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清末徽淳边江湖术士的隐语结构及生活世界(7)

时间:2011-09-04 16:5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光禄 点击:

资料有明确记载的就罗列九代!可见民国《歙县志• 方技》对其评价“世守其业”之不虚。

出于保守职业秘密,维持家族传承,巩固已有利益的需要,他们不得不有意使用另一套信息传递信号。而隐语“千言万语,变态无穷;乍听乍闻,朦胧两耳。致使村夫孺子,张目熟视,不解所言。”的效果,正是他们孜孜以求的。[25]

同时,“当相者”们虽然自诩有超越常人的特异功能,可以先知祸福,预测未来,但究竟能否真正沟通人类与神灵世界,有多大的科学性和准确率,其实他们心中也无数。但如果自认一般,也就意味着失掉了饭碗。因此,他们必须充分利用民众难知内情的有利条件,故弄玄虚,神化和装扮自己。比如,他们会在言行举止上,有意拉开与一般民众的距离:

“一凡当相出门,一切规模、举动,略异常人。”

“一凡搭般(船),下般(船)居头舱,如入中舱,须靠头般(船)之一边,三块平基之地。”

或者遵守业内特殊的行规:

“凡杜琴头(住旅社),另有当相者同寓,清晨各不搭话,盖恐开大快。如烦之,偶失大快之言,是日诸人之费,皆要开大快者一人赔偿,名曰开堂食。清晨取火须自取之,或隔夜留火以待之,不可向人取讨。若犯之,罚同前。”

而使用隐语,也能制造神秘的氛围,同样是一种挺不错的简便手法。

(四)“当相者”使用的隐语折射出汉民族的思维方式和心理特征

汉民族自古以来习惯于以直观的方式认识世界,先民的这种思维方式具有鲜明的具象性特征。这一特征在“当相者”的隐语中也得到充分反映,主要表现在“形象造词”上,即以具体可感、表象可触的客观事物作为心理延伸的基点,通过主观联想类比而给具体事物命名。

比如:修辞构词中“樱桃”与“口”,“盖底”与“夫妻”,“长友”与“发”,“寸风”与“耳”等,都以直观的方式认识世界,远取诸物,近喻诸身,创制了形象、生动、通俗、诙谐的隐语,给人以丰富的遐想空间。

在汉民族的心理特征上,忌讳心理极为普遍。根据组织传播批判学派的观点:“某些社会结构和过程会导致基本的权力失衡……权力失衡将导致某些社会阶层和团体异化和遭受压迫。”[26]   隐语传播也是疏解和排遣失衡状态的途径。比如,江湖术士忌讳的“八大快”:不说龙、猴狲、蛇、虎、梦、桥、兔和塔,分别以海柳子、滚斗子、纽子、巴山子、黄梁子、张飞子、月宫嘴子和钻天子来指称,甚至还忌说与“蛇”音近的“茶”,与“虎”音近的“火”字。又如,隐语中与生殖器和性交有关的语词相当丰富,“乳”为“求子”,男阴为“金星子”或“门心”,“卵”为“聊子”,“妇阴”为“攀”或“叱子”,交媾为“拿攀”等,也与此有关。

(五)“当相者”使用的隐语反映出边缘文化对主流文化的迎合和模仿

相对于明清时期的儒家传统学说,“当相者”及其文化(包括隐语)处于被边缘化的支流,尽管在很多方面,它们力图保持“另类”的特征,但边缘文化对主流文化的迎合与模仿在隐语中也有明显的表现。

比如在交往礼仪上,中国素称“礼仪之邦”,儒家文化有一套以区分尊卑长幼为目的的成熟规制。但我们也发现,“当相者”相互沟通也有类似的规矩。抄本中有所业不同(如一巾行、一皮行)的“当相者”两人“通相”程序:

一人问曰:“老夫子,贵姓?”

人答曰:“姓某。”

“府上何处?”

“敝处某某。”

“什么贵道发财?”

答曰:“某某行,骗饭吃。”

……

“明日恭候老夫子。”

“不敢,不敢。”

如果不是特别注明,谁会以为这竟是他们 “通相”的通用语言呢?自身的谦和姿态,和对对方的尊崇、恭敬,与儒家的要求毫无二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