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代江南徽州典当商的经营文化(11)

时间:2011-08-14 09:3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振忠 点击:

2、典当业之禁忌及“福“的观念。

为了约束典当业者的行为,或典当业者出于自律的考虑,民间社会乃至典当业耆宿都从因果报应的角度,谈到典当业的禁忌。《典业须知·达观》:

语云:“衣落当房,钱落赌场。”不知爱惜,糟蹋最多。在此场中,最易造孽。尔等后生,现习典业,身居大厦之中,日在银钱丛里,丰衣足食,谁晓艰难?大凡典业,过处全在包房,踏进包房,尽是孽地。孽根从幼所积,幼小无知故也。凡习典业者,无好收场,无好结果。何故也?只因眼界看大,习以为常,视人家当进货物,如同草芥,轻弃字纸,随心所欲,不知物力维艰,不知来路非易,孽根渐积,日久年深,相德表尽,根本全弃,以致有妖[夭?]年者,有终老无子者,造[迨]至醒悟,追悔已迟。惟望后之君子,责在包房,做一日事,尽一日心,见物惜物,见字惜字,不辞劳苦,勤于检点。出了包房,过就无分。所谓衙门里面好修行,是好作福之地,切莫弄巧贪安,自为得志,糟蹋过甚,天理难容。愿我同人,勤修所职。现在之福,不可不惜;将来之福,不可不培。惜福延年,家门吉庆。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能如是存心,天必赐汝以福耳。

这里谈到——典当铺中的包房,就像衙门中的幕馆一样,都是造孽之地。这主要是指典业中人,往往不爱惜他人的典当物,随便放置乃至糟蹋,常常造成出典人不必要的损失。因此,典业耆宿主张:修身行善,积德惜福,均应从包房开始。有鉴于此,书中另有“惜福”条,具体指出积德惜福的途径,换言之,也可以说是从业的规范:“凡卷包,必须留心,估值看价,为将来升柜地步。衣物上手,务要心存天良。当进之货,视如己物。遇好绸衣,细心翻褶,当衬纸者用纸衬好,当包纸者务用纸包,切切莫糟蹋。无论取去满出,一无风渍,方见诸君存心厚道,忠恕待人,获福无量。柜上解草索麻皮钱串,均可答用,莫嫌费手,暗中掷弃。须知物力维难,在东家虽不计此,而自伤阴德甚大。存箱纸或有极破,而不可再用,遇有包小好包者,将此破纸包之,亦是惜福之道。久存此心,天必顺之。至于鑤牌,宜惜鑤花,非惜花也,惜字也,务必细心收拾入炉。各处字篓,朔望扫包楼时,随将字篓带下,检入字炉。且满货卖客,向有旧章,衣不解带,提衣不让,典规皆同。凡遇器皿、铜锡等项,不可损坏,或原来有盘盖千头等物,务必寻齐配好,此亦心存忠厚之道。若遇衣客遗下物件,检必归还,切莫贪小,致败名节,务宜慎之。再者,栈房之米谷,极易狼藉,职司其事,宜常勤扫,须知一粒之成,亦关农力”。“栈房之米谷”,可能是指当时常见的徽州“米典”。在此处,作者谆谆教诲典当业者要将心比心,将他人之物视同己物,爱惜铺中的典当物,不要暴殄天物。有鉴于此,卷包时应格外小心,细心照料,不能贪图便利,随意掷弃零散物品。“早晨归包,务必认真,不可将就,虚行故事。现今存箱包多,架上务要整齐。铜锡等物,须得摆好,不可损伤。切莫贪懒,勤力惜物,可获延身。倘若贪懒,糟蹋人家货物,天损阴德。包弄有牌落地,务望认真追查挂好。地下小票,随手捡入字篓,每逢包房,概设字篓,以便而放,且归回楼,必须看明某字千百号头,归于原处,切勿贪懒,因其顶仓费事,随意乱归,以了门面。取票复到,忘记何处,误事不小”。这是说,在典当物品保管中,什么样的物品应放置于何处,都有固定的程序和层次,不应当随意放置。否则,一旦错乱,倘若再遇到柜上忙中出错,随手发出,典铺自然必须赔偿,受累非浅。另外,《典业须知》还建议,寻包务必用梯,有时遇到脚跟借力,应当找一件经得起践踏的粗衣垫在脚下,不可不分好歹地糟踏货物。

在《典业须知》中,还不时涉及敬惜字纸的观念,作者告诫学生晨起洒扫,见字纸应随手检入字篓,“倘能存心敬惜字纸,胜于求福名山”。根据梁其姿的研究,惜字积德以求功名的想法,从明代中后期起开始普遍。而且,随着善书的流行,惜字的习俗愈趋盛行。对于农工商贾而言,惜字能带来禄运的阴德。清初苏州彭定求著有惜字会文,倡议禁止铺家用字纸包装货物,禁止用有字的纸做鞋、窗扇、雨伞、烛心之类,并劝商家用花样代替字号,禁止人用字纸作还魂纸,甚至禁止在磁器底部描字等。善书对于人们坐卧起居等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均有重要的影响,而在《典当须知》中,“太上曰”之类偶尔也见诸字里行间,而阴骘文之类的善书更是被极力推荐的读物,因此,惜字求福的观念自然是深入人心。

针对典业中人往往有颐指气使的陋习,《典业须知》还专门提到处理与顾客关系的问题:“凡升柜缺,初临场面,切宜仔细,可免错误。宽厚待人,且多主顾。见妇女勿轻戏言,遇童儿更要周到。柜上发货,包内小票务概模出,乡人无知,最多糟蹋。……若是乡间路途遥远,取赎少带钱文,为数无几,红熟紫钱,何方帮用,自留买物,未见大亏。再或缺少数文,周全处亦是方便。在我所亏无几,省人周折,都是善事。如遇侮金、铜冲当等情,可恕即恕。及至鸣之地保,警其将来,亦一善处之法。柜外闹事,不执意经官,厚道待人,阴德遗与儿孙也”。另一处也有类似的说法:“同柜诸友,第一要顾生意为最。性气仍要和平,不可拣精择肥,大小皆是生意。况当典柜台,乃是非所在,不如外人之意者多,口角争端,在所不免。当此口角,不可认以为真,要知与外人不过片刻之聚,立时分散,何必用血气之勇而不相能?即让一句,亦就了事,言语平和些,亦可不争。假有小钱不多者,其来人路远,又何方[妨]拣[减]些以成其事,此所谓得方便处行方便,亦获福之一道也。假若不然,芥子之微,弄得不了,典中望下不去,必须经官,而后带累东家,花费银钱,同事大众不安,彼时却悔当初,已怃及矣。慎之!慎之!”上述两条都指出:典务生意最重要的是在柜上,生意之大小,是否有争端,都是由此而起,故而为典铺中的关键所在。因此,“徽老大”(头柜朝奉)要宽厚待人,不可调戏妇女,对于儿童更要好好接待。对于那些见识不多的乡下人也要妥善处置,即使取赎时少带了一些钱,倘能省其来回奔波的周折,也是善事一桩。至于因争执引发的纠纷,不要轻意告到官府,这也是厚道积德、为子孙求福的善事。早在明末,金坛典质铺俱系徽商,“典利三分,银水等项几及五分”。根据民国时期的调查,典业职员“恒利用种种陋规,以维持待遇微薄者之生活。如存箱费每元一分,足利按息百分之二,公抽月息,找零小扣,获利提成等等,均可积少成多,年终分润。是以典业中之职员,薪资虽每月数元,或每年数十元,而其生活,尚颇裕如者,即因薪金以外,尚有若干收入之故也”。与此同时,“典押者除担负规定利息之外,尚有种种费用,需于当入时或赎出时缴纳。此种费用,常不列叙于票据之中。如存箱、皮纸、足利等费,及找头之任便折合等,均为旧典业中公开之剥削。以数额言,对个别之典押人,虽属有限。而究有欠于公道,更不啻加重利息也”。《初刻拍案惊奇》中卫朝奉,其刻剥取利的手法之一即与此有关。换言之,由于在典当经营中,除了规定的利息之外,还有存箱、皮纸、足利和找头等费,这些费用成为典业中人的额外收入,因此,路途遥远的出典人倘若少带了钱文,典业中人如能酌情处理,其实对于典当业者本身影响甚微。此种临事斟酌与人方便,自然可视为典业中人的积德求福之道。另外,虽然说遇到纠纷,典业中人往往“自仗门槛高,遇事有东家出场,送官究治,俱走上风”,但从因果报应的角度来看,那样做却是于阴德有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