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古村落保护之忧思——从上叶古村的消亡谈起(4)

时间:2011-09-02 21:5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菲可 点击:

这类目前尚未入“百村千幢”保护范围的徽州古村落,“现代”对“传统”的冲击较为厉害,从现实情况来说,保护难度确实更大。但如果对这类目前尚未入“百村千幢”保护范围的徽州古村落,干脆放弃徽州文化生态空间的保护,象上叶古村那样,毫不可惜地以“城填化”名目,再来第二个第三个“整村推倒”,连根“整治”,让它们在徽州之域快速消亡,这不仅是在“吃祖宗饭”时“断子孙粮”的短视行为,而且也是对中华文化遗产保护的失职。

国家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冯骥才先生今年向两会提交的提案是“保护古村落留住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冯先生认为:古村落是最重要和最大的文化遗产;城镇化进程的加速,经济利益的驱动和无序的开发利用,加快了古村落消亡的速度;目前保护古村落的形势更加严峻。冯先生认为:古村落是中国文化的根植所在,其历史形态完整,地方特色鲜明,是我们国家千姿万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要载体,是亟待保护的文化活化石,保护古村落就是保护中华民族的历史。

冯先生的呼吁对徽州古村落的保护尤其具有现实针对性,现在确实是需要我们善待徽州古村落,善待徽州先人留给后世子孙珍贵文化遗产的时候了!冯先生建议的古村落分区保护形式;建立民居博物馆保护形式;景观利用保护形式;原生态保护形式,在我们的徽州古村落保护中,都极有启发价值。关键是要有万分宝爱徽州古村落这一文化遗产的意识。我们认为:

针对目前在“百村千幢”工程之外、历史悠久、文化遗存丰厚而又亟须保护的那些徽州古村落的现实,市里在“百村千幢”工程七个配套文件的基础上,应再出台专门文件,制定对这类徽州古村落的保护对策。

在徽州之域推行“整村推进”、整村整治的“城镇化”,必须从徽州的实际出发,“城镇化”未必是徽州向前走的最佳路。“城镇化”是为了让百姓的生活更美好,更有幸福感。不能不顾徽州山区的特定环境。民生工程首先要考虑民生,开发、整治不能以牺牲徽州文化宝贵遗产为代价,对某些徽州古村落的“整村推倒”,需要慎之又慎。

在“百村千幢”工程之外的那些徽州古村落,应区别情况,尽量维持那些有特色文化内涵徽州古村落的原生态,不增加新的拆毁、挪移和破坏,请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多留一点未来发展的空间。或划界控制,或另辟新区建设:尽量减少历史遗憾。即使是地质灾害点上的徽州古村落,在“整村推倒”过程中也应特别关注其徽州历史文化内涵的保护和抢救。

从徽州文化生态空间保护的理念出发,还是要反对和制止对徽州古民居、古建筑随意搬迁、挪移、倒卖的“断根”行动。大量以“异地保护”为由对徽州古村落的掠夺性破坏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政府应为徽州古村落文化生态空间保护立法。

请善待我们的徽州古村落——这就是上叶古村的消亡给我们的最新警示!

2010年12月---2011年3月于屯溪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