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史论文 >

徽州楹联文化与其保存现状和利用——以绩溪县为例(4)

时间:2011-09-07 12:52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唐云路 点击:

二.绩溪县的徽州楹联文化的保存现状

作为今日徽州的旅游后开发和经济欠发达地区,绩溪楹联文化的保存呈现着三方面趋势:

1.古迹既没,古风不存

作为旅游开发较晚而经济又欠发达的地区,绩溪近些年的发展没有像其古代、近代一样呈现文化为主、文化立县、文化治邑的趋势,而是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一方面,招商引资的跟风,使得绩溪县的发展重点在于经济发展而不在文化建设,并且着眼于短期经济的成效而忽视了长期的良性发展。有这样的政策作为引导,加上社会上经济为主的风气,绩溪人大众视野中的文化意味渐渐淡化。具体表现在:

第一.文物古迹的保护状况令人堪忧。绩溪县有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7处,其中仍完好保存其历史文化价值的仅有6处。这些珍贵的文保单位,本应是楹联文化集中体现之处,但其现状却不能尽如人意:国家级文保单位龙川胡氏宗祠,楹联字画等在文革中尽数毁去,留至今日的只有空荡的庙堂;湖村胡氏支祠,早在80年代就被划为磨面坊,若不是仅存的祠堂建筑的木结构,谁知道这是当年俎豆馨香的祠堂,谁记得这是当年共同教育的族居之地?而全县36项县级文保单位状况更差。如清代科举考试的活化石——明伦堂考棚,至今只有大门还保留着当年的样貌,当年劝学、勉励考生的大气楹联更是连记录都不曾留下。

第二.当地人的文化意识与保护意识日渐变差。笔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绩溪人的文化意识与保护意识日渐薄弱,虽然一些老人和学者相继呼吁将徽文化保护和传承下去,实则无济于事,无法抵挡徽州楹联文化日渐流失与消弭的趋势。以绩溪县古村落保存最为完好的湖村为例,著名的门楼巷中,房屋内部已不再有旧时大家的风范,房主也说不清,那门楼到底有什么价值,门楼砖雕上在运动中毁坏的痕迹触目惊心;进入内部,房主的文物保护意识则令人更加担心——房中的精美木雕被二道贩子陆续收购,楹联与中堂作为书画投资市场的紧俏商品也早已被收购。离开了徽派民居建筑,楹联也好、木雕也好,便不能实现其文化价值。另在一文化贩子家中,我们发现许多收购来的中堂被随意丢在角落。据他说,这样的中堂被直接收购的不在少数,原先的房主又都不愿意留下这破旧的,而喜欢挂新的印刷中堂画。

2.搜集整理工作亟待跟上

在徽文化逐渐流失、绩溪楹联经典文化日渐消弭的情况下,对绩溪楹联进行抢救性搜集整理工作就显得急迫而重要。目前,在徽学研究领域,对于楹联这一社会化的文学载体与民俗载体投注的目光相对较少。当地楹联文化整理工作,主要由绩溪中学几位退休教师组成的徽山诗社进行。在和几位老师的交流中,笔者了解到,楹联的整理工作光靠几位老人来完成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历时两年,也只搜集整理出其中一小部分,而往下的工作,老师们也表示有心无力——“不能眼睁睁看着楹联文化湮没在时代之中,凭一介老朽却又无力再往下继续。”《绩溪县楹联》的主编之一汪彪老师如是说。

3.在民间呈复兴态势

与文物古迹中楹联保护状况堪忧不同,楹联作为最有生命力的民俗载体,在绩溪民间的影响力依然不弱,其明显特征就是城里楹联的商品化和乡村楹联民俗化的对比。

在城内,楹联呈现出商品化的趋势。楹联的商品化固然为一部分无法自己制作春联的民众提供了对联,从而满足了习俗的需要;另一方面,春联商品制作者自身文化水平的低下导致其作品粗制滥造,并且在低水平上大量复制,造成了对联质量的急剧下降。

而在绩溪乡村,却呈现出让人惊喜的复兴态势。历来对楹联文化的关注大多在名胜古迹,而对于乡村的关注较少,但是徽州文化实际上肇始于古村落,所以楹联文化在绩溪乡村的复兴趋势也有迹可循。一方面,在乡村,乡民们大多还居住在传统的徽派民居中,民风民俗依旧,所以楹联文化在乡村的物质基础与民俗基础保存较好,婚丧嫁娶,逢年过节,都张贴新的楹联。另一方面,随着农民进城务工的增多并在外日渐站稳脚跟,他们有机会逐渐认识外面的世界,同家乡环境对比,他们反而比安逸的绩溪城镇居民更深刻地体会到读书有用。这使得绩溪乡村的文化建设热情再次勃兴,也带动了楹联文化的复兴。虽然许多新楹联在意境和文采方面都远逊于明清民国年间依存的旧联,但在某些方面又是大村老镇文化重要的诠释。

同时,乡村楹联文化传承很有前景的一个新特征是,乡民都乐意请初学书法的幼童来题写楹联,以表示对读书的鼓励。笔触虽然稚嫩,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徽州楹联文化在令人堪忧的保护现状中,还是有令人惊喜的民间复兴,颇有发展前途。

三.楹联文化与旅游的互动

楹联文化在与旅游的互动中,能够形成良性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楹联文化不仅可参与城市品牌的打造,而且可以促进地方旅游品牌的提升。楹联文化是大产业,是尚未被开发且潜力巨大的文化宝藏。一个城市的文化资源,大多深藏在博物馆、图书馆,或是散见于民间的口耳相传,既鲜为人知,也没有规模效应。这些资源只有通过相应的文化载体才能为城市文化的品牌服务。艺术上的民族性,形象上的可视性,应用上的大众性,使楹联当之无愧地成为开发传统文化资源、打造现代城市形象的载体。

第二,楹联本身就是旅游景点中的重要人文景观,并对整个景点起到导游、升华和补充作用。于2007年建成的绩溪紫园在这点上做得很好,它将散在绩溪各处的楹联移入具有徽派建筑特色的园林中,将楹联艺术与建筑艺术融为一体,配合导游对楹联内涵的讲解,楹联文化与旅游效应相得益彰。当然,如果楹联文化与景观不能很好结合,对旅游的发展未必有用。如景点胡氏尚书府(俗称二十四个门阙)中,业主也搜集了大量珍贵楹联,如文征明题写的厅堂联、徽州特有的瓷贴联等。但景点配备的导游并不清楚这些楹联,游客在游览中对楹联文化也不能很好了解,景点的文化层次并未得到实质上的提升。

第三,发展楹联文化,实现文化创新,兴办地域文化产业,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南昌、鞍山、成都等城市相继将楹联作为城市文化产业的重要部分来扶持,收到了良好成效,可见楹联文化作为产业来经营也有很大商业价值。作为楹联文化传统积淀深厚的徽州,作为亟待将旅游业带上正轨的绩溪,将楹联文化与旅游业相结合,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是个不错的选择。结合绩溪“纸墨之乡”的地域特色,整理辑录楹联作品,开发楹联相关产品,都将有很好的市场前景。

参考文献:

1.梁章钜:《楹联丛话》

2.方静:《魅力绩溪》《走进徽文化》

3.宗白华:《我与艺术》《美学散步》

4.徽山诗社:《绩溪县楹联》

(作者通联: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730107)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