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古村落保护之忧思——从上叶古村的消亡谈起(3)

时间:2011-09-02 21:5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菲可 点击:

怎样善待徽州古村落

上叶古村在“整村推倒”中被“城镇化”了,这样一个风光秀美、有丰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古村落,尚且在“土地置换”中毫不留情地给“整治”掉了,那些散处在徽州山区的那么多各种特色徽州古村落,在新一轮“大开发”、“城镇化”的浪潮中,命运又将会是怎么样?

徽州之域老祖宗留下的约五千个徽州古村落,在历史风雨中已消失了许多。现在,几十个原生态保存相对完好、极有代表性的徽州古村落,象西递、宏村、龙川、许村、棠樾、汪口、李坑、江湾、唐模、呈坎、理坑、昌溪、渔梁、沥溪、南屏、关麓等等,有的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有的则成为开发商收旅游门票的风景地,这虽然也是一种保护,但不少人关注的主要是徽州古村落的商业价值,文化遗产保护情怀并不多。目前黄山市正在进行的“百村千幢”保护利用工程,重点也在于利用徽州古村落古民居开发文化旅游,发展新业态,虽然这确是对徽州古村落古民居保护投入最大的工程,也想保住徽州古村落的筋骨肉,留住徽州文化的精气神,是对徽州古村落在开发利用中保护的新探索,应大力关注和肯定。但是,它在大整合、大拆建、大挪移中,又加快了“百村千幢”之外那些徽州古村落古民居“弃儿”消亡的速度。在某种意义上看,也可能是对“百村千幢”之外那些徽州古村落古民居“弃儿”的又一轮更大的重创:各地一些“百村千幢”建设项目,差不多都热心于搜罗抢拆各类徽州古民居,凑拼新的“徽州古村落”。“百村千幢”建设项目,去年已从徽州各山村“异地搬迁”来各类古民居,搞了七个“集中保护点”,亦即新的“徽州古村落”,象“湖边古村落”、黟县“秀里”、“黎阳故邸”等等,并且今年还要“异地搬迁”许多古民居,再新拼凑六个“集中保护点”,而且要加快进度,搬来“竖”起来。这些“异地搬迁”来的古民居,几乎都是“百村千幢”之外那些徽州古村落中硕果仅存的文化元素,它们的“拔根移栽”,对“百村千幢”之外那些徽州古村落的文化原生态保护,无疑是一场致命的灾难。现在徽州古民居建筑和砖木石构件的倒卖更为火热,合法的和非法的都很起劲。这对于那些入不了“百村千幢”圈子里的徽州古村落、古民居无疑又是一轮新的更彻底的浩劫。而这些被列在另册的徽州古村落,虽然在现代化进程冲击中,原生态风貌留存已并不那么完整,有的仅残存几座旧祠堂、几个古牌坊、几幢古民居,但不少这类徽州古村落,其极具中华风水学特色的古村规划形态依然依稀可辩,村街古巷间承载的徽州历史文化信息依然随处可寻,沉淀在这类古村落中的大量徽州记忆依然无处不在。比如歙县霞坑镇的里方村就是一个有600多年历史的闻名遐迩的徽州文化古村落。村名“里方”,本身就是一段生动的徽州文化。据村中故老传说:明代洪武末年,徽州钱姓三兄弟始迁此地,依风水先生言说,该地四面山峦围护,伏源河绕村而过,地形似圆形铜钱,村中应留方形空地,族众只能在方形空地周围建民居栖息,形成铜钱形村落构形,主钱氏家族兴旺发达。钱氏族人遵此风水理念,经数百年努力,在徽州山乡营构了一个奇特的“钱形村”,还干脆取铜钱外圆里方的寓意,将村子名为“里方”,和古徽州那些“船形村”、“棋盘村”、“荷形村”、“铳形村”、“燕窝村”、“锣形村”等特色构形文化村相映成趣,传为佳话。经过数百年历史沧桑,现在村貌虽然改变了不少,但村中石板铺就的村街和小巷纵横交错,古风犹存。古民居基本上是清朝以后建筑,徽式马头墙、门楼、门罩古朴依旧,虽有不少水泥浇面的新屋杂陈其中,但古村的原始风貌基本保存,传说中“外圆里方”的村中那个方形广场,处在鲤山村范围,呈四方形,有东门(又称“东门故里”)、南门、西门、北靠山场之称,并将大路街民居迁往铜钱内,取不让“钱”流失之寓意。只是现在除“东门故里”原貌可辨外,其它遗存已被村民横七竖八地盖了新房,即使从高山上俯视,可能再也无法显现“钱形村”的模样了。而让人比较兴奋的是,该村历史上钱、胡等宗族先后在村中建有十四个祠堂,经历几百年的历史风霜后,虽已毁六个,但至今还留存了七个半祠堂,比较密集地排列在村中。这些尚存的宗族祠堂是:胡氏总祠“承德堂”、胡氏支祠“正伦堂”、胡氏支祠“庆德堂”、胡氏支祠“尊德堂”、胡氏支祠“敬德堂”、汪氏支祠“至善堂”、钱氏宗祠“永和堂”、钱氏宗祠“友宸堂”等。据了解,村中还曾建有钱氏“良闺厅”、“庆功厅”、“良理厅”、汪氏祠堂等祠堂。近年来里方古村百姓对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积极性高涨,村民委员会组织了古祠堂群保护委员会,村民踊跃捐资筹集民间资金约12.7万元,投入民间劳力1150工,对古祠堂群进行维修,经过维修后的胡氏“尊德堂”、胡氏“庆德堂”、胡氏“承德堂”、汪氏“至善堂”、钱氏“永和堂”等,基本上保持了祠堂原貌,有效地保护了里方村古祠堂群这一在徽州并不多见的特色徽州宗族文化生态。这些修复的古祠堂,有的仍作为宗族祭祀祖先的场所,至今婚丧红白活动还在祠堂里进行,有一些管理措施。这些古祠堂,虽然没有徽州最著名文化古村那些代表性徽州古祠堂那样规模宏大,三雕精美,但也都有自身特点,有的用料考究,基本上采用白果木建设;有的木雕精细大气;有五凤楼门厅式;也有民居家庙式,有多种型制。是人们考察徽州各类宗祠实态的较完备范本。徽州黟县南屏村以“中国古祠堂博物馆”闻名中外,其八个祠堂(叶氏宗祠“叙秩堂”、叶氏支祠“奎光堂”、程氏宗祠“宏礼堂”、李氏支祠、“尚素堂”、“慎思堂”等),目前也只留存六个,“叙秩堂”因张艺谋拍《菊豆》改作“老杨家染坊”而名噪一时,但南屏古祠堂群的数目和现存,都没有里方村多,里方村才真正是藏在深山人未识的“中国古祠堂博物馆”。除古祠堂群之外,里方村古民居徽派风貌也随处可见,马头墙参差、徽派门楼门罩和古村街巷石板路,处处透露出古村的古风古韵,有的古民居徽派“三雕”品位很高,有的古民居采用的是堆塑装饰,别具一格,对人们考察徽州民居建筑艺术的与时俱进很有研究价值;古村街巷、民居大门朝向、建筑布局的徽州风水文化浓厚,特别是这里民风淳厚,数百年来,多姓聚居,古祠堂相依、族众和谐相处,有别于徽州那些一姓独居的宗族村落,极有社会学考察价值。这个钱形村,不在“百村”保护名单之内,也没有一座古祠堂入选“千幢”古民居建筑得到保护资助。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