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徽州社会转型时期的社区救济

时间:2011-09-02 22:3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光禄 点击:

摘要:由于制茶业的繁盛,徽州社会首先在屯溪出现向近代转型的趋势,屯溪的社区救济事业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目的、对象、资金筹集、运作方式等方面呈现新时代的特点。

关键词:徽州;公济局;社会转型;社区救济

不久前,笔者收集到一册《新安屯溪公济局徵信录》,版幅约15*24CM,八十页。此册是新安屯溪公济局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耗洋42元印成,共印200册。主要内容是该局历年的重要资料,包括捐启、禀呈、告示、规条、章程、府批、置产、助地、输田、当契、输单、箱引捐、木启、木禀、收款、捐数、愿捐、收支款等。封面盖有“如有私心,神明鉴察”八字红色戳记。这类似于赌咒的表白,同书名中的“徵信”一样,说明该册资料内容的真实性。

一长期以来,徽州是我国传统社会的典型区域。

首先,从经济结构看,农耕经济一直是徽州经济的主体,百姓“居则有室,佃则有田,薪则有山,艺则有圃”(1),犹如“世外桃源”。虽然后来人口激增,粮食严重不足,外出经商者日众,但对传统经济的冲击依然有限:“商者本乡者少,而走外乡者多。”(2)徽商在外享有“富商”美名,实际却是“富者百人而一,贫者十人而九”(3);“商贾之最大者举鹾,次则权母子轻重而修息之,千百中不一二焉。”(4)所谓“富”,皆“由为贾者在外售虚名云”(5)而且“其所蓄聚则十一在内,十九在外。”(6)徽州经济并未因徽商而有大的改观。手工副业和小商业在徽州百姓生活中也占一定地位,但其辅助性质始终未能改变。在歙县,“陆南山多田少,食资于豆与粟,而枣栗柿橡之产副之”(7);在黟县,“亩收不给,多远取于池饶。贫不能负者,仰采岩谷薇葛以充。”(8)在婺源,“收麻蓝粟麦佐所不给,而以其杉桐之入易鱼稻于饶,易诸货于休。”(9)即便到了清末,婺源依然是“士农之家五,商之家三,工之家一。”(10)农耕经济极为典型。

其次,从社区行政系统看,徽州的宗法色彩非常浓厚。重视血缘关系是传统中国的重要特征,而徽州就是它的缩影。“新安各姓聚族而居,绝无一杂姓搀入者。其风最为近古。出入齿让,姓各有宗祠统之,岁时伏腊,一姓村中千丁皆集,祭用朱文公家礼,彬彬合度。父老尝谓新安有数种风俗胜于他邑:千年之冢,不动一抔;千丁之族,未尝散处;千载谱系,丝毫不紊。”(11)由物质化的祠堂和族谱、制度化的族规和家礼、观念化的信仰和习俗等所共同维系着的徽州社会,就是一个庞大的宗族集合体。由社屋、汪王庙和其它寺观庵堂为外在表现的地缘、宗教关系,仅仅对社区的稳定起到辅助和补充的作用。即便当徽州人走出这一方天地,已在谋生之处定居繁衍,也往往试图在当地重新构筑起新的宗族系统。

在这样的环境里,社区救济事业也是传统的。以歙县为例,来自官府的救济,有宋代始建的“惠民药局”、“育子库”、“居养院”,明代始建的“养济院”等,都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既反映政府的“仁慈”、“爱民”,也可直接消弭民众的抱怨和不满心理。民间自发的救济行为则是维护宗法制度的重要手段:它的救济对象牢牢地圈定在共同的血缘关系的范围之内。如,谭渡黄道、黄履昊捐资在莘墟置田,“以岁之收获,给其族之四穷”;西溪南吴禧祖、吴之骏捐资万数千缗在宣城置田千余亩,“岁收其入,于季春孟冬之月,给其族之颠连无告者,助丧助葬,立法如范氏义庄。”大阜潘琮置田三十二亩,“岁收其入,以给其族之贫乏者。”只有义冢似乎才超越了这一界限。(12)

徽州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渐变,始于清朝道光年间的屯溪,其进程因太平天国战火影响,一度中断,到光绪年间基本成型。标志是因徽州茶业的迅速发展而使屯溪由原先的商业型市镇逐渐转化成专业型市镇。

徽州的农副业和工艺品生产的历史悠久,徽墨、歙砚、罗盘、三雕等早就扬名于世。但是,它们都只属于传承范围狭窄的“技术型产业”,不能像“劳动密集型产业”那样吸纳大量闲散的劳动力,从而打破原先的社会结构和秩序。茶叶生产则不同,虽然它的种植、采摘、初加工,目前为止发现的资料证明,仍然是农户的个体生产为主,但在后期的精加工等环节,则是集中进行的大规模生产。出于集散方便的考虑,徽州的茶叶精加工逐渐聚集在屯溪,多由茶号来组织茶叶的收购、加工和运销。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