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徽州人的和谐思维及实践(3)

时间:2011-08-15 23:0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利山 点击:

徽州古村落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是徽州先人践行中华古代生态伦理哲学,“与天地和德”精构巧思的伟大杰作。徽州古村落的布局选址,古民宅、古祠堂、古牌坊、水口、街巷、廊亭等等建构,徽派建筑中都蕴含着丰富的徽州“和”文化。据舒育玲先生研究(21),徽州先人创造性地按照“风水”理论,在青山绿水的皖南山区,努力地营构了一个“天人合一”、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最佳人居环境,把人类住的文化发挥到了极至。

徽州古村落大多依山傍水,讲究“山水为血脉,草木为毛发,烟云为神采”。人们重视绿化,禁伐、禁渔,讲保护龙脉,龙脉是村庄的命脉,实亦中华之文脉。人们对天地,对自然都有一种敬畏之心。徽州古村和屯、堡、塞等别处村落把对他人的防御放在首位有所不同,虽是大姓聚族而居,却并不排他,具有开放性,共公性、包容性、吸纳性。徽州古村落一般不设村围墙,歙县昌溪的石头城墙主要是为挡北风而设,不少村落是古官路通道,或邮驿递铺,村头村尾均有石板路和各村相通,路亭茶亭遍布乡间为过往行旅提供歇憩方便,大路两边开店铺、作坊、轿行、货栈、设美人靠关注商客劳顿,不少村落因此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徽州乡村古街。徽州古村落特别重视祠堂厅坦、水口园林等公共场所的营构,为人际交往,融洽族众乡邻提供了重要场所。

徽州古村落中的古民宅,封火墙不仅为防隔墙失火,也是为防自身有失殃及邻家,有与邻为善的思考;西递胡文照在村中十字街口将墙角削去,退进几尺,“作退一步想”,首先是“作退一步为他人想”,给村民公共活动留方便。徽州人与天地和德、与社会和融在这里得到了突出表现,那些在徽州呈坎等地随处可见的圆形墙角的处理,都含有这种徽人的和谐思维。徽州民间约定俗成“滴水三尺”,为了不致使屋檐水浇坏邻居的墙面,徽州古民宅大多屋檐很短,不超一尺,留两尺谦让于他人,自然形成了众多狭窄幽长的巷弄。屋檐设计蕴含了许多睦邻的心意。

徽州古村落亲近自然、融入自然,倡行“我爱邻居邻爱我,鱼傍水活水傍鱼”、“德邻仁里,义路礼门”(22),是一部韵味隽永值得人们深入品读的历史书。

作为中华传统文化在在特定时段,特定地域的典型代表,徽州文化虽有其保守、封闭的一面,但是它的时代创新性和开放、包容性更值得人们关注。历史上的徽州人对“和而不同、同则不继”有自身的特别体认。正是由于汉代以来中原移民和山越土著长期的共处、和融、同化,才会有徽州历史崛起的根基;而当朱子理学风行“程朱阙里”几乎独霸徽州思想阵地时,元代的郑玉和赵们却清醒地看到了朱学和陆学各有不足,提出了“和会朱陆”的命题;清代的戴东原对程朱理学特别是作为官方哲学的后儒理学作出了尖锐的批判,集中地反映了徽州文化自我更新、生机勃发的活力。徽州人一般“读朱子之书,秉朱子之教”,而休宁还古书院却一度是王学的重要讲坛,连汪道昆这样的大学者,也推崇象山之学。徽商大多首肯象山之学以治生为先,勇敢地冲破传统籓篱,向贱商观念挑战。务实的变通形成了“天下之民寄命于农,徽民寄命于商”的新习俗。有意思的是,古紫阳书院里,人们也没有采纳老儒叶的激烈反对,仍把戴震和其它徽州理学先贤排在一起,享用供奉的冷猪肉。至于齐云山道教圣地,张天师和观世音们共受人间香火;郑之珍把佛家的出世和儒家的入世合二为一等等,都无不有徽州文化这种“和而不同”的痕迹。

历史上的徽州先贤和徽州百姓,为了构建那个时代的和谐社会,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其“社会和谐”的思考和思想智慧与中华文化一脉相承,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当然,由于时代和阶级的局限,这类文化遗产有自身的不足,然而,认真发掘和探析这些重要的文化遗产,对我们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仍然有深刻的启发借鉴意义。我们今天和谐社会的构建,既是马列主义的伟大创新,也是对中华传统社会和谐思想的传承和弘扬。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世纪大业,需要我们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用和谐的思维认识事物,以和谐的态度对待问题,以和谐的方式处理矛盾,使崇尚和谐、促进和谐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和价值追求,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共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丙戍冬于屯溪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