色,而“徽州朝奉口气”则意味着自夸的口吻,均为世人所痛恨。《此中人语》曰:“近来业典当者最多徽人,其掌柜者则谓之朝奉。若辈最为势利,观其形容,不啻以官长自居,言之令人痛恨。”典铺领有官府颁发的“行帖”(典帖),各级衙门经常将各类公积金发典生息,故而典铺往往以“奉旨开当”自居。《绘图最新各种时调山歌》辰集中收录的《新刻三十六码头》,首句有:“正月梅花报立春,文武官员在北京,当朝里奉徽州去,油车小工出长兴。”其中的 “当朝里奉徽州去”,在另一册《新编百草梨膏糖全本》中作“当典朝奉徽州出”,都是指从事典当业的“徽州朝奉”。两句文字的对应,恰恰反映了典业中人以官商自居的心态,由此亦可以理解前述种种令人痛恨的举措神态。

除了典当业者独特的心理外,典当经营中的一些具体做法,也常常引发出典人的不满。如典当业者在登记典当品时,往往冠以“破烂”、“碎废”等恶劣字眼,殚精竭虑地将典当品描绘成不值钱的物品,藉以避免日后因典当品损坏而引发的纠纷。“虫伤、鼠咬、霉烂等项,皆系各听天命,毫无责任。此种规定,各典皆明白载于当票之上,千篇一律。即有变故发生,物主亦无置喙地。虫伤、鼠咬、霉烂,本所难免,故典质人之损失,有时有出于意料之外者”,这自然也会引起出典人的不满。另外,由于生意上的争执,有时还会酿成纠纷乃至官司。典当柜台是最容易引起争端的地方,常因“一言不合,暴怒横加,两不相让,争端而起。每有微末之事,至成讼案”。在这种情况上,典铺也往往难逃仗势欺人之嫌。

当民众的怨恨郁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通过各种渠道加以渲泄。于是,徽州朝奉被称为“鑞夜壶”(亦即锡夜壶)、“卵袋朝奉”等,当铺夥计被称作“呆物”,正如盐商被称作“盐呆子”(见《儒林外史》)一样,成为世人憎恨、讥讽的对象。对此,《天籁集》中收集的一首江南民谣可作注脚:“龙生龙,凤生凤,麻雀生儿飞蓬蓬,老鼠生儿会打洞,婢妾生儿做朝奉。”虽然这指的是全体徽商,但典商首当其冲,则是毋庸置疑的。晚明凌濛初所著《初刻拍案惊奇》第十五卷中对于“徽州朝奉”的刻划,更是入木三分:“却说那卫朝奉平素是个极刻剥之人,初到南京时,只是一个小小解铺,他却有百般的昧心取利之法:假如别人将东西去解时,他却把那九六七银子充作纹银;又将小小的等子称出,还要欠几分等头;后来赎时,却把大大的天平兑将进去,又要你找足兑头,又要你补够成色,少一丝时,他则不发货。又或有将金银珠宝首饰来解的,他看得金子有十分成数,便一模一样,暗地里打造来换了,粗珠换了细珠,好宝换了低石——如此行事,不能细述。……”类似于此的描摹,在明清以来的小说、俗曲中屡有所见。如在江苏太湖中的洞庭东山,就流传着一首《虫名十二月花》:“十一月里茶花开, 红头百脚摆擂台,蛤蟆有点勿服气,灰骆驼卜笃跳上来。十二月里腊梅黄,跳蚤居然开典当,瘪虱强横做仔臭朝奉,老白虱上来当件破衣裳。”这首民歌,亦见于王翼之《吴歌乙集》,作:“跳蚤有做开典当,瘪虱强要做朝奉,白虱来当破衣裳。”“(老)白虱”亦即虱子,“红头百脚”是指蜈蚣,而“灰(徽)骆驼”则为徽商(尤其是徽州典铺中的头柜朝奉——俗称徽老大)之习惯性称呼。从小说、民谣、俗谚中,今人不难读出昔日民众的愤懑之情。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