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末徽淳边江湖术士的隐语结构及生活世界(6)

时间:2011-09-04 16:5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光禄 点击: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当相者”生存空间十分广阔,其职业也成为热门。仍以堪舆为例,据民国《歙县志• 方技》记载,仅明代歙县精通堪舆并留有著述者,就有叶致远、鲍清峙、江鼎、程梦香、方智等五人;歙县丛睦坊人汪恩因“精其术,自葬其先俱获吉壤”,结果引得李德贞、赖文俊、董德彰诸人均自江右来歙,“相度其营葬处留题作识。”而同治《祁门县志•方技》记载,明朝洪武年间,仅祁门一地从青阳张宗道学青鸟术并入传的就有郑英才、汪仕周、陈伯齐等三人。直至民国年间歙县南乡的职业分类中,“地理类”仍与作山、木匠、竹匠、针匠、铁匠、铜匠、锡匠、画匠、医生等并列,是较重要的一种。[11]   启蒙读物《日平常》中“学堪舆,宗地理,净阴净阳有精义,龙之生死真假明,后用罗经才有益。”[11]  也说明了同样的情况。

研习星卜、地理的人员十分复杂。有业儒者,如宋代婺源人程显道,乃业儒世家,少从休宁黄氏学,“经史子传通贯无隐,阴阳医卜亦靡不究。”[12] 星历术数,靡不推究。四方学者云集。”[12] 第231页  也有设帐授读的塾师。如方承训《复初集》卷33《项茂才传》中的项化中,既是塾师,又是日者,还懂堪舆。[11]   或者有家族链的色彩,如休宁富溪程氏十五世祖程仲,“学精地理,求者纷然。”十七世祖程翼祀,“精风鑑,著有《白衣相法》五卷,闽坊购刻行世。” [12]  二十二世祖程国学,“少治举业,后习堪舆,老受冠带儒士。” [12]

徽州及淳安一带“当相者”活动范围比较广阔,除了在家乡(曰守土),更多的在外地“遍游码头”(曰过帐)。这一点,清代前期许楚在《拟〈徽州府志〉小序》中曾指出:徽州“民生其间,势必轻去其乡,以贾代耕,所由来也。即士之上者,亦未免出走而耕砚,次耕术,又次耕技。”因为“夫砚与术、技,皆田也。” [13] 如歙县东乡梅墅人黄天与,精于星舆医卜,曾经出游淮南,“舟舣维阳,维阳人争趋伯子所,就活其生”,“发家数千金”。 [14] 第82页明代歙县柘林人方泰福,“精阴阳星术”,游历浙江,“尝捐资重建会稽东浦桥。”[15]

他们选择的最重要区域是长江三角洲,即今苏南、沪、浙北。这在抄本有明显反映:

“一凡搭般(船)之例,在杭、嘉、湖三府,每埠般(船)钞只十二文,比常只有十停之一,无问路之远近皆然,名曰全通。其余别府,皆给半价,比常人少一半,名曰半通。及酒饭之钞,皆同人一例。惟苏与上海,一概不通。至于南湖、嘉定、宝山、闵巷、浦东之处,一应皆通。”

这段文字对“当相者”在苏、沪、浙一带的交通惯例介绍相当详细,说明抄本的主人对该地非常熟悉或十分关注,不管抄本是自用还是流传后世,主人对长江三角洲的钟情可见一斑。这并非偶然,而实与徽商的主要活动区域同步,也是当地社会风俗影响的结果。

从明代中期开始,徽商在全国商界的影响就日益突出,尤其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优势地位更加明显:“嘉定、南翔大聚也,多歙贾。” [16]  “扬,水国也,聚四方之民,新都最,关以西、山右次之。” [17] “吴江县治南六十里,曰盛泽镇……皖省徽州、宁国二郡之人,服贾于外者,所在多有,而盛泽镇尤汇集之处也。” [18] 塘栖镇“去武林关四十五里……徽杭大贾……骈臻辐辏。”  [19] 一些地方竟因徽商的去留而兴衰巨变:“南翔……往多徽商侨寓……比为无赖蚕食,稍稍徙避,而镇遂衰落。” [20] 而徽州人是一个地缘、血缘意识十分强烈的群体,当先驱们在某地初步打开了创业空间,便呼朋唤友、接踵而至。“当相者”们也正是紧随徽商的脚步而来到长江三角洲“开生意”。

长江三角洲地区虽然商品经济发达,社会风气新潮,但“当相者”们的服务空间依然广阔。一则当地居民的鬼神信仰比较严重。如:真如“营葬每惑于堪舆家风水之说,多所顾忌”,“乡俗信鬼神,往往多淫祀”。[21]   厂头“葬信堪舆之说,多所顾忌”,“疾病不以服药为急,往往延巫祈祷”。[22] 风俗  嘉定疁东“凡建屋、砌灶、排坑、铺路、开门、排床、立石等,均须请堪舆者相度。他如算命、测字、起课等迷信甚多。”“间有业堪舆、星卜……等 ”。[23]  外冈“愚夫愚妇复信巫佞佛,呼侪引类,鼓惑乡村。”[24]   钱门塘“其殡与葬也,必相风水”,“乡间妇女,信巫者多”。[24] 其二因创业环境险恶和经营活动兴衰无常,工商业经营者经常将自身命运与冥冥中的神灵世界联系起来。“当相者”们的出现,正好实现了他们渴望的神、人对接。

﹙三﹚ “当相者”使用隐语是出于改善生存环境之需要

在共同语之外,再创制和使用一套相对完善的隐语系统,对“当相者”来说是完全必要的。“当相”是一种专门的职业,特别为农村中那些粗通文墨的人所看好(尽管多数是兼职),当“当相者”获得当地社会承认的职业“资格”,并由此带来一定的利益回报后,就试图将这样的职业优势一代代保持下去,从而改善整个家族的生活状况。因此,该职业的传承就具有相当浓厚的家族链特征。如民国《歙县志• 方技》记载精通“日者”(选择吉日)中:“田宏政,郡城人,精选择之术,子孔步能继其学,传至曾玄。”前引歙县烟村渡谢敏功开设的“玉树轩”,在其便笺上就有以下文字:

“新安歙西田干老竹园真老长房谢芝生男圣言孙辉运曾孙步青元孙景三来孙敏功昆孙禹九仍孙衡度,世传日期精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