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胡天注与“胡开文”墨业考证

时间:2011-08-24 19:1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胡云 点击:

摘要:“休城起首胡开文墨店”,这块招牌为胡天注于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在休宁县海阳镇西街树起,至今240多年,影响深远。也成为徽学研究中的一个热点话题。然而现存的各种文字中,多有不实及笔误之处,为正本清源,对胡天注与“胡开文”墨业进行了深入全面的考证,以除非存是。

“休城起首胡开文墨店”,这块招牌是胡天注于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在休宁县海阳镇西街树起的。天注在市场竞争中,重质量,守诚信,法必依古,式必从新,儒贾合道,力挫群雄。这块金字招牌一直保持至今,时达240年之久。以致有人著文誉其为“徽墨大鳄胡开文”[1](P188)成了徽墨的代名词。

“胡开文”从创业至今240年的漫长岁月里,在今天一些见在的文章书籍里,奉承贪昧,涂改史实者有之;立言名世,标新立异者有之;敷衍文抄,张冠李戴者有之。如:将“胡天注名在丰”抄成“胡天注,名胡正”。“注”错成“柱”。把其次子胡余德“名正”错抄与其父天注[2](P507),致使屯溪徽州胡开文墨厂塑胡天注像的简介,以及《黄山日报》登载评定30名上千年杰出人物名单[3],都据此将其错成“天柱“、“名正”;甚至有人断章取义,将胡天注所创的“胡开文”店号,说成是次子余德“又号开文”,以人号为店号,把开文墨业说成是其次子余德所创,如此等等,谬种流传,贻误后世。为了除非存是,以正视听,特考证如下:

一、《思齐堂分居阄书序》考证

天注生前所立《思齐堂分析阄书序》(未果),传世可见两种①。其次子余德所立《思齐堂分居阄书序》(已果),传世可见三种②。(天注立的分家阄书序以下称《原序》,余德立的分家阄书序,以下称《后序》)。从《原序》与《后序》的内容看,大同小异。从小异中,笔者考辨其《原序》两种有初稿与定稿之别;《后序》三种有草稿、初稿、定稿之分。

从《原序》两份内容来辨析,师大徽学研究所《原序》为初稿,屯溪墨厂的《原序》为定稿。有何见得?有根据:师大徽学研究所《原序》中天注在说明分家之原因时,有“当此之时,而欲分居析爨,固予所不忍言。而寡媳辈从前有兴讼者,有投祠者,恐予年迈,日后多生事端”句;而屯溪墨厂《原序》中此句即予删去。这是当时的家丑隐私,天注尽管“挽亲房作序”,亦会嘱其修改删除。还有删去“予未成童,怙早见背”不相关的句子;又改“屯店起桌自造,更换‘胡开运’招牌,不得用‘胡开文’字样”,为“倘屯店起桌,不得更换招牌胡开文字样”,而以“记”字区别。这就合理地照顾了派下八房子孙可享受父创墨业的专利权。故据此,可认定师大徽学研究所的《原序》属初稿;屯墨厂的《原序》为定稿。

从《后序》三份的内容来考辨,胡士伯老墨家提供的《后序》为草稿;师大徽学研究所的《后序》为修改稿;屯墨厂的《后序》为定稿。有何见得?有根据:胡士伯老墨家提供的《后序》中,余德将先父所立八兄弟分家阄书中拟定的“道以德宏,身由业广”八个阄字改成了“道从余生,业以德广”。据士伯先生说,阄书中有“嘱稿已成,缮写未就”句,在余德主持分家时,当即被亲房长者发现其将自己的名字嵌入阄字之中,有贪父功之痹。这无疑是代笔者的奉承贪昧。而师大徽学研究所与屯墨厂所存的《后序》中的八个阄字,都改正仍延用了天注生前所拟定的“道以德宏,身由业广”为阄字。胡士伯先生提供的《后序》,应该说是“缮写未就”的草稿。尽管它是草稿,流传还是有的。如有把它的阄字误认为天注所拟订。故有人笔下生发出天注“甘冒不公,独选二子余德。”的评说[1]。

师大徽学研究所《后序》中有“寡嫂及寡弟媳辈遂以余亡兄弟未议嗣续,啧啧有言”句,阄书的《续例》又写得文字繁琐,很不精炼。而在屯墨厂存供的《后序》中,“啧啧有言”句删除,并删去了《续例》“资本”与“店业”两部分内容,归纳为五点,文字显得很简炼。故可认为:师大徽学研究所《后序》为初稿;屯墨厂存供的《后序》为定稿。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