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来苏”非缘迎东坡——绩溪“来苏桥”得名考辩

时间:2011-08-30 11:0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章昭华 点击:

绩溪县城西门外三里,有古桥名“来苏桥”。虽历经修葺改造,幸尚遗存。绩溪民间有苏辙宰邑期间,苏轼归自南海,便道过访,为迎东坡而造渡建桥的传说。历代县志亦沿此说法。然而真实的历史是否如此?苏轼究竟有未造访过绩溪?并无确切的历史文献记载。近来研读《绩溪西关章氏族谱》,拜读先辈汪泽《绩溪县重修桥梁碑》、《来苏桥重修记》(均撰于清道光十七年十一月十八日,1837年12月15日)和周懋源《重修徽溪桥记》(撰于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诸文,深感获益。结合掌握的其他历史史料,试图辨析“来苏桥”历史渊源。

一、“来苏桥”名起何时?

“来苏桥”可考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宋元丰末年。民间口传版本之一有宋元丰八年苏辙自筠州(今四川筠连南)来绩溪任知县(1085年3月-10月),邑士民于此建渡桥相迎。古时绩邑至皖南、金陵及本县西、北诸都均需由此以济,以交通之重要性而言,是处有桥的历史或早于苏辙来绩前,亦有可能。

依汪泽的考证,“来苏桥”明以前可能只是“筏桥”,“雨久则荡泛”,“居民病之”。明洪武己未年(1379),邑程以文妻胡氏出资,始改建石桥。及桥成,胡氏又嘱托叔侄辽府长史程通作志。程通是绩溪历史上非常有学问、有名望的官宦,其事迹收入《明史》列传第三十一卷。程长史受托撰《潭石桥记》,文中引用了文定公的故事传说,以明是桥与苏辙兄弟的渊源。

据此,我们可以推测:一是是处徽溪河上早已有桥。二是“来苏桥”得名时间。即明洪武之前是桥之名绝非“来苏桥”。这是最为关键的考辩。试想,以“来苏桥”的名气和程通的学识,当题《来苏桥记》而非《潭石桥记》。这一点是关于“来苏桥”得名时间最有力的佐证。胡氏爰建石桥后,桥又数遭水患,几圮几建,其后渐有“来苏”之名,并嵌刻楷体“来苏桥”于桥之中拱北侧上端。三是在民间口传中关于桥的由来确和苏辙兄弟有关,且其历史渊源早于名“来苏桥”之前。

从另一方面考量,苏辙履职绩溪,正是其兄苏轼因“乌台诗案”遭贬期间(下将述及),难免或有牵连,行为举止不可能过于张扬;又以苏辙学识,为人低调谦逊,当殊难接受以“来苏”名桥的做法。

二、“来苏桥”或名“徽溪桥”

历代《绩溪县志》关于“徽溪桥”的记载都以位于城郊“下三里”处石桥为“徽溪桥”,是处石桥俗称“下三里桥”。关于“徽溪桥”的历史渊源,1998年版《绩溪县志》又有徽溪桥“南宋淳熙二年(1175)《新安志》已有记载”的表述。然而细细推研,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疑惑之一。清嘉庆县志载,元延佑二年(1315)僧普通募众改造(下三里处桥)为石桥。而依汪泽说法,下三里处石桥乃元时所建。这两种表述其实并无矛盾,可以理解为,下三里处建石桥前,即直至南宋末期,很可能仅有简陋土渡或土桥。而以“徽溪桥”其名所代表的意义,当是徽溪河之首桥。在十分重视文化的宋代,邑人是否会予一座简陋土渡、土桥名“徽溪桥”?似乎无此可能,而“下三里桥”倒是更符合作为土渡或土桥的俗称。如果这种逻辑成立,那就说明,下三里处,是在元延佑二年石桥建成时,才真正有桥,此“新桥”并被作为徽溪河的代表性桥梁。此前的土渡,很可能只有土名俗称,不大可能名“徽溪桥”。

疑惑之二。《新安志》关于“徽溪桥”位置的表述是“在邑西三里”。罗愿著《新安志》时,绩溪县治已于今之所在,而非南北朝梁时之河东市(今后外村)。以县治和“徽溪桥”所处位置分析,今之“徽溪桥”位城之南而非西,即使牵强理解“徽溪桥”位县城之西南,然而距邑西“三里”的说法亦难以成立。而仔细探究“来苏桥”所处方位,似乎更符合罗鄂州关于“徽溪桥”的表述。如果宋人不会以“徽溪桥”名下三里处土桥的推断成立,那么宋代的罗鄂州又如何知晓元代所建之“徽溪桥”?以此推断,《新安志》所记“邑西三里徽溪河”上之“徽溪桥”很可能即今之“来苏桥”。汪泽、周懋源两先贤著文均以《新安志》所记“徽溪桥”乃“来苏桥”。其主要考据亦是因为下三里处石桥位城之南郊,而“来苏桥”方“在邑西三里”。

那么,下三里处的石桥缘何名“徽溪桥”,而原名“徽溪桥”之桥却成了“潭石桥”,以致最终成了“来苏桥”?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